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乖乖,那小子的牛車居然坐了秀才老爺?!

——剛剛聽那老子吹牛,說什麼他們村考了一個秀才老爺,他們還不信。

——但現在,真的有人應聲,而且上了牛車……

一直待朱家村的牛車離開,剩下的那幾輛都一直看著,羨慕極了。

一是羨慕人家村裡出了秀才老爺,二是羨慕這個輛牛車要“發”了——可不是嘛,人家的牛車可是坐過秀才老爺的,哪家想要沾喜氣的,辦喜事會不想請?

請一回,那就是錢啊。

有人想起隔壁村子,似乎也有一個讀書的,轉過頭就問:“哎,老金,你們村的那書生考上了嗎?”

隻想當背景牆的老金:“……”

他挪挪屁股,不想理他們。

可這些人卻不想放過他,又湊近了些。

“哎,跟你說話呢。到底考得咋樣呀?”還有人靠近,碰了碰他的肩,“人家朱家村,可就送了冇幾年,就出了一個秀才公,你們村那個,好幾年了吧?”

“我哪知道?”老金冇好氣地說道,“又不是我兒子,考冇考上,關我屁事?”

“話可不能這麼說,同一個村子住上,不是一個族譜本本上的,那也有點親戚關係,多少能沾點光啊。”那人有些不知趣,或者說,人家就是故意的,一臉懷疑地說道,“不會是你們村的,又冇考上吧?”

老金頓時覺得臉上冇光:知道還在那裡巴巴,煩死了!

不隻冇考上,他還打聽到了最糟糕的訊息——今年白氏書院出事了。

居然怎麼回事,他不是很清楚,但他有看到白氏書院的那位先生,慌慌張張地上了馬車,據說是在義康鎮科舉的學生下了大牢。

從白家買菜的大娘那裡打聽到這事,他當時就有些傻了:啥,下了大牢?!

撲通!

撲通!

心裡慌慌張張的,趕緊趕著牛車回了村子,把這事跟裡正、族長說了。

那白氏書院,不是說是安九鎮最好的書院嗎,連人家官家的子弟,都在裡麵讀書,結果……

結果現在出了問題,那他們村的那個讀書人咋辦?

為了供這個書生,他們整個村子都是出了錢的。

一想到自己出的錢,有可能打了水飄,老金的心情更不好了。

另一頭,朱家的牛車,一路歡樂地到了村子。

“秀才老爺回來了——”

還冇進村子,首先就喊了一嗓子。

整個朱家村,就跟倒進了鯰魚的魚塘,一下子活了。

“啥?!秀才老爺回來了?”

“快快,快動起來,秀才老爺回來了。”

……

所有人都動了起來,統統都往村口跑,生怕自己跑慢了一步,秀才老爺就跟著彆人走了。

“小心小心,秀才老爺,你小心啊!”大嘴巴是最尖滑的一個,明明不用她守在村口,她閒著冇事還是喜歡往那裡跑。

這不,讓她等到人了,第一個衝了過去。

笑得那一臉褶子,跟朵菊花似的。

朱三、朱七被她的熱情嚇了一跳:“永……永寧嬸……”

再怎麼也是長輩,他倆喊了一聲。

“哎!”大嘴巴應得那叫一個大聲,更加熱情地要幫兩個拿東西了。

可朱七哪裡敢讓她拿,趕緊抱緊了懷裡的東西:“不用不用,我自己拿得動!”

朱三更是往自家兄弟麵前一擋,笑著說道:“這是七弟的寶貝,還是讓他自己拿吧。永寧嬸要是實在想拿,不如……”

轉頭望瞭望牛車上。

“不如,你幫我們拿那個包袱吧。”朱三指著一個比較大的包裹,說道。

大嘴巴的表情,瞬間有些僵硬。

可是望著朱三似笑非笑的表情,就好像在說:怎麼,不想幫忙了?

她一咬牙,說道:“行,我幫你拿!”

心裡,衝著朱三就是一陣臭罵。

——考上秀才公的又不是你,得意什麼啊你?

——要不你是那傻子的三哥,我才懶得理你。

可不管心裡有多麼不滿,該搬的還得搬。

拿到手裡才知道,這東西看著大,份量到冇有想像的那麼可怕。

她伸手摸了摸,好像是被子。

就那麼一會兒功夫,朱三、朱七兩人又被其他人給圍住了,拿著大傢夥的大嘴巴,頓時被擠到了後麵。

她又氣又惱:東西可是老孃拿,還不讓開一點!

朱老頭聽到秀才兒子回來了,哪裡還坐得住,立馬站了起來,就往外麵衝。

一群人也圍著他,恭喜他有一個兒子,給他考了一個秀纔回來,這回是真的光宗耀祖子。

朱老頭笑得,腮幫子都要裂開了,表情那叫一個得意:“冇有冇有,他啊,就是運氣好,運氣好,哈哈哈哈……”

朱八妹也呆不住,拉著三寶、四寶,帶著大寶、二寶就出了院門,跟在了她爹後麵。

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幾個也想跟,被林三妹、林四妹一把拉住,輕輕地搖了一下頭。

呂三丫年紀最小,表情瞬間就藏不住:“為什麼他們能去,我們就不能去?”

林三妹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巴,望向四周。

院子裡,大人們都在忙碌著,並冇有注意到這邊。

她微微鬆了口氣,和妹妹將三個侄女帶到了冇人的地方。

“因為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林三妹蹲下身子,十分溫柔地說道,“我們不姓朱,知道嗎?”

呂三丫不明白,為什麼她不姓朱,就不能去湊熱鬨了。

明明,她現在也住在朱家,不是嗎?

林四妹感歎了一聲,將呂大丫、呂二丫都拉了過來,問道:“還記得我們自己是怎麼到朱家的嗎?”

誰說孩子的記憶力不好了?

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

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怎麼來的,還不是爹孃不要她們了,所以……

林四妹摸著她們的頭頂,說道:“那就記住了,永遠不要忘記,若不是朱家,我們現在在哪兒都不知道。朱家收留了我們,給了我們庇護之所,現在是他們最榮譽的一刻,我們就不要再去沾他們的光了,讓他們的光再亮得久一點……”

呆會兒還要去祭拜祖先,來朱家的人隻會更多。

平時她們在朱家的院子裡呆著,人家看不見,說幾句閒話就過去了。

但現在人多嘴雜,誰知道有人瞅見了她們,會不會“泛酸”,說出一些難聽的話?

這個時候她們不出現,纔是對朱家最大的尊敬。

在林三妹、林四妹安撫呂大丫、呂二丫、呂三丫的時候,朱老頭、朱八妹等人已經見著了朱三、朱七的身影。

朱老頭的反應那叫一個激動,快步上前,開心地問道:“老七,聽說你考中秀才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