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要知道劉氏是怎麼想的,怕是會糊她一臉。

可惜她不是劉氏肚子裡的回蟲,對此毫無所知,隻覺得二兒媳婦的臉色有些不太對。

她轉頭,就對朱二說道:“老二,帶你媳婦去大夫那裡看看。小心點,外麵纔剛下雪,地上有點滑,慢著點走。”

“哎。”朱二聽到劉氏說什麼有不有喜的事情,還是滿高興的。

不過他畢竟是一個男人,他娘又這樣說了,自然冇有不照辦的。

劉氏有點不樂意,卻拿朱二冇辦法,隻能老實地跟著他出了門,去看大夫。

到了外麵,她還在那裡嘀咕:“看大夫,看大夫,看大夫多花錢啊,娘也真是的,我都說了我有可能是有喜了,她怎麼能不相信我?”

她巴拉巴拉一大堆,一開始朱二冇理她,見她越說越過份了,本來的好就被破壞了。

“你這話是啥意思?我娘讓你看大夫,還看錯了?你是大夫啊,懷冇懷,知道啊?”他一臉的不高興。

“我……我是不是大夫,可是我是孩子他娘,有冇有懷上,孩子在不在我的肚子裡,我會不知道啊?”劉氏十分不服氣的說道。

朱二被她這麼一說,也有些火大:“行行行,你知道,你什麼都知道,那你自己說你有冇有懷孕?”

“我當然知道,我不是已經說了嗎,我覺得我已經懷上了。可是你娘不相信呀,非要我們去看大夫。”

朱二有些無語:“你要是不願意,那你彆去呀。”

劉氏的腳步瞬間就停了下來:“不去就不去,你以為我願意呀?我懷的是你們老朱家的種,又不是我們老劉家的。”

轉身就往回走去。

朱二猛然反應過來,趕緊把她給拉住了:“哎,你這人怎麼這樣呀?說著說著,你就給翹上了。好了好了,彆鬨了,趕緊著,娘讓我們快去快回……”

本來是想要勸人的,結果說著說著變成了威脅。

他最後一句還是:“不讓大夫看一下回去,怎麼跟娘交代?”

然而這一招,對劉氏來說還真管用,她往回增長的力道立馬鬆了下來。

“是你讓我去的,可不是我自己要去的。”劉氏的嘴上,繼續強硬的說道。

朱二認輸:“是是是,是我讓你取的。”

就這樣,夫妻兩個人才磕磕絆絆的,到了赤腳大夫的院子裡。

此時,赤腳大夫家裡也點了一個火坑,一家人圍坐在那裡烤火。

這種時節,要是冇什麼大事,一般人也不會請他看病。

一個是天氣太冷了,大家都不想出門,另一個是馬上就要過年了,大家不想出黴頭了。

所以當,赤腳大夫的媳婦聽到自家院門口傳來動靜,還有些詫異。

“這誰呀?這麼大冷的天,還跑到我們家裡來?”

“可能是有什麼急事吧,你們也彆出去了,我去看看。”赤腳大夫搭了一個比較厚的外套,往外麵走。

他一把拉開院門,看到是朱二和他媳婦,有些驚訝,因為這兩個人的臉色看著挺好的,不像是生病的樣子。

“你們這是……”

朱二趕緊道明瞭來意。

赤腳大夫一聽是好事情,立馬將二人往裡麵請。

劉氏還在那裡不高興的抱怨著:“大夫,你說是不是呀?我都說了,我有可能是懷孕了,結果他們冇有一個人相信我,還非要讓我來看看……”

這話,赤腳大夫可不好接,他隻是笑著讓兩人一起到廚房烤火。

他媳婦連忙讓幾個孩子把位置給挪出來,讓給客人坐。

年紀大的孩子已經懂事了,雖然有些不樂意,臉上也不會帶出來,乖乖的挪位子。

可年紀小的就不一樣了,高不高興一看錶情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劉氏的心情挺好的,倒是冇有生氣,還笑著誇赤腳大夫的幾個孩子長得挺好的,男的俊,女的俏,以後不管是討兒媳婦,還是嫁女兒都不成問題。

赤腳大夫讓媳婦將自己看診的醫藥箱拿來,還把自己的幾個孩子給趕了出去。

孩子們不樂意極了,不敢反抗赤腳大夫,但出來之後。就對著當孃的嘟囔:“爹是什麼意思呀?來一個人就把我們給趕了,不知道外麵冷呀。”

幾個人攏著袖子,冷得直打哆嗦。

大夫媳婦心疼孩子,可也冇有辦法,隻能安撫了兩句:“他們就來看個病,待會兒就走了,很快的。你們要是覺得冷,就在被窩裡呆一呆,熬熬就過去了。”

她不敢太耽誤,回屋拿了赤腳大夫的醫藥箱,趕緊送過去。

廚房裡,火坑裡的火被挑的大了些。

劉氏將手腕攤在赤腳大夫的麵前,看似一臉自信,十分肯定自己懷孕了。

其實她心裡,多少有些冇底。

——到底還冇還呀?

——這大夫怎麼把的那麼慢?

赤腳大夫讓換了一隻手。

劉氏:“……”

——把個懷孕而已,至於嗎?

還真有些至於,因為月份還小,赤腳大夫也有些不太確定,他想詢問劉氏上次換洗的時間。

當然了,作為大男人,即使當著彆人男人的麵,他也不好直接開口詢問這種問題。

否則對方還以為他在調戲彆人的媳婦,說不定會討一頓打。

所以隻有大夫把他媳婦叫了過來,在耳邊如此這般的交代了一通。

赤腳大夫媳婦點頭,又跟劉氏這邊耳語了一通。

這纔在麵紅耳赤的嘴裡掏出了真相——換洗時間,確實已經超過了一個多月了。

所謂的換洗時間,其實就是劉氏的經期。

葉瑜然穿越過來的時候,原主已經是一兩個孩子的奶奶了,早就絕經了。

再加上上輩子冇有這種經驗,所以根本不清楚幾個兒媳婦是怎麼熬過這些換洗時間的,也就不清楚劉氏上一次是什麼時候換洗的。

再加上劉氏因為各種原因,經期有些不準,有時候是大月,有時候是小月,更加難以判斷。

赤腳大夫一時間有些為難:“這個……不如你們過完年再來看吧。”

朱二的心頓時就涼了,因為在他聽來,這就是大夫委婉的否認——劉氏根本冇有懷孕。

劉氏自然也聽出來了,頓時憤怒:“什麼意思啊你?我說我已經懷孕了,你把了半天,結果你跟我說這個?你到底把冇把出來呀?我是懷孕了,聽到冇有……”

因為動作太大,劉氏站起來的時候,還把人家的凳子給弄倒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