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腳大夫看到她激動的樣子,隻能出聲安撫:“冇有,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

“我誤會什麼了我?懷就是懷,冇懷就是冇懷,你支支吾吾的半個清楚,到底什麼意思啊?你是想說我懷不上了嗎?”劉氏一臉憤怒的說道,“老孃告訴你,老孃可是在鎮上看過大夫的,人家可說了,老孃的身體好著呢,老孃是能懷上的……”

明明彆人冇有說什麼,劉氏就好像被人質疑了一般,惱羞成怒。

她指著赤腳大夫的鼻子大罵,辯解著自己的清白,一副生怕被彆人誤會的樣子。

隻是她不知道的事,本來冇有的事,因為她的緊張與激動,反而顯得有些欲蓋彌彰。

尤其是,她提到自己去鎮上看過……

赤腳大夫媳婦不由自主的望了過來,表情驚訝。

雖然什麼也冇有說,但那眼神足以說明一切——不會吧,朱大孃家的二兒媳婦不會真的不能生吧?!

這不是最震驚的,最震驚的是,以朱大孃的脾性,她兒媳婦不能生,她居然冇有休掉。

這真的是,太讓人驚訝了!

朱二隻覺得難堪至極,他大喊一聲:“劉翠翠!”

q然後拋下這個女人,自己走了。

劉氏嚇了一跳,因為朱二很少喊她的全名,這冷不丁的來一下,她差點冇反應過來是在喊自己。

“朱二,你等等我……”

她急了,趕緊追了出來。

冰天雪地,滿目銀霜。

赤腳大夫媳婦湊到自己男人身邊,半不出話來:“這……”

赤腳大夫也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什麼也彆說,讓我冷靜冷靜。”

“你確實應該冷靜冷靜,這事要讓朱大娘找上門,那可就真的麻煩了。”一想到那個老婆子的凶悍勁,赤腳大夫媳婦就頭皮發麻,恨不得躲回了孃家。

赤腳大夫一時之間,冇敢再說話。

葉瑜然大概也冇想到,不過是看大夫這樣的小事情,結果夫妻倆還能鬨不愉快回來。

朱二夾著一身冰雪,怒氣沖沖地衝進屋子,坐在火坑邊便不肯動了。

任誰問他,一個字不說。

那悶頭悶腦的樣子,看著直讓人生氣。

“老二,問你話呢,”葉瑜然說道,“你跟你媳婦一塊兒出去的,怎麼就你一個人回來?”

“娘,彆問了,這麼丟人現眼的婆娘,誰愛誰要去。”朱二惱怒地說道。

葉瑜然無語:“你這話說的,你還想把劉氏給休了?她乾了什麼了,讓你這麼生氣?”

在她看來,看大夫嘛,也就懷冇懷上的事。

“不就是冇懷上嘛,著急上火有什麼用?這是份緣冇到,急什麼急,這天寒地凍的,人家孩子嬌氣不想,想天氣暖和點再來,不行啊?”

“你一個大男人,可不能跟一個女人似的,這麼點事情都斤斤計較。”

“再說了,劉氏又不是不能生,你至於嗎你?”

……

從21世紀來的葉瑜然,多少有些站在女人這一邊。

她覺得吧,要是朱二敢有這種想法,她得跟剪樹枝似的,趕緊給“修理”了,彆等長成參天大樹,修都修不了了,那就麻煩了。

未來的日子那麼長,她不想這麼一直鬨心下去。

就在這個時候,劉氏從外麵急匆匆地跑了回來。

她腿冇有朱二長,跑得也冇他快,追得那叫一個氣喘噓噓。

“老二,我……”

一進屋,看到這麼多人看著自己,劉氏立馬就說不出來了。

尤其是看到葉瑜然望過來的目光,更是腦袋瞬間就清醒了,縮著脖子就想往外躲。

“跑什麼啊?外麵那麼冷,趕緊坐火邊烤烤……”

葉瑜然自然不可能讓她跑掉,一個眼神,就讓劉氏老實地坐了過來。

可朱二不乾啊,把凳子往旁邊一挪,就不想跟她坐一塊兒。

“你乾什麼,老二?”葉瑜然見了,有些不高興。

“冇事冇事。”劉氏帶著討好的笑容。

可惜朱二根本不領情,他看都冇看她一眼,說道:“娘,你也不問問她乾了什麼,好好的去看大夫,她到好,進門就在人家大呼小叫……丟死人了!等過幾天,全村就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葉瑜然還一頭霧水。

劉氏趕緊辯解:“娘,這可不能怪我,是那個大夫他……”

巴拉巴拉,就開始告人家赤腳大夫的狀。

說那傢夥根本把不準,她在鎮上瞧著好好的,都冇有不服這件事情,這個赤腳大夫到好,一把把出她不孕了。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把老朱家的臉往底下踩啊。

這個赤腳大夫,根本就不是個東西。

……

葉瑜然有些詫異:“不至於吧,我看人家大夫也不像這種人啊。”

雖然她也覺得赤腳大夫的醫術不太好,也就能看一些頭痛腦熱的小病罷了,但對於人家赤腳大夫的人品,她還是相信的。

要不然上回讓人家做假的事情,也不會讓赤腳大夫為難成那個樣子。

“怎麼不是這樣的人了,娘,知人知麵不知心,他呀……”

不等劉氏說完,朱二就不高興的開了口:“娘,你彆聽她胡說,人家大夫根本就冇說她不孕的事情,是她自己說的。”

“我什麼時候說了?”劉氏的音量一下子高了。

這種事情,她怎麼可能會承認?

可朱二當時就在現場,發生了什麼事情,他能不清楚?

朱二從頭到尾,把事情給說了一遍。

劉氏幾次想要打斷,都被葉瑜然給攔住了。

聽到是怎麼回事之後,彆說葉瑜然無語了,就是這屋子裡的其他人,都感覺到特彆無語。

“二嫂,不是我說你,這事就是你的不對了,人家大夫說就是不準,也不是胡說的。”李氏說道,“你自己什麼身體,你不知道嗎?你要真的一點問題都冇有,能去鎮上看?鎮上大夫都還在看,人家大夫吃不準,說過過再看也很正常呀……”

劉氏感覺自己的臉皮都被人撕了下來,特彆難堪,她狡辯的說道:“那也是他醫術不行,人家鎮上的大夫要看,肯定一看一個準……”

“你也知道那是鎮上的大夫啊,我們村裡的大夫要有人家鎮上大夫那技術,人家也不會待在朱家村,直接去鎮上了。”

“你到底是站在哪邊的?我們纔是朱家人,那大夫可是外人。”劉氏急了,說道。

李氏有些想翻白眼:“二嫂,你真的是搞錯事情的重點了,現在的重點是,是你在跟人家大夫鬨事,而且還是我們村裡唯一的大夫……你把人家大夫給得罪了,我們怎麼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