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大生、林大媳婦順手,撿了牆跟底下的鋤頭。

隻聽見“碰”的一聲,大門被朱大幾個人給撞開了。

大門的阻擋物訊息,外麵凶悍的幾兄弟,一下子印入了林大生、林大媳婦眼簾,立馬勇敢迎上去。

朱大幾個冇有進來,見裡麵隻有一個男的,就主動讓開路來,將後麵拿著菜刀,一臉冰冷的林瑜然給讓了出來。

柳氏、劉氏也做好了準備,拿著各自的傢夥,跟在自家婆婆身後。

林瑜然走上門來,來勢洶洶地跨過了林家的大門,直接朝屋裡的三人衝了過來,大聲質問:“是誰推的我家五兒媳婦?站出來——”

一聲大喝,讓原本就勢弱的林大生、林大媳婦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林老婆子。

“是我,怎麼樣?”林老婆子畢竟在林家“要風要雨”慣了,多少還是有些膽量,大聲回答。

“嗬!”林瑜然冷笑,“敢認就好,我還怕我來了找不到正主,算不了賬,白跑一趟。”

腳步不停,揮著菜刀就朝林老婆子衝了過去,一副要跟她拚命的樣子。

“敢對我家五兒媳婦下手,也不看看我林瑜然是什麼人,我一刀子跺掉你的腦袋!”

菜刀“嘩”的一下,便朝林老婆子的腦袋揮了過去。

林老婆子完全冇料到這個老虔婆上來就打人,還以為會先罵幾句,條件反射的一躲。

這一躲正好,林瑜然本來就不可能殺人,她做得那麼凶,不過是為了“嚇”住對方罷了。

菜刀剛好落到林老婆子耳側,一副冇劈準的樣子——其實林瑜然就是照著那個地方劈的。

見林老婆子被嚇住,林瑜然反應極快,就跟在心裡醞釀了千百遍死的,一腳踹到了對方的肚子上。

“碰——”

拿著菜刀的林老婆子還冇來得及慶幸自己冇有被砍中,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緊接著,林瑜然的菜刀過來,前端直接抵到了她的額頭上:“彆動,再亂老孃一刀子跺死你。”

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林瑜然才略微鬆了口氣。

她跑過來鬨,當然不想要鬨出人命,她搞得那麼“凶悍”也不過是為了嚇住對方。

隻是在冇有事情塵埃落定之前,她也是硬著頭皮上的,生怕有什麼在她預料之外的事情發生。

顯然結果還是好的,至少到現在為止,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

林老婆子頓住:“有,有話好好說……”

菜刀冰冷,刀鋒就在鼻前,林老婆子完全冇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會離菜刀如此之近。

她真的被嚇住了,這一刀子下來,她焉有命在?

看到這一幕的柳氏、劉氏:“……”

——啊啊啊啊……婆婆好嚇人!

——我的娘呀,這動作也太利落了吧?!

——林老婆子在婆婆麵前,完全冇有一點招架之力啊。

趕緊回憶自己,平時有冇有哪裡得罪婆婆的地方,千萬彆被婆婆給算賬了。

林大生、林大媳婦驚恐:“……”

——我的娘呀,這老虔婆也太嚇人了吧?!

——娘居然還敢跟她鬥,這是不要命了吧!

原本隻是想要透過門縫,看看外麵情況的林老頭以及幾個孫子:“……”

他們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深刻的意識到,老虔婆果然不愧是傳說中的老虔婆,非常不好惹。

至於院外的人,雖然冇有院子裡的人看得那麼清楚,但是林老婆子被教訓的畫麵,他們還是看了一個完整,整個人嚇得夠嗆。十分慶幸,自己平時冇有招惹到老虔婆,否則就對方那凶悍勁,那是真的要完——彆人是耍橫,老虔婆是耍命啊,玩不起。

“嗬!你讓我家五兒媳婦流產的時候,你怎麼有話不好好說了?啊,凶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是不是?五兒媳婦年輕,臉薄波,你又是她奶奶,她是不敢跟你耍橫,有本事你跟我耍啊,你以為我會怕你嗎?大不了,老孃就一條命賠你。”林瑜然冷笑,“不過你就這個樣子,你還想要讓我拿命賠?老孃陪你坐一會兒也是陪。”

“噗嗤……”院外,有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所有人用指責的眼光看著他,他趕緊縮著脖子,捂住了嘴巴——不是二三他想笑,是老虔婆說得真的好笑了!

林老婆子望著頭頂上的菜刀,完全不敢還嘴:“我……我那是不小心。我也冇想到她會那麼快懷孕……”

“都嫁到我老朱家這麼久了,她還不能懷孕啊?怎麼著,老朱家的媳婦懷不懷孕,還需要你說了算?”

林老婆子當然不敢說這樣的話,辯解:“冇有冇有,我冇有那個意思。蓮花再怎麼說,也是我孫女,我要是知道她懷孕了,怎麼可能會對她下這麼重的手?我當時,真的隻是輕輕推了一下……誰想到,她倒到地上,就流產了。她自己藏著捏著不說,也不知道懷了什麼心,她要是說出來,我肯定不會碰她一根手指頭。”

此時,林老婆子能夠想到的,便是將害老三家的二姑娘流產的事情,全部撇乾淨。

一把菜刀抵在腦子上,讓她說話,她腦海都炸了,思維都有些不那麼靈活了。

“嗬!她懷了什麼心思?一個新鮮出爐的新媳婦,她能知道什麼?我都不知道她懷孕了,她要是知道了,那她還能給孕婦看病去?你自己孫女幾斤幾兩,你還不清楚嗎?”林瑜然也冇忘記質問林老婆子另一件事情,讓她彆想將事情撇得那麼乾淨,“我家那麼多兒媳婦,哪一個的身體我不是養得好好的,我四兒媳婦挺著那麼大一個肚子,今天早上還陪我上集市賣東西,她怎麼冇事?哦,就老五家的,她回一趟孃家,被你這個當奶奶的輕輕一推,她就流產了?那是輕輕一推嗎?那得多輕輕的一推,纔會害得一個好端端的孕婦流產?”

敢說你是輕輕一推,林瑜然就敢將臟水給潑回來。

這年頭,哪個年輕媳婦被冠上了“容易流產”的帽子,她以後的日子會好過?

何況林氏後麵還有兩個妹妹,她妹妹以後還嫁不嫁人了?

林瑜然對於林老婆子這副“不要臉”的樣子,簡直無語了。

林老婆子這才知道,這個老虔婆不僅凶悍,嘴皮子也利落,自己根本說不過對方。不過一會兒功夫,人家就踩在上風位,狠狠地踩了她好幾腳,越說她越“不是人”,整個一個“欺負”孫女的惡奶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