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堂下,朱三也想捂臉:他果然不應該對老七抱太大希望!

“大寶、二寶是誰?”縣長鬱鴻信又聽到了兩個新的名字,好奇問道。

“是我大哥的兒子,我的兩個侄子,”一提起他們,朱七的眼睛就開始放光,毫不吝嗇的表揚起來,“他們可厲害了,我們家的人都說,他們倆比我會讀書,以後肯定比我還厲害。”

“哦?他們也跟你一樣,過目不忘?”對於朱七的記憶力,縣長鬱鴻信算是記憶深刻了。

朱七搖頭:“不是,他們最厲害的不是記憶力,是腦子。”

他指了指自己的腦子,表示自己冇有兩個侄子聰明。

雖然他記東西很快,但理解得很慢,需要先生講得細一點,纔會明白。

可他那兩個侄子不同,看著年紀小,學東西卻非常快,有時候他不會的題目,都要向兩個侄子請教。

這一下,縣長鬱鴻信的興趣更大了。

在他看來,朱七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考上縣案首,就已經夠厲害了,朱七卻說,這個世界上有比他更厲害的?

他讓朱七舉幾個例子。

朱七還真舉了,巴拉巴拉,細數大寶、二寶的大小事件。

小到下河摸魚,大到讀書算術,似乎最瞭解那兩個孩子的人,就是他。

聽的時間長了,縣長鬱鴻信也漸漸發現了——在這個家裡,與朱七呆的時間最長的人便是他的那兩個侄子。

似乎一瞬間,縣長鬱鴻信找到了朱七還保留著著這份“孩子般的天真”的真正原因。

一直與最單純的孩子在一起,能不單純嗎?

對於馬弘闊來說,這一天不是一般的倒黴。

“算計”好了一切,自以為勝卷在握,結果……

“你們想乾什麼?!”

“放開我!”

當他被衙役給抓住的時候,還一臉懵逼,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乾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自己到縣令大人那裡說去吧。”衙役可不跟他廢話,綁起來就帶走。

馬弘闊連忙囑咐跟他一起喝茶的同窗,讓他們去叫人。

同窗都嚇傻了,因為他們想到了一件事情:之前買題的事情,不會被髮現了吧?!

哪裡會有心情幫馬弘闊傳話啊,二話不說,趕緊各自回客棧,收拾行李,跑人。

另一頭,馬弘闊直接被帶到了縣令鬱鴻信麵前。

一開始,馬弘闊還想揚言自己是誰誰的親戚,讓縣令人客氣一點。

結果縣令鬱鴻信根本冇將他放在眼裡,幾棍子下去,立馬讓他老實了。

再一問話,他還狡辯:“什麼誣陷朱案首?我根本就不認識他……”

他一口咬定,這事跟他沒關係。

可惜,不管他承不承認,有粱承悅畫押的證詞在,他想跑都跑不掉。

何況,馬弘闊這個人呢,根本吃不了什麼苦頭,幾個大刑下去,就什麼都交待了。不僅將他看不順眼蘭花書院,想要借朱七的事情“教訓”蘭花書院的事情給說出來了,還說出了他與幾個同窗買題的事情。

那幾個,收拾行李逃跑的同窗:“……”

——他們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撐不住!

接下來,就冇有朱三、朱七等人什麼事了,當庭釋放。

見識過朱七“背書”本事的人們,也不在對他的“縣案首”成績有任何質疑,反而誇他是“文曲星下凡”,生來就是讀書的料。

被那麼多人跨著,朱七不好意思極了:“冇有,我就是記憶力好一點,也冇那麼厲害!”

“哈哈哈哈……”眾人一陣轟笑,隻當他謙虛。

宴和安真誠地說道:“記憶力好,也是一種實力。”

當朱七望過來時,他還主動地拱了一下手,做了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宴和安,不知道是否有幸能與朱兄交個朋友?”

朱七怔住:“我?”

宴和安點頭。

朱七有點不敢相信,讀書那麼厲害,連詩都作得那麼棒的人,居然想要跟他交朋友?

他連忙把手在自己身上擦了擦,激動地表示:“願意,我願意跟你交朋友。”

劉建同、岑光濟等人則麵麵相覷,有些疑惑,為什麼宴公子會在這裡?

同時,他們也有些是擔心:朱兄搶了這傢夥的縣案首,他不會是來“報仇”的吧?

宴和安到不知道他們的這些心思,見朱七同意了,便大大方方地請他們喝茶。

出於崇拜心理,朱七想都冇想,直接答應。

劉建同、岑光濟等人:“……”

——朱兄,你是不是應該問一下我們?

朱三撫額:冇見過人心險惡的七弟,還真是……

可是朱七都已經答應了,他也隻能跟著一起去了。

很快,一行人就發現自己想多了。

人家宴公子還真冇什麼壞心思,眼見天色有些暗了,將茶改成了晚飯,直接請他們一行人吃晚飯。

在知道他們不喝酒後,將酒換成了茶,十分客氣。

重點是——人家要請的也不是他們,而是朱七。

一頓飯吃下來,宴和安一直在跟朱七說話,剛剛朱七報出的那些書當中,有一些遊記正好也是他看過的。

宴和發便以此為話題,和朱七聊了起來。

在岑先生眼中有些“呆呆”的朱七,冇想到人家人聊一理遊記,還說得挺頭頭是道的。

除了書上的內容,還從另一個角度,講了一些讓人耳目一新的“大道理”。

怎麼說呢?

乍一聽上去,感覺有點歪,但細細一思量,又感覺似乎就是這個理。

劉建同驚訝地望著朱七:難道,是我平時太小瞧朱兄了?

岑光濟:我好像,冇有我想像中的那麼瞭解朱兄!

岑先生:我是不是有點不夠瞭解我的學生?

唯一知道真相的朱三:“……”

——你們真的想多了,七弟說的那些,都是平時娘“講”的。

當大寶、二寶講故事圓不過場子的時候,就會向葉瑜然求救,這個時候,葉瑜然就會瞭解他們是從哪裡得知的這個故事,幫他們把故事給“圓”了。

或者說,是根據地理遊記上的內容,以及她自己的理解,重新給一群孩子們“梳理”了一遍。

做為從資訊大爆炸時代來的葉瑜然,她的大道理視角,自然是要多新穎有多新穎,保證讓人耳目一新。

宴和安卻不知道這些,隻覺得自己跟朱七聊天越聊越起勁,越勁越有內容,恨不得“秉燭夜談”。

朱三自然不會讓朱七跟人家過夜,表示自家七弟還在長身體的年齡,順便還普及了一下葉瑜然那套“早睡早起身體好”的常識理論。

宴和安:“……”

——他怎麼感覺朱家人,個個都很聰明?

——突然好想上朱家,見一見朱家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