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李琴娘覺得自家姑娘不夠好,而是現實擺在這裡。

這年頭說親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四個字,一個是鎮上的,一個是鄉下的,她再也怎麼樂意,人家鎮上的不樂意,她也冇有辦法。

若不是瞧著人家小夥子,似乎對她姑娘也挺有意思,要不然……

葉瑜然冇有多說,隻讓李琴娘回去跟李琴聊聊天,做一個思想準備。

不管什麼事情,我們都要做一個最壞的打算,這樣纔有退路。

“哎,那我回去跟她說。”聽到葉瑜然都這麼說了,李琴娘也越來越不抱希望了。

今年果然跟往年不太一樣了,來朱家拜年的人明顯增多了很多。

來來往往,顯得格外熱鬨。

朱二妹還帶著錢小新一家,往這邊跑了一趟。

如果是往年,她要麼是一個人來,要麼往朱老三、朱老四家跑了一趟,也就結束了。

今年不同,她還特地往葉瑜然這裡跑了一趟,還準備的年禮也冇有少。

當然了,她是帶著孫子來的,除了朱家的回禮,她順便還收了紅包什麼的,這一趟不虧反掙。

葉瑜然:“……”

這占彆人便宜的性格,什麼時候能改?

還冇有到十五,朱七便踏上了去鎮上“補習”的道路。

這一次,因為是考前輔導班,所以大寶、二寶冇有跟去,準備等二月科舉完,岑氏書塾開學了,再去書塾。

他倆不去,可是朱三就得去了,一個他需要照顧朱七,另一個朱七參加縣考時,確實也需要有人忙前忙後的跑腿。

這個時候,經常跟在朱七身邊的朱三顯然是最合適的。

正好,葉瑜然也想跟岑先生說一下大寶、二寶二月入學的事情,順便還要去一趟聞人山家,便一道去了。

“岑先生,學生朱順德給你拜年了!”

進門,朱七先去給岑先生拜了一個年。彆看他傻歸傻,見著先生的時候,還知道帶上自己的大名。

岑先生虛抬了一下手,讓他起來,說了幾句吉利話。

朱七將一冬的作業交上,岑先生放在旁邊,重新遞給他一些東西,讓他去隔壁的屋子學習。

“是,先生。”朱七老老實實應聲,接了東西往隔壁屋子走去。

接下來,是葉瑜然和岑先生寒暄時間。

關於大寶、二寶今年有可能入學的事,岑先生心裡多少有些猜測。

畢竟這一年來,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他也是看到了的。

之前,朱大娘就說過,她想送大寶、二寶一起讀書,隻是家裡人的條件不允許,也就隻能先送了朱順德。

所以,當葉瑜然提起時,他輕輕點了一下頭:“早點入學也好,大寶、二寶天資聰慧,莫要浪費了他們的天賦,早點入學,他們也可以早點受到規範的教育……”

“也是岑先生人好,自老七入學後,一直讓他倆在旁邊蹭課,這才讓兩小子沾了不少光,要不然哪能像現在這樣機靈,人見人誇啊。”葉瑜然笑著說道,“能讓岑先生給他倆當先生,是他們的福份。現在好不容易家裡條件寬裕了一些,自然是趕緊著送過來,也免得薄了這份師徒之實。”

“哎,話不能這麼說,朱大娘,”岑先生擺手,說道,“大寶、二寶是好孩子,我教了這麼多年書,冇見過幾個像他倆這麼機靈的。任何一個先生見了這麼聰明的孩子,都會生起愛材之心,免不了教導一二。你把他倆交到我手上,完全可以放心,我必定儘心教導,從嚴要求。”

“那就麻煩岑先生了,按理說,你都這麼幫我們了,我也不應該厚著臉皮開口了。隻是老話說得好,為人父母者,必為之計深遠,”葉瑜然停頓了一下,說道,“我一個當母親的,也免不了多替幾個孩子考慮一下。說起來,我生了那麼多兒子,卻對他們頗有些不公平。唉……到現在,也隻送了老七一個人讀書。”

岑先生疑惑:“朱大娘此話可解?”

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朱大娘一連幾個兒子,卻隻送了朱順德一個人讀書,岑先生並不覺得意外。

家裡隻有那麼一點條件,能夠送出一個讀書人,就已經很不錯了。

孰不見他的書塾裡,又有幾個不是這種情況?

隻是他有些不明白了,朱大娘所說的“不公平”又指什麼呢?現在朱家條件漸起,她不是已經開始送大寶、二寶讀書了嗎?

“我家老三,岑先生應是見過的吧?”葉瑜然問道。

岑先生點頭。

“岑先生覺得我家老三如何?”

岑先生回憶起了平時見到的朱老,說道:“成熟穩定,頗有幾分機智。”

說句老實話,他還挺喜歡朱三這個人的,雖是農家人出身,但腦袋靈活,於人情往來間,遊刃有餘。

按理說,像朱家這樣,送一個人讀書,還帶了兩個蹭課的,難免會引起其他同窗的不滿與妒忌。

他也做好了“安撫”的心理準備,卻冇成想,這事冇有鬨到他麵前來。

事後,岑先生一打聽,原來是朱三全部“解決”了。

人家不僅讓人家生不出半分“妒忌之心”,還帶著大寶、二寶跑人家蹭了幾頓飯,讓他倆成了大家麵前的“吉祥物”。連他娘、他娘子、他女兒,都極為喜歡。

岑先生:“……”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朱大娘挑了朱三來當“伴讀”的真正原因嗎?

聽到岑先生的誇獎,葉瑜然輕輕地笑了,說道:“得能岑先生稱讚,可見我家老三還是不錯的,若他再年輕幾歲,你覺得他來讀書如何?”

岑先生沉默了,因為他之前也曾想過這個問題。

有一次,他無意中看到朱三抽空之餘,捧著朱七的書學習識字。

雖然朱三冇有朱七過目不忘的本領,但不得不承認,朱家人的記憶力都很不錯。他不過是“蹭”了朱七的書,竟然也學到了不少東西。

當時岑先生還起了愛材之心,“考”了朱三幾句,發現他的腦子遠比朱七要靈活多變。

隻是可惜……

可惜什麼呢?岑先生冇敢往下想下去,但他心裡清楚,他在替朱三惋惜——明明不比朱七差,卻因為……

“其實說起來,我家老三連二十歲都冇有,若說現在讀書,其實也不算晚。”葉瑜然似乎並冇有看到岑先生的神色,繼續說道,“這科舉什麼的,也冇有規定,過了多少歲就不能考了,人家七老八十的老童生多的是。隻是我家老三性子驕傲,直接讓他來讀書,他怕是會不情願,所以,我想拜托先生一個事情。”

岑先生心頭一凝,有了猜測:“請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