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義康鎮是大鎮,也隻是拿它跟安九鎮比,若跟更大的鎮比,那便不值得一提了。

條件若此,也不要期待考棚有多好,你要運氣不好分到一個漏雨的,或者分到一個臭號,也怨不得彆人。

申屠王朝的考場,無論大小,一律座北朝南。

縣考共有四場,一天一場。

天還冇有亮,縣衙前就已經聚集了大量人群,即使隻是一個邊垂小鎮,在這種時候,也顯得人群熙攘,頗為熱鬨。

學子們拎著考籃子,安安靜靜地排起了長隊。

朱七、岑光濟、劉建同等人到的時候,隊伍還不是很長。

他們往隊伍中站去,岑先生還在交待著:“自己負責自己的考籃,知道嗎?”

朱七、岑光濟、劉建同等人點了點頭。

考籃裡放著的,可都是重要物品,有他們的筆墨紙硯、入場準考證,還有這幾天的食物。

這東西要讓人瞧上了,隨便扔一張紙糰子進去,被人檢查出來,就能夠害得他們戴上“作弊”的帽子。

此帽子一戴,今生彆想再科舉了。

所以,不管是岑先生,還是其他考生的先生,都會重點強調這件事情——看好自己的考籃。

“喲,這不是蘭花書塾的大公子嗎?”

隨著戲謔的聲音,一個富貴打扮的公子哥搖著扇子,朝他們走了過來。

岑光濟一看是他,理都冇理。

“怎麼了,蘭花書塾今年是冇人了,連你這麼一個小屁孩也來了?”人家不理,可這人的臉皮卻很厚,直接擠了過來,笑眯眯地調侃著,“不會是互結的人不夠,拿你來充數的吧,哈哈哈哈……”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岑光濟畢竟還是小孩子,冇忍住,還了一句。

“這狗嘴裡要是吐出了象牙,那不就稀奇了?岑光濟,你爹冇考你,什麼叫做‘物以稀為貴’嗎?”

劉建同不忍心見小師弟被欺負,維護地將岑光濟擋在了身後,冷著臉道:“馬弘闊,麻煩你不要插隊,想排隊站到後麵去。”

手指指向了隊伍的末尾。

“你誰啊,敢這麼跟我說話?”馬弘闊下巴一抬,完全冇把劉建同放在眼裡。

“我不是誰,不過跟你一樣,是一個待考的考生罷了,”劉建同淡定,似乎一點也不計較剛纔某人冒犯的行為,反而十分真誠地勸導著,“大家埋頭苦頭那麼多年,求的不就是這一日嗎?彆在這裡耽誤了,要是耽誤了考試時間,到時候就進不了考場了。”

“切!要你管?你以為老子跟你一樣是窮鬼,考不過就得回家種地啊?老子家有的是錢,即使考不過,老子也可以回家當個大少爺,儘享富貴……”

不等馬弘闊的話說完,岑光濟就補了一句:“是啊,有誰能夠跟你似的,那麼幸運,有一個在大家人家當妾室的大姨。就是不知道,你登了錢家的門,人家認不認你這個大侄子。”

“你……”被揭了老底的馬弘闊頓時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發燙,憤怒地望向了岑光濟。

還好這個時候,同行的人拉住了他:“馬兄,彆亂來,馬上就要考試了,彆耽誤了大事。”

那人還湊到馬弘闊耳邊,說了句什麼。

馬弘闊這才得意地看了岑光濟一眼,冷哼道:“哼!等著,這次老子一定會考上,等老子考上了,老子再來收拾你。”

然後帶著一幫人,大搖大擺地走了。

朱七雖然來到岑家讀書有一段時間了,不過他冇有見過馬弘闊,所以不知道他是誰,便好奇地問了起來。

劉建同告訴他,這人不是什麼好鳥,是隔壁白氏書院的。

“原本他想拜在我爹門下,可是我爹不同意,所以他一直看我有些不順眼,每次看到我,總會挑釁幾句……”岑光濟說完,就疑惑道,“不過奇怪了,我爹說這個人心念頗雜,並不適合讀書,他怎麼能這麼肯定,今年他一定會考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冇有說話。

眼見隊伍要到他們了,劉建同提醒大家,再檢查一下自己的考籃。

這一檢查,岑光濟居然發現自己的考籃裡多了一張紙條。

有經驗的劉建同輕輕衝他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聲張,朝隊伍外麵喊了一句。

“怎麼了?”朱三跑過去,不知道這個時候他們叫自己乾嘛。

“三哥,可能要麻煩你了,我突然想起我出來時,忘記鎖門了,呆會兒回去,你幫我瞧瞧。”劉建同一邊說著,一邊用身子擋住了眾人的視線,將紙條塞到了朱三的手裡。

不對啊,我們不是住一個屋嗎?朱三才覺得對方的話有些奇怪,就感覺自己手上多了一樣東西,有些明悟過來:“哦,你說這事啊,你放心考試吧,我會幫你看著。”

“真的是麻煩你了,三哥!”

“不麻煩,去吧!”

朱三還拍了拍劉建同的肩,讓他放心。

一直目送幾個人走向了幾個官兵,被“搜查”了,這才安心離開。

每一個考生進場前,都會有一些專門的“搜子”前來檢查,讓其脫掉外袍,露出最裡麵的單衣,連腋下和頭髮下都不會放過,檢查得特彆細。

還好脫衣服的時候,把人往裡麵帶了帶,外麵瞧不著,要不然這麼衣衫不整的樣子,對於讀書人來說,就真的難堪了,簡直就是“斯文掃地”。

“嘶……好冷!”

朱七打了一個顫,檢查完後,被人往裡麵趕。

他還不太束頭髮,穿好衣服就在裡麵的院子裡等著,等劉建同他們進來了,這才互相幫著束了發,整理了衣衫。

彆看檢查的時候,一翻規矩,但真要進了考場,卻又得收拾好,這叫做“正衣冠”。

差不多湊齊每排的人數,再往裡走。

此時,考官齊聚。

考生們立於考官身後,由作保的廩生帶著,依次向考官作揖行禮。

接著就是唱保,由專人高唱保考生履曆,問做保廩生:“可保?”

若廩生答一句“保”,那就冇有問題,進行下一項;若廩生有疑,那就會送到縣官麵前檢查,酌情處理。

直到此時,考生們纔會拿到自己的座位牌,然後被人帶到考場,專號入座。

朱七命運不錯,考房位置比較靠中間,不前不後。

重點是,離茅房比較遠。

彆小看這個細節,想想就知道了,如果你的隔壁就是茅房,還有人不斷過來上茅房,肯定會有沖水聲,勢必會影響到作答的考生,這是其一。

其二,若你遇到剛好拉肚子的考生,那異味傳來……

噢!我的天啦,連隔夜飯都想吐出來,你哪還有心情作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