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呂大丫三人,還不太明白“寄下籬下”這個詞,也不知道朱家人雖然對她們“凶”了點,但待遇從來冇差過。

或許等有一天,她們長大了,見識得多了,纔會知道這段“經曆”的珍貴之處。

這也是葉瑜然想要教給她們的——不管遇到任何事情,彆怪老天爺不公,隻要你有手,好好乾活,你就不會餓肚子。

若是你要怨天尤人,那就不好意思了,誰也不欠你,你該回哪裡回哪裡去。

就這三頭豬,忙了李屠夫大半天。

冇辦法,殺死豬容易,要將它們的東西從身上一樣一樣卸下來,還得處理好了,得費不少功夫。

再加上他手裡的“中間活”,是從朱家人手裡接的,這殺豬的活做得更是仔細非常。

他這邊豬下水弄好了,那邊朱家的兒媳婦們就稍微清理了一下,找桶用草木灰泡好,準備著晚一點兒再收拾。

冇辦法,肉太多了,一時之間有些忙不過來。

何況,李屠夫忙了那麼久,還得留人家吃飯。

如今,葉瑜然已經很少下廚了,今天排到哪個兒媳婦做飯,便是哪個兒媳婦。

要做什麼,到她這裡報一個數,她點了頭,便能做了。

李屠夫再一次在朱家留飯,發現朱家兒媳婦的手藝似乎又上了一個台階。

一桌子的菜吃下來,讓他一不小心就吃撐了肚子,還意猶未儘。

“朱大娘,你這兒媳婦調教得也太好了,我敢說,這廚藝真的是杠杠的,我這輩子都冇吃到過這麼好吃的。”

葉瑜然笑了笑:“話可不能這麼說,你呆會兒還回去呢,要讓你媳婦聽到,她不跟你鬨了?人家都給你做了大半輩子飯了。”

李屠夫也笑了起來:“哈哈哈哈……你還真彆說,朱大娘,我媳婦那手藝她自己也心裡有數,冇看到她隔三叉五,都跟你們家買點吃食回去加餐嗎?她自己都覺得你們家的東西做得好吃。”

“我們要的吃食要做得不好吃,誰還上門啊?”

“哈哈哈哈……”

……

忙完了,葉瑜然送了一個厚厚的紅封。

李屠夫推辭不要,說朱家已經照顧他這麼久生意了,他上這趟門就是來幫忙的,這要再拿線,那下回就不好意思上門。

“哎,幫忙歸幫忙,但該意思的還是得意思。”葉瑜然堅持地塞了過來,“下回你空手來空手去,我絕對不說什麼,但這回不行,得討一個吉利。拿著!再跟我客氣,我就要翻臉了。”

李屠夫見推辭不過去,隻能將紅封給收了下來,還在心思想著:看來,今年的拜年禮得再加厚一點!

三頭豬殺下來,朱家的後院都濕透了。

冇辦法,一盆一盆熱水下去,這泥地再堅強,也得泥濘了。

三寶、四寶才趁著大人不注意,跑到後麵,就被林氏給瞅見了,一把一個給拎了回來。

“四嫂,趕緊找個人看著三寶、四寶,他倆又對後院跑了。現在後院那麼臟,他們跑過去乾嘛?這不是搗亂嗎?”

“哎呀,怎麼又去了?”李氏聽到喊聲,從廚房裡鑽出來,手上還沾著油腥子,“我就剛轉了一個身。”

忙完了燒火活的呂三丫連忙跟著跑了出來:“二姨、四嬸,讓我看吧,我現在不忙了。”

三寶、四寶調皮的,衝著呂三丫扮了一個鬼臉。

“你一個小丫頭,哪裡看得住他們兩個調皮的,你喊上你二姐,你們倆一起看著。”李氏立馬給她和呂二丫吩咐了活。

“哎!”

呂三丫應聲,去喊了呂二丫過來幫忙。

趁著這個空隙,李氏已經教訓了三寶、四寶一頓,讓他倆老實點,要不然她就讓大堂哥、二堂哥晚一點回來。

“不要嘛,不要嘛,娘,我想大堂哥、二堂哥了!”

“我也是,娘,就讓大堂哥、二堂哥早點回來嘛!”

……

兩個小傢夥抱著李氏的大腿直撒嬌。

林氏見了,有些羨慕,不過她很快就拋在了腦後,因為——她還有兩個妹妹、三個侄女要養,這生孩子的事情,還是放晚一點比較好。

李屠夫從朱家離開,就被朱永寧賭在了村口。

“啊,你怎麼在這裡?”李屠夫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的小心計被人給發現了。

朱永寧臉上有一小戳青紫,他帶著討好地笑容,塞了一個紅封給李屠夫:“給你添麻煩了,實在不好意思,那個婆娘我已經教訓過了。”

“你拿這個乾嘛?這個我不能收下,她是她,你是你,我還不至於將她的事算在你身上……”李屠夫推了回去。

“不行,你一定得收下,除了是賠禮,我也是想麻煩你一件事。”朱永寧堅持著,說道,“這馬上就要過年了,這年豬怎麼也得殺了,你要不給我幫忙,那我就真冇辦法了。”

李屠夫一臉為難,最終還是把紅封給收下了,道:“行吧,那就幫吧,不過我得先說清楚了,我這是看在你的麵子上。這紅封我也先收下了,就當殺豬的提前給了,免得你不安心,到時候你就不用給了……”

“哎哎哎,麻煩你了!”朱永寧聽到他答應了,頓時鬆了口氣,臉上也有了笑容。

至於到時候李屠夫還會不會收紅封,那是另一回事,反正他得提前備著,不能把人給得罪慘了。

這多花的錢,他雖然心疼,但都算在了大嘴巴身上。

——這個糟心的婆娘,要不是她,他能多包一個紅封?

——不知道這年頭,賺錢不麻煩啊?

越想越氣,回去又跟大嘴巴鬨了一場。

朱家這邊,再次聽到動靜,有些無奈。

“這怎麼又吵上了?”

“唉,誰知道啊。大嘴巴那德性,不吵纔怪了。”

“要我說啊,她要是少說點話,什麼事都冇有了。”

……

朱家的幾個兒媳婦,一邊醃著著肉,一邊隨意的嘮著嗑。

旁邊的青石板上,朱大蹲在地上,用一塊大大的木砧板切著肉。

當時李屠夫雖然幫他們把大肥豬大卸八塊,但也卸的是大八,朱大還得根據女人們的要求,將它們卸小塊一點。

不同的部位,打算有用途不同,卸的方法也稍微有些不同。

除了醃肉,朱家還打算做臘肉、肉乾之類的。

這邊在院子裡忙活,那邊柳氏則帶著朱八妹在廚房熬豬油。

那麼三頭大肥豬,那板油也是一塊一塊的,一口鍋都熬不完。冇辦法,隻能切成小塊,分成至少兩次熬。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