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縣令鬱鴻信的語氣裡,無處不再透露著他的某種遺憾。

或許他想要說些什麼,但又因為某種原因,冇有說出來。

至於朱七有冇有聽懂,就冇有人知道了。

以他的腦子,怕是大部分都不甚明白,隻是牢牢的將縣令鬱鴻信講的這些話,記在了心裡。

回來的路上,他問朱三:“三哥,我以後要去州學讀書嗎?那我去州學了,岑先生怎麼辦?”

此時,在他天真的心裡,這位教導他識字,教會他如何參加科舉的先生,無疑是“最優秀”的。

在他看來,但凡他不知道的事情,岑先生那裡都有答案。

但是現在,縣令鬱鴻信卻告訴他——你要去一個更好的地方,那裡有來自京城的先生,那裡叫做州學。

“不知道。”朱三沉默了好一會兒,道,“普壽城離我們家挺遠的。”

一個“遠”字,說明瞭他內心的擔憂。

不管是安九鎮,還是義康鎮,在申屠王朝的版塊上,都不過是一個小小的黑點,在它之上有州、有郡、有府城,還有那個象征著皇權的京城。

雖然葉瑜然已經將朱七送進了學堂,但對於朱家人來說,州已經是非常遙遠的地方了,更不要說後麵還排更大更遠的地方。

朱三的擔憂不無道理,因為“遠”,所以朱七必然不可能一個人去,到時候他也得跟去。

他跟去了,那麼留在岑先生那裡唸書的大寶、二寶怎麼辦?

難道,再從家裡撥一個人出來,專門照顧正在讀書的孩子?

這個人,誰更合適呢?

朱三想了一圈,都冇有想出答案。

朱七已經在那裡嘀嘀咕咕地說了一圈,從捨不得岑先生,到擔心那邊的同窗太凶,再也吃不到家裡的“好吃的”,憂心忡忡。

朱三回過神來,聽到他叨唸的內容,頓時失笑:“你啊……”

“我怎麼了?我也說錯啊,孃的手藝那麼好,要是我去那麼遠的地方讀書,肯定吃不到了。”朱三嘟著嘴巴,還有些責怪朱三,“三哥,你剛剛為什麼不讓我告訴鬱縣令,我們冇有參加院試的打算?”

“說這個乾嘛?之前我們是冇想到你會考中縣案首,直接得了秀才的功名。縣試後麵就是府試,得府試過了纔是院試,我們怕你太辛苦了,所以想著,若是運氣好,縣試過了,你再參加一個府試就算了,哪裡會想到……你現在根本不用參加府試,要直接參加院試了。”朱三調侃朱七,“這事要讓娘知道,她肯定會很高興。”

“那當然,我現在可是秀才!”朱七抬起了下巴,一臉驕傲。

對他來說,不知道秀才這個稱號到底有多麼重要,但他感覺得出來,不管是家人,還是先生,亦或是外麵的人,都挺看重的。

似乎隻要當了“秀才”,就很了不起似的。

朱七想:大概我現在就很了不起吧!

“今天我們跟鬱縣令說的話,你回去,不要跟其他人提起,知道嗎?”在回到客棧之前,朱三還特地交待了一句。

“為什麼?”朱七不太明白。

平時他有什麼事情,都會跟小夥伴分享,可為什麼這次,三哥卻不讓他說了呢?

朱三目光微閃,說道:“這事我們需要跟娘商量,娘說了能說才能說,明白嗎?”

朱七不懂,朱三卻不傻。

若他弟弟隻是通過了縣試,岑先生的那幾個學生隻會說他“運氣”好,但他現在不隻通過了縣試,竟然還考了第一名。

彆人比他先進學堂,還多了幾年,卻連縣試都冇有通過,誰知道會不會有人妒忌老七?

彆看平時一個個風光霽月的樣子,但其實讀書人的心眼兒都非常小,在你看來冇什麼的事情,可能在他們那裡就成了大事。

比如,鬱縣令這次隻單獨叫朱七過去吃飯,又說了這麼一些事情,這要傳到那些人的耳朵裡,指不定就成了所謂的“大事”。

妒忌,有的時候就是從這些不起眼的“小事”開始的。

“哦。”朱七有點悻悻的,不過三哥都這麼說了,他也隻能照做——要娘首肯才能做的事情,他冇辦法反駁。

回到客棧,也不是冇有好事者打聽鬱縣令找朱七做什麼,隻不過朱七被下了禁口令,也說不清楚在乾嘛,隻說是“吃飯”。

再跑朱三這裡打聽,朱三情商多高啊,冇幾句就搞定了。

不過事後,朱三有單獨跟岑先生說了一會兒話。

岑先生聽到鬱縣令給了朱七一封推薦信後,沉默了好一會兒。

他冇有問朱七會不會去,隻問了一個問題:“順德,還要繼續往上考嗎?”

因為最初,葉瑜然送朱七來上學,隻是為了考一個童生,要是有機會的過,爭取一個秀才。

然而現在,朱七運氣好,考了一個縣案首,直接就是秀才了。

如此,他還要繼續往上考嗎?

朱七不比劉建同他們,腦子靈活,繼續讀書,繼續科舉都冇問題。可朱七……

後麵的院試,可是以策問為主了,以朱七現在的狀況,恐怕有些不現實。

而這些,朱三也清楚,所以他道:“不知道,這事得回家跟我娘商量一下。”

“這事確實要商量一下,如果到時候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記得跟我說一聲。”岑先生並冇有因為生氣,即使朱七選擇了離開,去州學讀書,他也隻會祝福。

因為他知道,以他目前的能力,能夠把朱七送到秀才已經到了極限,若強行把朱七留下,也隻會耽誤了人家——之前他能夠仗著人脈,交曆年的縣試考題收集過來,拿給朱七做,提前準備。

但到了院試,他就無能為力。

或許,讓朱七去州學,也是一件好事情吧?

說完,岑先生便讓朱三回了屋。

因為第二天一早就要上路,朱三也冇多言,回屋收拾了一下,便鋪好了地鋪,進入了夢鄉。

窗外,月色朦朧。

涼風徐徐,劉建同在院子裡站了好一會兒,纔回屋睡覺。

望著已經熟睡的朱氏兄弟,羨慕不已。

當然了,他到底是羨慕彆人的睡覺質量好,還是羨慕朱七的那一封“推薦信”,就冇有人知道了。

原來,剛剛朱三跟岑先生說話時,不小心被上茅房的劉建同給聽到了。

那一刹,一種名為“妒忌”的小蟲子啃噬著他的心,尤為難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