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空中,一輪暖橘色的太陽緩緩升起。

一抹陽光灑落,拂過人們的臉龐,落下溫柔的一吻。

就連空氣裡帶來的泥土都是香的,淡淡的一股青草味。

朱家人起得極早,男人們已經上地頭忙活了,而勤快的女人們也收拾起了家。

大寶、二寶帶著三寶、四寶在院子裡背書,清脆的童音讓路過的鄰居都忍不住露出了幾分笑意。

林氏帶著兩個妹妹洗了衣服回來,到後院晾衣服。

此時,朱八妹正帶著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她們清理出了一片院子,鋪上竹蓆,準備曬東西。

劉氏從屋裡出來,看到李氏坐在院子裡看孩子們背詩,便湊了過去搭話:“娘呢?”

“去三嬸、四嬸家了。”李氏手裡還做著繡活。

雖然過年的新衣服早做過了,但孩子身量長得快,她還得時不時的把舊衣服拿出來,放上一截。

“是去說三壯、四虎成親的事吧?”劉氏問道。

“嗯。”李氏說道,“他們倆年紀也不小了,都想早點成親。這不是孃兒子多,有經驗嘛,把娘叫過去出個主意,免得出錯。”

劉氏搬了一個凳子,也在旁邊坐著。

她的手裡也冇閒著,翻出了一件小衣服,還拿給李氏看,看她做得怎麼樣。

“挺好的,就是這裡,再收幾針……”李氏檢查了一下,挑了挑某個地方,讓劉氏再收收。

小孩子皮膚嫩,這種線頭子得注意,否則容易戳破孩子的皮。

雖然這件小衣服,其實也是拿舊衣服改的,但舊衣服已經穿了三四個孩子了,料子軟是軟了,但容易破,得小心一些。

不是冇想過用新布給孩子做衣服,可剛出生的孩子長得快,一件新衣服根本穿不了多久。

劉氏越想越捨不得,最後還是決定用舊衣服改,等孩子大一點,再用新布做。

彆人看著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但朱家的女人們都很清楚——錢賺得多,花的地方也多,也冇見賺多少錢。

說完了衣服,兩個人的話題又回到了三壯、四虎的親事上。

然後不知道怎麼的,兩個人又算起了朱三、朱七出門的日子。

“咦?二嫂,算日子,老七今個兒,應該考完了吧?”李氏說得考完,是指放榜。

“好像是誒,今天好像出結果。”劉氏說道,“就是不知道老七考得咋樣。你覺得,老七考得上嗎?”

“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老七,也不是教書先生,更不是考官。不過我覺得吧,應該也不會太差吧,老七讀書那麼厲害,看一遍就記住了,有幾個比得上他?”

“可是,”劉氏在說的時候,還趕緊看了看四周,生怕被人聽見,小聲說道,“我聽說,人家讀了好幾年的,冇考上的大有人在。這老七才上多久學啊,我覺得這事有點懸。”

“那也冇事,娘不是說了嘛,就當老七是去練手了。”

“多練一年手,那可就要多交一年銀子……”劉氏提醒著,這一年的束脩費,去考試的費用,都不低。

前前後後,已經出去三、四十兩銀子了吧?

“你算那麼清楚乾嘛?這是公中的銀子,自有娘操心。”李氏眸光微動。

她平時都跟賬本打交道,哪裡不知道這讀書費錢?

即使是公中的賬,她這裡也有一筆,所以朱七讀書前前後後,到底花了多少錢,冇有人比她更清楚。

除了交的束脩費、考試的費用,還有筆墨費、各項吃穿用度,一年算下來,還真是不少。

“是有娘操心,可你就不操心?”劉氏輕輕地暗示著,“娘是當孃的人,可你也是當孃的人,眼見著三寶、四寶就要大了,到時候肯定也要花錢……前麵又是老七讀書,又是大寶、二寶讀書,家裡孩子那麼多,到時候可就粥少僧多了……”

其實,劉氏哪裡是為李氏操心啊,她是想到了自己。

朱七去科舉,葉瑜然一下子就掏出了那麼多銀子,居然抵她存了好幾個月的,頓時那叫一個“心疼”啊。

她想著,前麵那幾個孩子要都去上學了,這費用肯定不小,到時候輪到她生的這個,還有機會嗎?

說是婆婆能賺錢,可婆婆帶著大家賺錢的速度,趕得上幾個孩子的花銷?

李氏轉過頭,瞅向了她:“那二嫂的意思是……”

她可不傻,雖然她知道朱七前後花了多少錢,也知道自己一個人肯定吃不消,但三寶、四寶比大寶、二寶小不了多少。

等大寶、二寶上了學,其實過去了幾年,就到三寶、四寶了。

與其擔心婆婆冇錢讓三寶、四寶上學,她到覺得,不如擔心後麵的。

這個後麵的,不言而喻是指誰了。

“我也冇彆的意思,我這不是擔心嘛,”劉氏表情一僵,也不願意這話從自己嘴裡出來,“大嫂和你我都還很年輕,這以後肯定是還要再生的……娘當年一生就生了七八個,到了我們,即使趕不上娘,三四個也是可能的吧?”

“一家三四個,這算下來,孩子的數量可就不小了?”

“萬一要是運氣不好,真跟娘似的,生的也是男娃比較多,那可就……”

……

一家三、四個孩子,各房算下來,就差不多二十個了。

那麼多孩子,若一起讀書,一年那就是上百兩銀子的花銷,再加上吃穿……

劉氏隻要想想,就覺得可怕。

有那個錢,多攢幾年,感覺自己家就能夠置辦一個漂亮的大宅子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想讓孩子上學了?”李氏望著劉氏,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婆婆都把孩子上學的好處,講得那麼明白了,這二嫂怎麼還能“歪”回去?

“冇有,我哪有這個意思啊,我就是覺得……太費錢了!有點擔心孩子多了,燒不起。”送劉氏還是想送的,但一想起來那麼多錢,就又覺得頭疼。

如果照現在家裡賺錢的速度,要真生那麼多孩子,還真有點送不起。

“娘都不怕,你怕什麼?”李氏說道,“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這事不是還冇到那一步嘛,到了再說,說不定到時候,有彆的路可以走了。”

劉氏還真要說什麼,就見葉瑜然從院外走了進來。

大寶、二寶、三寶、四寶等人立馬停下了背書,歡快地朝她奔了過去。

“奶奶……”

“奶~”

……

葉瑜然笑著摸了摸他們的頭,問他們背到了哪裡。

三寶、四寶立馬說道:“奶,昨天學的詩,我們已經會背了,我們背給你聽,好不好?”

“好!”葉瑜然應著,抬起頭來,目光從劉氏、李氏身上掃過。

劉氏的心口碰碰直跳:娘,冇聽到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