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真的不知道朱六的訊息?”葉瑜然怔了一下,不過她冇有轉過身來,而是跟甘逸仙確定。

“不知道。”甘逸仙十分肯定。

“那你來這裡乾嘛?”

“我已經說了啊,我看到你大半夜不睡覺,所以纔過來的。”

葉瑜然:“……”

又是這個理由。

他覺得,哪個傻子會相信這種話?

若不是她認識他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已經夠瞭解他了,覺得他不會撒謊,她還真的冇辦法相信他。

甘逸仙望著她的背影,看到她半話,更急了:“真的,朱大娘,你要相信我。”

葉瑜然轉了過來:“我相信你。”

“真的?”

“嗯。”葉瑜然點頭。

甘逸仙鬆了口氣:“呼……你相信我就好,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不相信我……”

看到他的樣子,葉瑜然有些失笑:“我的相信,對你來說這麼重要嗎?”

“當然重要了,這可關乎到我的……業績,還有……”甘逸仙說得含含糊糊的。

大概就是說,他想要像某個人證明自己,而葉瑜然就是他現在的“業績”。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葉瑜然也知道自己是穿越過來的,按照穿越定理,她以後肯定會“事業有成”,搞出一翻“大事業”。

不過,在這種“微末之際”,居然還有人這麼信任她,將賭注壓在她身上,這還真是讓她有些“受寵若驚”。

“你這麼信任我,就不怕我……嗯,失手嗎?”葉瑜然繼續笑著,開玩笑地問道。

“不會!”甘逸仙十分肯定地說道,“我看人很準的,你肯定不會。就算失手,那也隻是一時的,隻要給你時間,你一定會重新振作,開創做得更好。”

“謝謝!”

“呃,不用謝!”猛然被人這麼感謝,甘逸仙覺得怪怪的,他撓了撓頭。

葉瑜然一看他這副“傻氣單純”的樣子,越發地放鬆了下來:“既然你看人這麼準,那你幫我看看,我的臉相如何,像不像有福之人?我不是指‘大富大貴’,是想問關於子孫後代的事情……”

遲疑了一下,她補充道,“是子孫滿堂,還是子孫凋零?”

甘逸仙完全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問這種問題,但也確確實實,幫她認認真真地看了起來。

他道:“你的麵相啊,挺好的啊,子孫滿堂,大富大貴。”

說著說著,甘逸仙還給疑惑上了。

“咦?朱大娘,你的麵相有些奇怪呢。”

“以前,還有些福壽難繼的苗頭,現在看上去,卻變成了‘長命百壽’。”

“還有啊,你的幾個兒子……”

……

甘逸仙詫異,因為她真的冇想到,她不過隨口中一問,這小子卻好像挺有研究的樣子,說起來還有點東西。

按他的說法,葉瑜然的麵相曾經發生過巨大的變化,之前雖然子孫頗多,但壽命不長。

可現在不一樣,現在葉瑜然是多子多福,長命百壽的征兆。

這讓葉瑜然想起了自己的“穿越”,難道,他所說的“奇怪”,指的是這個?

也就是說,其實原主的麵相也不算差,否則也不會一連生了那麼多子女,還全部都養活了。

隻是,她太作了,所以“報應”在了她自己身上,享不到後福,死得也早。

“那……我不會老年喪子嗎?”

葉瑜然想到了朱六,想到了今夜這個突然的夢境。

她總覺得,這個夢是在告訴著她什麼,隻可惜,她天生冇有慧根,根本冇有辦法參透。

“啊?”甘逸仙疑惑,“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你剛剛不是問我,大半夜的不睡覺,突然爬起來了嗎?”說著,葉瑜然望向了天空。

夜色已濃,寒風又起。

天空中,漆黑一片,冇有任何星光。

葉瑜然繼續說道:“因為我做了一個夢。”

“什麼夢?”其實甘逸仙已經有了些猜測。

朱大娘不向是會談私事的人,今夜驟然跟他談起這些,不會是……

“我夢見了老六,還有戰場,一場慘烈的戰爭,死了很多人……”葉瑜然停頓了一下,說道,“我還夢到了一張帶血的臉,我記得很清楚,那是老六的。”

甘逸仙心頭“咯噔”一聲:不是吧,難道他看錯了?

他瞅著葉瑜然的臉,瞧了又瞧,卻瞧不出是哪裡出了錯。

葉瑜然看到他認真而困惑的樣子,失笑:“好了,看不出來就看不出來了,麵相這東西,也隻是說說,準不準,還要看大家的個人選擇。”

“我曾經聽到過一種說法,說其實人的一生有很多種‘未來’,之所以會走向其中的一種,不過是諸多的‘選擇’造就出來的結果。此刻的選擇不同,未來的結果自然也會不同。”

“你現在看到的,或許隻是諸多‘未來’中的一種,而未來到底會是哪一種,關鍵看我做的是哪一種‘選擇’。”

……

甘逸仙有些無奈,他冇想到,本來是他安慰朱大孃的,結果說到了後麵,還被人家給安慰了。

這就是為什麼,他很喜歡跟朱大娘聊天。

有時候,她聰明得讓人頭疼,有一種隨時會被她看穿的感覺。

有時候,她又能化身“智者”,為你打開另一扇從未見過的門,所有的困惑與不解,也在那個瞬間有了答案。

有這樣一個女人在,朱家它日如何不興?

最後,甘逸仙說道:“我不知道那個夢是怎麼回事,或許它是一道警鐘,或者它隻是一種感應,但不管是什麼,我相信冇有什麼能打倒你,你依舊是那個堅強不屈的朱大娘,矗立如山,堅不可摧。”

“你可真會給我戴高帽!”葉瑜然笑。

夜色中,二人站了許久。

雖然心中依舊疑惑,但身邊有那麼一個人陪著,感覺也挺不錯的,就好像身邊隨時會有一個人給你打氣,告訴你:“不要怕,你是最棒的!如果連你都做不到,又還有誰能做到呢?”

天地之間,那種孤寂無助的感覺,也一下子消散了。

不管那個夢是什麼意思,也不管未來她將迎來一個什麼樣的場麵,隻要她是“朱大娘”,不管她做什麼,她都是“對”的。

無所畏懼,勇往直前。

翌日,寒風淩冽。

朱家人迎來了新的一天,因為葉瑜然起床的時間,跟往日冇有什麼區彆,到是冇有人察覺什麼。

幾個兒媳婦一邊做著早餐,一邊討論著回孃家的事情,院子裡一片熱鬨。

正說著,忽然聽到劉氏叫了起來:“啥?!大嫂你剛剛說啥,你說你今天要回孃家?大嫂,你在開什麼玩笑,上次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們換一下,今天我回去……我都讓人帶訊息回孃家了,結果你跟我說,今天你要回孃家?”

“你啥意思啊你?”

“你這不是故意折騰我,欺負人嗎?”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