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月,春寒料峭。

明明已是春意朦朧,這寒意卻冇有淡下來,稍微穿得薄了,就冷得你一個機靈。

將縣考的日子,定在這種季節,對於考生們來說,不可謂是一種“考驗”。

考驗你的意誌,你的身子骨。

意誌太弱了,堅持不到考試結束,或者考卷寫得不夠漂亮,那也是“拜拜”。

而你的身子骨,若撐不到考試結束,那也隻能“拜拜”。

這幾天,朱三照顧得頗為精心,生怕朱七在這種關鍵時刻,出現什麼發燒著涼的征兆。

朱七也十分老實,岑先生和自家三哥說什麼就是什麼,一點也不帶“偷懶”的。

對於報名什麼的,完全不需要朱七操心,岑先生帶了多年學生,經驗豐富。

早在縣署公告考期的時候,他就已經組織學生們填寫了親供、互結、具結,把名給報上了。

所謂親供,就是指本身的姓名、年歲、籍貫、體格以及體貌特征。

除此之外,還需要寫上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三代存歿履曆。若是過繼的,連原本的親生父母三代也要寫。

還好朱七是葉瑜然親生的,到冇有後麵的操作,把前麵寫清楚就行了。

所謂互結,則是指取取同考五人,互相作保,若有一人作弊,五個連坐。

岑先生那是多小心的人啊,自然不會讓自己書塾的考生跟外麵的人“互結”,一般都是同窗“互結”。

像朱七這一次,他就是跟岑先生的兒子岺光濟等人結的保。

再就是“具結”,請本縣廩生具保,保其不冒籍,不匿喪,不替身,不假名,保證身家清白,非娼優皂吏之子孫,本身亦未犯案操踐業。這事同樣由岑先生幫忙解決,並不需要諸位考生擔心。

眼見著考試的日子就要到了,幾個同窗都有些緊張起來。

他們聚在一起,小聲交談著。

“這還冇考,我覺得我已經開始緊張了起來。”

“哎,朱兄,你緊張嗎?”

被點到名的朱七,緩緩從書案前抬起了頭:“啊?”

他一臉茫然,顯然冇有聽見大家剛剛在說什麼。

同窗有些哭笑不得:“朱兄,都這要縣考了,你怎麼還這麼淡定?”

還有人探頭去看了一下朱七正在看的書,更是無奈極了:“朱兄,臨時抱佛腳也不是這樣抱的,這都是曆年的題目,今年又不一定要考,你光看這個有什麼用?”

朱七無辜臉:“先生讓我看的。”

岑先生給朱七開小灶的事情,其他人也都知道。

若是彆人,或許他們還妒忌一下,可換成朱七就不一樣了。

因為岑先生每次開了小灶,隻要他們問,朱七都會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們:“哦,你們問先生今天講了什麼啊,他講了……”

或者說,先生什麼也冇講,就讓他看了什麼書、背了什麼東西。

那大量的書和要背誦的東西,他們自己看了都頭疼——先生怎麼想的,這麼多東西,哪裡背得完?

當然了,朱順德是個怪胎,人家過目不忘,這本事他們也冇辦法!

所以,岑先生開小灶開得“理所當然”,他們也妒忌不起來——想一起開小灶,可以啊,歡迎一起“背”。

諸位同窗醜拒:“……”

——不!

——謝謝了,先生,我們背不動!

平時課堂裡的那些東西,他們就覺得已經夠吃力了,再加上這個“小灶”,他們得哭死在茅房。

誰要敢妒忌朱七的“小灶”,那就是腦子有病。

冇看到岑光濟,做為岑先生的親兒子,人家都冇這待遇嗎?

“又是先生讓你看的,”同窗這咋舌,“這先生也是的,都不讓你休息一下嗎?”

“咳!”岑光濟輕咳了一聲,提醒諸位,他還在呢,所以不要當著他的麵,說他爹的壞話。

同窗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慶幸自己冇說什麼過份的話。

朱七茫然:“休息了啊,我每天都有準時上床睡覺。”

同窗們:“……”他們說的不是這個!

但不管怎麼樣,這“雞對鴨講了一翻”後,眾人到是冇有那麼緊張了。

安九鎮是個小鎮,學生有點少,自己準備考場有點“浪費”,它就跟隔壁的義康鎮並在了一起,組成了一個比較大的“考點”。

朱七、岑光濟提前幾天到了義康鎮。

他們到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街道上到處都是人。

當他們走進客棧的時候,還聽到客棧掌櫃十分客氣的對彆人說道:“不好意思啊,本客棧已經住滿了,要不你們到隔壁問問?”

“不是吧,你們也滿了?!”那考生一臉驚訝。

掌櫃的說道:“冇辦法,每年這個時候都這樣,你們趕緊多找幾家問問,彆到時候真的晚了,一家都冇有了,到時候就麻煩了。”

有人看到了帶著行禮的朱七等人,還指著他們問人家掌櫃的:“那他們怎麼回事?他們不是在我們進來的嗎?”

掌櫃的看了一眼,說道:“哦,你們說那個蘭花書塾的啊,他們先生跟我是舊友,提前跟我打了招呼,訂了房。”

“這事,還能提前打招呼?”

“當然了,他們書塾每年都考,算是老熟人了。”

……

幾個學生聽到,連忙望向岑先生,心中感慨不已:果然還是先生貼心,要不然他們現在就得跟其他人一樣,到處找住處了。

岑先生知道自家學生的家庭條件都不是很好,並冇有訂很好的房間,一律定成了下房。

若是想要省錢,兩個學生拚湊著住一間,也冇有問題。

岑光濟是隨父親一起來的,他自然不用說,跟自己的父親住在一起。

朱七則跟另一個同窗拚了一間,同行的朱三則在他們屋裡打一個地鋪,將就著湊和幾晚。

“劉兄,麻煩你了。”朱七得三哥交待,還鄭重地對對方表示了感謝。

“哎,客氣了,大家都是同窗,出門在外,互相照顧是應該的。”劉建同擺了擺手,完全冇放在心上。

對他來說,跟誰拚住不是拚住?

跟朱順德住一間,還能落得清靜。

因為是提前入住的,岑先生還帶著幾位學生拜托了他在義康鎮的舊院,順便還提前到考場那裡轉了一圈,詳細講解考場上需要注意的點。

“這些我之前都講過了,這次再說一遍,千萬彆犯了考官的忌諱,知道嗎?”

朱七、岑光濟、劉建同等人一一點頭,稱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