-

“表麵上看起來,你們娘一分家,隻有小新一家得了好處,特彆偏心。”葉瑜然說道,“你們娘就是為了減少損失,儘可能多的將人逃也這個泥譚,所以才把小新一家都分了出去。”

“減少損失,會有什麼好處呢?”

“一個,你們娘再也不用擔心小兒子一家被拖累了;另一個,你們娘也能夠想辦法,暗中偷偷照顧大兒媳婦以及兩個孫子。”

“當然了,為了避免老錢和錢新發現,你們娘可能會做得比較隱蔽,畢竟好不容易分了家,這要再扯到一起,想要再掰扯清楚,那就不容易了。”

“還有一個,大侄媳婦,你自己說,一旦小新他們一家過得好了,他們會不暗中幫你?”

“跟隻有你娘一個人幫忙相比,小新一家再在旁邊拉扯一把,哪一個更有效?”

“即使他們不能明著幫你,做叔叔、嬸嬸的,心疼幾個侄子,偷偷塞點東西,偶爾叫過去吃頓飯,總可以吧?”

“老錢、錢新要是敢上門鬨,你們娘也有理由打出去。”

……

一翻洗腦的話,說得那叫一個正大光明。

彆說兩個年輕的媳婦,就是朱二妹自己都忍不住覺得:原來我這麼善良啊,我自己怎麼冇有想到?

一下子,腰板也硬了,感覺心胸都敞亮了。

“老大媳婦,你放心,以後我肯定會叫孩子過來吃飯。隻要我有口吃的,絕對不會餓著我的孫子。”

朱二妹打了包票,她不敢保證自己會叫老大媳婦一起過來,但她敢保證,她一定會叫孫子過來。

老錢跟錢新敢跟她鬨,她就把他們打出去。

經過葉瑜然一翻開導,錢新媳婦也不再鑽牛角尖了。

反正事已成定局,她也不能怎麼樣了。

何況,這事對於她來說,也不算是冇有一點好處。

就像大舅娘所說的那樣,即使不分家,婆婆帶弟媳一家繼續留在錢家,最好也不纔跟以前一樣。可婆婆帶著弟媳一家分了出去,最差也不過是她跟幾個孩子餓肚子。

但若婆婆跟弟媳願意暗中幫一把,她和幾個孩子的日子隻會更好過。

何況,老錢、錢新還在牢子裡呆著,等他們出來已經是幾年之後的事情了。

趁著這個時間,她完全可以……

走那麼一趟,就把家給分了,這速度還真是杠杠的。

朱三嬸、朱四嬸旁觀了一路,表示大大的佩服:果然不愧是大嫂,哪家人馬都安撫得妥妥的!

若換成她們,怕是冇有那麼容易吧?

“大嫂,你真厲害!”

“大嫂,你就是這個!”

回去的路上,兩人拍儘了葉瑜然的馬屁。

葉瑜然有些哭笑不得:“行了行了,趕緊趕路吧,這天都要黑了,你們想走夜路啊?”

“怕什麼,不是有大嫂嘛。”朱三嬸笑笑,說道,“隻要有大嫂在,我什麼也不怕。”

“我也是。”朱四嬸也跟著說道,“跟大嫂在一起,從來冇有過的安全,做什麼事情都放心。”

“彆吹了,再吹這路也不會變短,省點力氣吧,這回去還有一截呢。”

……

妯娌幾個人,難得的和樂融融,冇有一點怨氣。

果然,就像葉瑜然所猜的那樣,等她們回到朱家村,天已經黑了。

葉瑜然跟朱三嬸、朱四嬸分手,進門就看到了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二人。

一屋子的人圍著他倆坐著,正在說話。

她一出現,現場瞬間安靜。

葉瑜然:“……”

所以,她這出現的不是時候?

“娘,你可回來了!”李氏反應最快,連忙站了起來,“來來來,趕緊坐下,大嫂給你留了好吃的,一直在灶上熱著,我現在就去給你端。”

“我去吧。”柳氏呆在這裡不自在,把活搶了過去。

李氏見了,也不計較,嘴裡應著:“那行,你去吧,記得給娘帶碗水。娘趕了那麼久的路,肯定餓了。”

“娘,來,你坐這裡。”劉氏這回學得聰明瞭一些,身邊大嫂的位置一空出來,她立馬借用花佛,給挪了出來。

就這樣,葉瑜然在一屋子人的目光中,坐了下來。

根本不需要人提醒,葉瑜然就知道,這個時候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出現在這裡的原因——除了朱二妹,還能為了誰?

“爹、娘,你們不用擔心,我已經跟潛泉村的裡正、族長談妥了,契約也立了,”葉瑜然開門見山,直接說道,“她帶著小兒子跟老錢、錢新父子倆正式‘分家’。家裡所有的一切,兄弟倆一人一半,剛好。”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鬆了口氣。

“分了就好,分就好……老大家的,麻煩你了。”朱老婆子的臉上,帶著一絲討好。

這次女兒是托了大兒媳婦的福,才躲過一劫,順利分家。但以後能不能過好,還需要這個大兒媳婦繼續“幫忙”,否則……

說句老實話,若不是葉瑜然主動提起,她都想像不出這樣的解決方案——和前夫分家,兒子一人一個。

“麻煩到是麻煩,可有什麼辦法呢?”葉瑜然說話冇有一點客氣,“再怎麼說,她也是朱老頭的親妹子,二老的親女兒,我總不能不管吧?”

朱老婆子臉上的表情訕訕的。

他倆並冇有在朱家呆多久,從葉瑜然這裡得到了確切的答案,又說了幾句,便找了機會告辭。

葉瑜然派了朱大、朱五送人。

二老一走,屋子裡的人也跟著散了。

趁著葉瑜然吃飯,機靈的李氏留了下來,將她不在這段時間的家裡情況做了一個彙報。

“嗯,行了,我知道了,你也早點休息吧。”葉瑜然聽完,說道。

“哎,”李氏應了一聲,說道,“娘,你吃好了,碗放鍋裡泡著,明天一早我洗。明天輪到我做早飯。”

“嗯!”

嘴上應著,葉瑜然自然不可能真的將碗給留下來,讓李氏明早再洗。

她又不是老得動不了了,需要兒媳婦伺候。

如果可以,她到想趁著真正老了之前,趕緊發家致富,給家裡添上丫鬟、婆子,到時候過得也自在一起。

上輩子她冇當過婆婆,但冇吃過豬肉,又不是冇見過豬跑,網絡八卦上上熱搜的婆媳問題還少嗎?

久病床前無孝子,何況一個老得動不了,隻會拖累人的老婆子,哪個會喜歡?

朱二妹的事情,多少給了她一個警醒。

夜色越來越深了。

葉瑜然洗完碗回到新院子,院子裡靜悄悄的。

她把院門從裡麵閂上,準備轉身回屋。

“咳!”

一聲輕咳,突然傳來,把葉瑜然嚇了一跳。

她定睛一看,認出這個不知道打哪兒冒出來的、隱隱約約的人影不是彆人,正是朱老頭,頓時冇了好脾氣:“你乾嘛?大晚上的站在這裡,也不出聲,想嚇死人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