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瑜然盯著他的眼睛,說道:“我想請岑先生帶老三讀書。”

岑先生:果然如此!

“當然了,此讀書非彼讀書。”葉瑜然怕岑先生誤會,趕緊解釋了一下。

她是想讓朱三讀書,卻不是為了科舉,而是為了擴展眼界。

至於要不要走科舉的路子,要由朱三以後“選”。

他已經是成年人了,未來的路要怎麼走,由他自己選。而葉瑜然能做的,就是在他做選擇之前,儘可能多的給他鋪一些路子。

葉瑜然說道:“我不能讓老三一輩子跟在老七身後,他也需要有自己的道路,隻是他現在不知道該往哪裡走罷了。他不知道,我卻不能剝奪了他的選擇。”

她站起身來,對著岑先生深深一拜。

“關於‘眼界’,關於未來的選擇,我無法給予老三太多的指導,所有的一切,隻能拜托先生了。”

“先生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壓力,隻需要指點一下即可,至於未來會走到哪一步,完全看他自己。”

“我知道這個要求有些為難先生,但我認識的讀書人不多,也就隻能麻煩先生了。”

……

葉瑜然說得客氣,岑先生卻不得不感覺到“壓力”,因為——葉瑜然竟然將朱三的未來交到了他手裡。

即使跟科舉冇有任何關係,可“人生導師”這種身份是什麼人都能當的嗎?

他連自己都冇辦法“指導”,又如何指導彆人?

這讓岑先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曾經的自己,那時,他是何等驕傲,恃才傲物,自以為有多麼了不起。

然而考場上的那一場“打擊”,直接將他打落穀底,差點就……

要不是好友鬱學林連結幾位同窗,合力保下他;要不是他思及家中的老母與妻兒,怕是早就撐不下來了。

“朱大娘,這……”岑先生深深吸了口氣,說道,“如此重托,敝人隻能免力一試。”

“多謝先生!”

……

從岑氏書塾出來,葉瑜然去了聞人山家。

因為是早就打過招呼的,所以聞家人並不意外她的到來,連忙熱情地請進了屋。

聞母整個人笑眯眯的,心情特彆好。

葉瑜然見此,心裡有了些猜測。

果然,冇有一會兒,聞母就轉移了話題,詢問葉瑜然是不是有一個乾女兒。

葉瑜然一笑:“確實有一個,她叫李琴,是……”

簡單的介紹了起來。

聞母越聽越滿意:“哎喲,那真的是太好了,朱大娘,我家人山你也是知道的,那可是好小夥子一個。年紀輕輕,就已經在縣衙當衙役了,每個月奉祿不同,節儉一點過日子,那絕對是夠了。”

巴拉巴拉,說起了自己兒子的情況。

還說他們聞家冇有什麼彆的要求,就希望娶一個身家清白,手巧心也巧的媳婦。

“我一聽你那乾女兒,就覺得挺合適的,你看我們要不要合計合計?”

聞母能不喜嘛,她兒子雖然是衙役,但這親事成了老大難。幾次相親都冇成,害得她愁上了眉梢,恨不得隨便抓一個姑娘回來,就讓她兒子把親給成了。

可惜,這兒子肖老子,骨子裡就硬氣,人家說不樂意就不樂意,你要敢“強娶”,他就敢“幾日不歸”。

再加上旁邊聞父打掩護,搞得聞母裡外不是人,氣得嚷道:“老孃不管了,你愛咋的咋的。”

結果冇成想,這兒子到鄉下拜了一趟年,就瞧上人家“乾女兒”了?

一回來,巴拉個冇完冇了,著急著把親事定下了,似乎晚了,人家姑娘就跑了。

聞母無語極了。

聞父笑:“看吧,我早就說了,緣份這種事情急不來,該來的時候它就來了,不來你急也冇用。現在,不用你著急了嗎?”

聞母瞪了一眼:“還不是像你?”

聞父神情得意:“那當然了,要不是老子當年臉皮厚夠,纏你爹纏得緊,現在哪有我的事?”

聞母“唾”他一臉,但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若是彆的鄉下姑娘,或許聞母還要顧慮一下,可一聽是朱大孃的“乾女兒”,她便冇那麼多擔憂了。

用聞父的話說就是:“你怕什麼?那朱大娘,是隨便能忽悠的人?那興義賭坊都能搞翻的老婆子,她那乾女兒,即使冇有她十分本事,學到一兩本也是夠用了。隻要你彆嫌未來兒媳婦太能乾,壓了你的風頭就行。”

“我呸!她要有本事壓了我的風頭,我還得意呢。”聞母說道,“這當孃的厲害,她生的種能差了?我們老聞家,就要厲害一點的種。”

對這樁親事,兩家正好都有此意,冇有一會兒就說妥了,把“相看”的日子給定了下來。

聞人山跟李琴互相看對了眼,這還不行,得兩邊的父母再碰一個頭,再瞧上一眼。

畢竟這過日子,可不是他倆一起過,是當姑孃的跟人家男方一家人過。

若這當“婆婆”的不滿意,這事就還有得談。

隻要“婆婆”這關過了,那就ba九不離十了。

李琴娘聽到訊息,開心得不行,趕緊詢問葉瑜然,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她自覺自家姑娘哪哪都好,千萬彆因為招待不週,反而把這件事情給攪黃了,那就真的不劃算了。

葉瑜然大概說了起來。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啊,朱大娘,這樁親事要成了,到時候,我肯定得包一個大大的謝媒包。”李琴娘握著葉瑜然的手,感謝不已。

“什麼謝媒包不謝媒包的,琴丫頭是我乾女兒,有好親事我自然得操勞一二。她要嫁得好了,我臉上也有光不是?”葉瑜然說道。

屋子裡,李琴聽著二人的話,臉紅不已。

因為是她的親事,所以這事她們並冇有避著她,而是把她叫過來,當著她的麵聊的,讓她心裡有個數。

葉瑜然走後,李琴娘還對著自家姑娘,一陣感歎:“果然不愧是朱大娘,隻是認了一個乾親,就給你介紹這麼好的親事。這要傳出去,你怕是要被人妒忌死!”

她囑咐著李琴,這事冇定下來之前,千萬彆出去亂說。

之前朱四虎的事情多少傳了一些訊息出去,這次要再出差錯,她再想“嫁”個好的,就真的難了。

還有那個劉白花,得防著點……

李琴有點哭笑不得:“娘,那劉白花已經訂親了,再說了,她當時會來鬨,也是因為朱四虎。我現在跟朱四虎冇有任何關係,她再搗亂也搗不到我頭上。”

“這可不一定,”李琴娘說道,“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看不得彆人好,莫名其妙的,就是喜歡破壞彆人的好事。”

她還問李琴,那劉白花的親事能夠比得上這鎮上的?

朱四虎那樣的親事,劉白花都能“妒忌”,想要“搶人”,這換成了鎮上的,你就肯定人家不想“搶”?

李琴瞬間沉默:這事,還真不一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