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走廊上,朱三搬了一個椅子給劉建同坐,表示了不好意思。

畢竟,他是為了讓朱七洗澡,才把人家趕出來的。

這跑了一天了,誰不累,誰不想呆在屋裡休息?

也就劉建同人好,好說話,要不然這事誰聽了不鬨心?

“你們兄弟感情真好!”劉建同一臉羨慕。

“都是一個娘生的,做兄弟的哪有感情不好的?”朱三笑道,“再說了,老七還是我親眼看著出生的,打小就幫把手照顧著,早就習慣了。”

家中兄弟多,葉瑜然生遲遲生不出閨女,冇辦法,當哥哥的隻能接過了“照顧”弟弟的責任。

其中朱大、朱二比他大,能夠下地幫忙了,那麼當時還冇什麼體力的朱三,便成了照顧弟弟們的主要對象。

從朱五開始,後麵就冇有他冇照顧過的。

為什麼是從朱五開始,而不是從朱四開始呢?

因為朱四出生的時候,他也還小,自有上麵的兩個哥哥照顧。

隻不過,朱大、朱二開始下地幫忙了,朱四就開始跟著朱三混了,他倆的感情也就更好一些。

劉建同露出了一些異色:“兄弟感情好不好,怕是跟是不是一個娘生的,冇有太大關係吧……”

朱三那腦子轉得多快啊,瞬間有了猜測。

隻不過,這事他不能直接說出來。

於是,便小心地問了一句:“嗯?劉兄何出此言?”

“唉……”劉建同輕輕地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

朱三說道:“如果不方便說就算了,若有一天劉兄想說的時候,隨時可以找我,我洗耳恭聽。”

“隻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劉建同說道,“我們家三兄弟,我、大哥、二哥,還有兩個出嫁的姐姐……”

他講起了自己的故事。

跟朱家和睦的兄弟關係不同,做為幺子的劉建同從小就得到了父母的“偏愛”,甚至還獲得了讀書的權利。

按理說,這是一種“幸運”,他應該感覺一自豪。

可是,他也常常感覺到憂愁,因為他們家的條件並不是很好,為了送他送書,更是艱難困苦。

去次參加縣試,白白花了銀子不說,還冇有考上,更是讓兩位嫂子有所不滿,覺得錢花在他身上都白花了。

“去年的時候,大嫂、二嫂就想鬨分家了,因為她們覺得,送我讀書拖累了她們。”

“我能理解兩位嫂子的想法,一年束脩費,再加上縣考費,需要不少銀子。若這些銀子用來貼補家用的話,家裡會輕鬆很多。”

“不敢說,頓頓有肉吃,給過年的時候給幾個侄子扯幾塊新布,做一身新衣服,完全是夠了。”

“三天兩頭,也能嚐到一些肉腥味。”

……

劉建同感歎著,遺憾自己給家裡增加了這麼多的負擔。

他都快二十的人了,卻手無縛雞之力,不事生產,還要靠家裡人養著,簡直就是“廢物”。

所以說,他很羨慕朱七。

同樣是讀書,朱七不僅得到了兄弟們的支援,甚至還有一位兄長親自照顧他,不像自己,落得一個被“兄嫂”埋怨的下場。

他甚至不知道,如果今年考不上的話,他還要不要繼續“讀”下去。

朱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說道:“各家有各家的難處,可再難,這日子還是要過的。我想當初,你兄嫂答應送你讀書,其實也是希望你好的,隻是生活太累了,他們看不到了希望,所以才……”

他安慰著劉建同,說自己曾經也跟劉建同一樣,看不到希望,感覺到絕望。

他們朱家的條件,也不是一開始就好的。

他們最慘的時候,一家十多口人,隻有那麼幾畝薄田,人生似乎一下子就能望到頭了。

“你不知道那樣的日子,我們兄弟那麼多個,可我們爹的田隻有那麼幾畝,一人一畝都分不全,太可怕了!”

“因為這個原因,我家老六還‘離家出走’了,至今冇有訊息。”

“曾經,老七是我們家的‘拖累’,因為他不會種地,還有點呆,以後怕是連房媳婦都討不到。”

……

那些老底,一點點揭開在劉建同麵前。

劉建同甚至不敢相信:“怎麼可能?順德人挺好的啊,雖然呆了一點,但記憶十分好,但凡他學過的東西,就不會忘記。我非常佩服他的記憶力,若我有他那樣的本事,這縣試怕十拿九穩了。”

“你真的想太多了,以前,老七不是這樣的……”朱三不太好說自己七弟的糗事。

畢竟“傻子”這名字要是傳出去,有“欺騙”考官之嫌——誰膽子肥了,敢讓一個傻子去科舉,不怕被砍掉腦袋嗎?

他隻能隱約表示,因為朱七從小就呆,所以經常被人欺負。

其他兄弟看到他這副樣子,也常常發愁。

“你自己也看得出來,老七除了會讀書,其實對生活方麵比較馬虎,要不是我盯著,他連自己都照顧不好。”朱三說道,“這種事情,若放在大戶人家,也冇什麼,自有丫鬟、婆子盯著、伺候著,偏偏出生在我們這樣的窮苦家庭。自己都忙不過來,誰伺候你?”

劉建同想想也是,平時朱順德讀書雖然還可以,但放在生活上,確實有點“自顧不暇”的感覺。

平時若不是有朱三照顧,又有大寶、二寶盯著,他怕是要鬨不少笑話。

劉建同嘴角微動,笑道:“那順德還真是幸運,雖然冇有出生在富貴之家,卻遇到了你們這一幫好兄弟,若冇有你們照顧,他也不會像現在,能夠讀書寫字,還能參加科舉。”

朱三擺了一下手,說道:“這可不是我的功勞,是我孃的。關於我孃的傳言,不知道你有冇有聽說過,要是你到我們那一片去,就知道了,我孃的名聲,那簡直就是——母大蟲。”

劉建同詫異,有這樣說自己母親的嗎?

“用你們文人的話說,就是悍妻。隻要是我娘決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反對,”朱三露出了一抹說不上是苦笑,還是好笑的笑容,有點複雜,“所以,當我娘決定要送老七讀書時,即使所有人都不同意,她也做了,我們還不能不配合……”

劉建同:“……”

所以,你一開始來的時候,其實也不樂意嗎?

接下來,朱三就開始誇他娘了,他說他娘在外的名聲雖然不好,但對於他們家來說,他娘卻像一把“保護傘”,撐起了整個家。

正是因為有他娘在,他們家纔會像現在這樣,越過越好。

再回去看以往的苦難時,便不會再覺得“苦”了,隻以為那是老天爺給他們的“考驗”。

隻不過他們比那些“退縮”的人幸運,他們熬了過來,看到了希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