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三若有所思:“難怪岑先生在打那隻筆的時候,特彆注意份量,由小到大,分了好幾種份量的,我當時還疑惑,一隻筆就行了,怎麼打那麼多,還不同份量的,這不是浪費嘛,原來這裡麵還有這麼大的學問。”

“輕一點的,是用來適應的,重一點的,纔是用來練的。”葉瑜然點頭,“看來岑先生對老七還真是上心了,連用筆這樣的小事都這麼注意。”

轉頭讓朱七、大寶、三寶以後對岑先生更加恭敬一些。

人心都是肉長的,人家真心對他們,他們就要用真心還回去。否則,時間長了,人家的心涼了,就不會再這樣對他們了。

當第一場冬雪落下來,離過年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

朱四嬸開心地往葉瑜然這裡跑了兩趟,原來她兒子朱四虎相看的人家,終於定了下來。

“恭喜你啊,現在你的心裡事終於了了,以後也放心了。”葉瑜然笑著將東西遞給了她,說道,“我之前就已經說過了,緣份這種事情不要急,該來的總會來,你急是冇有用的。你看看,現在纔過去多久,定下來了嗎?”

朱四嬸露出了笑臉,說道:“嗬嗬嗬……是啊,我當初就應該聽大嫂的,白擔心這段日子了。大嫂,我先走了,等過幾天忙完了,再來找你。”

“哎,外麵下雪了,慢走啊。”

葉瑜然一路將人送到了院門口。

折身回屋,堂屋裡的火坑旁邊,一家人坐得滿滿的。

這雪一下,就冇辦法出門了。不過不要以為這樣,他們就完全閒下來了。

對於勤勞的農家人來說,什麼時候都能找到事情忙,女人忙著做衣服、納鞋底、做吃食,男人則忙著擦草繩、編籃子,就連三寶、四寶兩個最小的,都有得忙。

他倆跟著大寶、二寶端坐在旁邊的桌子上,練字。

相較於已經寫得非常漂亮的大寶、二寶,他倆顯然是濫竽充數,一個沙盤被他倆當成了畫板,在那裡畫得“咯咯咯”的。

大寶、二寶年紀還小,不用科舉,任務還比較輕鬆,最累的要數朱七。

他不僅需要完全第天的練字任務,還要完成先生每天佈置的其他作業。

好記心不如爛筆頭,雖然朱七擁有關“過目不忘”的天賦,但岑先生不願意浪費了他的天賦,直接讓他背完後“默寫”。

一個不僅可以幫助他練字,另一個他默寫出來的東西,訂製成冊子的話,還可以拿給另一個人用。

以朱家的條件,雖然有條件給朱七單獨弄一間屋子出來,但炭火精貴,不可能給他一個人用。

更何況,他一個人呆著一個屋子裡也冷。

因此,葉瑜然直接讓柳氏給朱七和幾個小的,做了一個“耳罩”一樣的東西。

這東西,就跟現代的毛茸茸耳機差不多,隻不過耳朵那個地方做得厚了一點,多少能夠隔絕一點聲音。

坐在火坑旁邊,柳氏幾個也不敢動出很大的聲音,生怕驚擾了旁邊的讀書人。

他們的說話聲,還不如三寶、四寶鬨出來的動靜大。

柳氏乾著活,偶爾抬頭看向兒子認真的臉龐,心裡頓時有一股暖流流過。

——看,這就是她兒子,多認真啊!

——她這輩子最大的驕傲,就是生了這麼兩個。

回想最初他倆還小,婆婆曾經嫌棄她生不出閨女,拿著掃把就追著她的兩個兒子的時候,她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那樣的事情,真的發生過嗎?

——感覺好不真實啊!

旁邊,忽然傳來了一陣乾嘔聲。

“你怎麼了,二嫂?”李氏離得最近,她停下了手裡的活,在劉氏的後背上拍了拍,還關心的詢問了一句。

“嘔……”劉氏搖頭,“不知道,就是突然覺得有點不舒服,心裡難受得慌。”

葉瑜然警惕地望向了堂屋四周,確定門冇關嚴,能夠清楚地看到掛在外麵的草蓆子,微微鬆了口氣。

這個時候的人們,還不知道什麼叫“一氧化碳”中毒。

他們隻知道,點上火,把屋子關得嚴嚴實實的,再搭上一塊被子,這樣烤火才暖和。

要不是這個時代的房子封閉性不太好,窮苦人家多少都會有一個洞什麼的,就他們這種烤法,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對於絕大部分老百姓來說,他們也用不起有錢人家才用的銀絲碳,他們用的碳基本上都是自己燒的。

每次燒灶的時候,經常會燒一些比較大的木塊嗎?

當這些木塊燒透,還冇變成灰的時候,用陶瓷盆往地上一蓋,讓它“缺氧”,就能夠變成最簡單的碳了。

這種碳差是差了點,不過對於窮苦人家來說,已經是非常好的了。

若實在不行,隻能在灶前挖一個坑,燒柴烤火。

朱家也是葉瑜然來了以後,家裡條件慢慢好起來了,纔會有心情準備這種自燒碳。

平時也用得精細,隻有來客時纔會拿出來,但今年不同,今年家裡多了幾個讀書人。何況,明年朱七還要下場子,確保他的溫暖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所以,朱家不僅準備了“自燒碳”,還忍痛從公中拿了一筆錢,向燒碳人購置了一些新碳。

那東西,果然比自己家燒的要好,不僅耐燒,而且保暖。

當一個屋子暖和起來時,簡直就是……

“你說,我會不會是有喜了?”劉氏的一臉嬌羞,打斷了葉瑜然的走神。

她轉過頭來,看到劉氏正在用餘光打量著自己的神色,也就是說,人家這話不是對李氏說的,而是對她。

“啊?”李氏完全冇往這上麵想,因為她當初懷孕的時候,反應不是很大。

可以說,該吃吃,該睡睡,直到肚子漸漸突起,胃口變大了,才猛然反應過來——我不會是懷孕了吧?!

事後一查,果然如此。

“啊什麼啊,你不是生過了嘛,你有經驗啊……”劉氏碰碰李氏的胳膊,期待著。

“呃……”

不等李氏說話,葉瑜然就冷了臉,說道:“她又不是大夫,你問她乾嘛?她還是鐵口神斷,說你懷就懷了?”

劉氏噎住,頓時心裡不爽了起來:什麼意思?婆婆懷疑她說謊,冇懷上?

——她懷的可是她的懷子,她怎麼能這樣?

——婆婆這也太偏心了,平時李氏說什麼就是什麼,怎麼輪到她了,婆婆這麼一個態度?

——還說自己不偏心,偏心成這個樣子,不是偏心是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