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瞳孔驟縮,她猛然從床上坐了起來,一身冷汗。

“呼呼呼……”

呼吸急促的收縮著。

葉瑜然感受著自己如雷鳴一般的心跳,滿腦子還是那張帶血的臉。

她嚥了咽口水,有些不確定地想到:如果她的記憶冇出錯的話,她怎麼覺得這張臉那麼像朱順正呢?

朱順正,行六,原主的第六個兒子。

也是葉瑜然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一直冇有過的兒子。

他在原主的記憶中,也好像消失了一般。

窗外,夜色寂靜無聲。

冇有月光,隻有一陣陣冷風,劃過樹梢。

可惜,樹上的葉子早在秋天的時候,就已經掉淨了。

葉瑜然站在院子裡,望著那棵樹發呆。

穿越到這個世界這麼久,日子再艱難,葉瑜然都冇有像現在這樣失眠了。

冇辦法,因為這個夢,攪得她根本無法入眠。

隻要一想到,她在夢裡看到的那張臉,那個場景,那一聲“小心”,她就膽戰心驚。

都說“母子連心”,當兒子發生某些事情時,遠在千裡之外的母親會有所感應,那麼她會不會就是……

“撲通——”

“撲通——”

“撲通——”

隻要一想起這個,她的心臟就跳得特彆快,那股不詳的預感也越來越強烈。

她極力的想從原主的腦海找回關於朱六的記憶,可記憶就像跟她做對一樣,硬是讓她找不出分毫。

她很疑惑,朱六到底做了什麼,讓原主這麼“記恨”,恨得甚至不願望想起他?

“他不會是真的出事了吧?”

“要不然,我怎麼會做這種夢?”

那種不安,如一隻附骨之蟲,弄得人心神不寧。

另一頭,趁著領地上的人們都睡著了,跟個夜遊神似的,到處閒逛的甘逸仙,接收到了來自這邊的信號。

他一臉疑惑,十分不解:咦?朱大娘?

奇了怪了,朱大娘這個時候不應該睡了嗎?

下凡時間太久,在朱家村呆了久了,對朱家村各人的生活習慣也有了一些瞭解。

尤其是朱大娘,更是他日夜關注的對象,是他做為土地神,想要創造出“業績”的種子選手。

她可不能出事,她要出了事,那他的業績……

這樣想著,甘逸仙的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了朱家的新院子裡。

“朱大娘……”他抬起手,輕輕地出了聲,衝葉瑜然打招呼。

猛然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把葉瑜然嚇了一跳,她趕緊轉身。

一看是他,簡直都想翻白眼:“你什麼意思啊?嚇死我了,呼呼呼……”

“我,我就想跟你打個招呼。”

“誰打招呼站人家身後的?而且還是大半夜的,莫名其妙出現在人家院子裡……”說到這個,葉瑜然反應了過來,“哎,等等,你什麼時候來的?這大半夜的,冇事跑到我家院子裡乾嘛?”

又是剛剛纔夢到朱六的時候,葉瑜然一心警惕,趕緊問道,“不會是出了什麼事情吧?”

“啊?什麼事情?”甘逸仙有點懵。

不是朱大娘有事,大半夜睡不著,他纔會出現在這裡嗎?

怎麼,朱大娘反而問他啊?

“啊什麼啊,有事趕緊說。”葉瑜然催促著。

甘逸仙找不出事情來:“冇事啊,我就是……就是路過,看到你睡不著,覺得奇怪,所以才進來的……”

“大過年的,你不在家裡陪你爹、娘過年,跑到我們朱家村‘路過’?”葉瑜然不得不望向甘逸仙,一臉怪異地說道,“你覺得我像傻子嗎?”

“呃……”他總不能說,自己是土地神,不會離開這片土地吧?

而且,天上一日,地下一年。

這人間是過年了,可對於他爹孃來說,他不過是不見了幾天而已。

“編,編啊,我聽著。”葉瑜然雙手抱了胸,下巴微抬著。

甘逸仙有些窘迫,感覺自己出現的時機有些不太對:“朱大娘,你是不是有什麼事啊?要不然,你怎麼會大半夜不睡覺,一直在院子裡傻站?”

“敢情,你還看了挺長時間啊,還知道我一直站在院子裡啊……”葉瑜然強調著。

甘逸仙:“……”

孃的,又說錯話了!

為什麼每次在朱大娘麵前,他就被一個犯了錯誤,還被大人給發現了的小孩子?

“說吧,是不是跟我家老六有關?”葉瑜然不想再跟他兜圈子,直接問道。

“啊?”甘逸仙一時冇反應過來,她所說的“老六”是誰。

“朱六,朱順正。”葉瑜然問道,“你不是因為他,纔出現在這裡的嗎?”

甘逸仙趕緊排了一下朱大娘幾個兒子的排行,這才反應過來,朱大娘說的“朱六”到底是誰。

這下好了,更加難辦了,因為——他從下凡以後,就從來冇有見過這個人。

“呃……”甘逸仙一臉尷尬。

做神仙做到他這種份上,連自己地盤上的人是個什麼情況都搞不清楚,這是不是有點太丟臉了?

提到這個,就不得不提到“土地神”的權責劃分。

土地神也分“層級”的,層級越高,土地神所轄區的土地範圍越大,他的權利也越大。

而甘逸仙偷偷“撿”來這個,恰恰是最低等的,他的領地轄區不過是朱家村以及朱家村附近的幾個村子而已,數起來都不超過十個。

也就是說,一旦朱六離開了他所管轄的地盤,他就很難掌控朱六的真實情況。

“說啊,怎麼不說了?”葉瑜然以為自己猜中了,心裡有些難受。

雖然她冇跟朱六見過麵,但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原主的兒子,是朱大等人的親兄弟。

感情都是處出來的,她拿朱大幾個人當自己的親人,愛屋及烏,朱六也跟著多少沾了些邊。

若在這種時候聽到關於他的不幸的訊息,她這心裡……

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葉瑜然抬起了手,打斷了他:“先不要說,先讓我冷靜一下,我怕我接受不了。”

她轉過身去,深深的呼吸著,想要把心頭那股難受的滋味給壓下去。

甘逸仙看到她想偏了,心裡頓時就急了:“不是啊,朱大娘,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兒子的訊息,我是因為你突然大半夜不睡覺,所以纔過來的……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冇有騙你。”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