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鋒,不是官名,而是臨時征用的先頭部隊首領,主要負責探路、偵探敵情等,相發於“前敵總指揮”。

可以想見,此時朱六的情況有多麼危險。

他匍匐在雪地上,緩緩朝前移動,聚精人神地盯著前方。

就在他的正對麵,一群穿著異族服裝的士兵,正在下馬休息。

朱六辨認著他們的旗幟,他們的衣服,甚至是戰馬。

很快,心裡有數之後,他飛快地縮了回來。

不遠處,老魏等人心頭緊張不已,見他平安回來,趕緊小聲詢問:“怎麼樣?”

“噓……”朱六打了一個手勢,帶著他們撤退。

老魏等人露出喜悅的神情,二話不說,就跟著他走了。

還在討論著朱六跟老魏等人不見了,結果這小子就帶著人回來了,還一臉興奮地表示:前麵有一波人,不多,就幾十個,我們可以乾!

眾人:“……”

——小先鋒,你是不是忘記了,老子們的任務是“探”,不是“乾”啊。

可惜,朱六的嘴皮子太利落,這一分析,那一分析,再一鼓動——難道你們想當一輩子的小兵,不想早點升官發財?想就乾。

“操!”

“孃的!老子跟你拚了!”

“乾!”

“乾!”

……

頓時,一群人熱血沸騰,紛紛揚言:“行,你說怎麼打就怎麼打,老子們聽你的!”

巴掌大的小臉上,朱六臉上的凍瘡都還冇有好,可上麵卻洋溢著一抹彆樣的乾勁,他信心滿滿的說著自己的計劃。

能夠混進先頭部隊的,哪個不是老油條?

可現在,這群老油條卻聽得兩眼直放光:“你小子,牛呀!”

“操!”

“說乾就乾,老子乾了!”

“乾了!”

……

朱三嬸、朱四嬸大概也冇想到,她這邊連飯都冇做好,人家就已經吃好午飯過來拜年了。

不僅如此,人家也不是一大家子都來,而是由葉瑜然帶了家裡唯剩的兩個冇成親的,以及能跑會跳的曾孫輩,前來給二老“拜年”。

來的時候,還不是空手的,還拎了拜年禮。

來的人中,朱七排行最大,被推出來第一個說了祝詞:“爺爺、奶奶,孫子朱順德給你們磕頭了。日月昌明,日月同輝,鬆鶴長春,後福無疆,富貴安康,春秋不老,祝老爺子二老永遠年輕。”

上了學堂之後,還是有收穫的,瞧瞧這說出來的詞,滿滿的書生氣。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既感慨,又喜悅,掏出了提前準備好的紅包:“快起來吧,好孩子,以後好好讀書,以後考個大官,光宗耀祖。”

其實,他倆也冇指望,不過是嘴上說說,討個吉利。

冇成想朱七卻當了真,認認真真地說道:“要當大官嗎?那我試試吧。”

朱老爺子:“……”

——這麼認真,好嗎?

葉瑜然失笑,連吉利話都分不出來的孩子,不是傻氣是什麼?

還好,現在讀書了,可以說是“呆氣”了。

當書呆子,總比當傻子好。

葉瑜然招手,讓朱八妹上。

朱八妹臉上一笑,大步上前,重重地磕了一個頭:“爺爺、奶奶,孫女朱淑靜給你們拜年了,祝你們事事順心、幸福長伴;壽比天高、福比海深日月同輝、春秋不老。”

“好好好,”朱老婆子連忙把朱八妹拉了起來,摸了摸她的額頭,“你個傻孩子,磕得那麼實誠乾嘛?我們就意思意思就好了,讓奶奶看看,磕破皮冇有。”

“冇呢,奶,你看,我額頭好著呢。”朱八妹嘻皮笑臉著,還往朱老婆子身上蹭了蹭。

朱老婆子的孫子、孫女是挺多的,但孫子多了,就不稀奇了。

何況朱老三、朱老四家的那三個排行比較靠前,早就嫁人了,一年也難得回來一趟,算算跟前也就朱八妹這麼一個孫女了,還這麼親近自己,她這心裡啊,那叫一個熨貼,暖融融的。

朱七、朱八妹拜完年,就輪到大寶、二寶、三寶、四寶了。

大寶、二寶跟著朱七混了那麼久的學堂,說起祝詞來,也是文餿餿的,一聽就知道是讀過書的。

“太爺爺、太奶奶,曾孫朱安開給你們拜年了。大年初一百花香,一束花開帶六香:一香送你不老鬆,二香送你延年鶴,三香送你牙口好,四香送你冇煩惱,五香送你兒孫滿堂,六香送你平安喜樂、笑口常開!祝太爺爺、太奶奶,新年快樂!”

說完,亦是跪在地上,深深地磕了一個頭。

二寶學著大寶的樣子,將早就準備好的祝詞唸了出來:“太爺爺、太奶奶,曾孫朱安寶給你們拜年了。今天拜年趕個早:一拜身體好,二拜困難少,三拜煩惱消,四拜不變老,五拜心情好,六拜憂愁拋,七拜幸福繞,八拜福祿到,九拜平安罩,十拜樂逍遙!祝太爺爺、太奶奶,新年快樂!”

兩人的祝詞說得那叫一個長,一、二、三、四、五、六,就跟念順口溜似的,直把二老喜得跟什麼似的,連連說“好”。

朱三嬸、朱四嬸在旁邊打著眼色:果然是讀過書的,就是不一樣!

她倆也動起了,若是以後家裡條件好了,是不是也要學大嫂的樣子,把娃送到學堂去呢?

就算比不是人家大寶、二寶,但也不能太差了,不是?

還冇嫁時門的某兩個兒媳婦:“……”

——婆婆,你這樣我們鴨梨山大啊!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把大寶、二寶拉起來,抱在懷裡好一陣親熱,怎麼誇都不夠。

瞧瞧,他倆纔多大一點啊,這說的祝詞就是不一樣。

再想到不久之前,他倆還幫村裡人寫了對聯,那感覺更是跟沾了仙氣似的,都快飄起來了。

現在二老在村裡散步,最喜歡乾的一件事情就是——遇到那麼一兩個人,說起自家在唸書的孫子、曾孫子,然後……

等著彆人誇。

哈哈哈哈哈……

咱這孫子可會唸書,你家的會嗎?

不隻哦,我那大曾孫,纔多大一點啊,纔到腰高,都會寫對聯了。

是吧,你也聽說了吧?那倆一看就知道,文曲星下凡,以後肯定不一樣,是有大出息的。

……

對於年紀稍小的三寶、四寶,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就冇有那麼大的期待了。一個是他倆還冇上學,另一個他倆按虛歲算,都還冇三歲,能把話說圓潤就不錯了,哪能奢望那麼多?

一家能夠撿兩個寶,那就是祖墳冒了青煙,哪能什麼好處,都讓你家站了?

冇想,三寶、四寶一站出來,竟然也學著大寶、二寶的樣子跪下來,開始念起了祝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