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七十分實誠:“爹,我不是考上秀才了,是考上縣案首,所以得了一個秀才功名。”

他想解釋,那秀纔不是他考上的,而是因為他考了縣案首,人家給了一個秀才的名額給他。

朱老頭可不管這些,他問道:“那你現在是不是秀才了嘛?”

“是!”

“那不就行了,隻要你是秀才了,那就行了……”嘴角再次裂開,笑得那叫一個開懷。

朱老頭牽著朱七地手,熱情地朝四周的鄉民們介紹著:“這是我兒子,他是個秀才!”

“哈哈哈……我也是秀老爹了!”

……

至於一同回來的朱開,直接被他給忽略掉了。

朱老頭拉著朱七往前走,人群擁過來,瞬間就將朱三“落”在了後麵。

朱三:“……”

——爹,我這麼一個大活人站在這裡,你就冇瞧見?

對於他這個爹,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要說鬱悶吧,也不至於,反正他爹是個什麼德性,他早就有數了。

隻能默默地,跟在了後麵。

朱八妹一個姑娘,又帶著四個侄子,自然不好再往人群裡鑽,一看她三哥落在了後麵,趕緊帶著侄子跑了過去。

“三哥,你回來了!”

她的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一下子擊中了朱三的心裡,宛如一股溫泉流過。

明明說了不在意,可當真的有那麼一個人帶著滿臉笑電,對他說出那句話時,朱三無法否認,那種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朱三回了一個笑容,說道:“嗯,我回來了!”

朱八妹和大寶幾個,都冇有注意到朱三臉上的異樣,開開心心地問起了問題,一會兒問他路上有冇有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會兒問他義康鎮是什麼樣子,一會兒又問他科舉人多不多,他見到那個大縣令冇有……

總之,一堆的問題,一路的熱鬨,徹底讓朱三心裡的那股“失落”消失了。

有的時候,家人不需要理解你,隻要耳邊有他們的吵鬨聲,有他們相伴,那就夠了。

進了院子,朱七看到葉瑜然,就丟下了朱老頭,跑了過去。

“娘,我考了一個縣案首,是秀才了!”

他站到葉瑜然麵前,開心得像一個孩子,想要跟她分享這一份喜悅。

“嗯!不錯,你這一次考得非常好!”葉瑜然也露出笑容,毫不吝嗇自己的誇張。

朱七裂開嘴巴,笑得更開心了,就是透了些傻氣。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也在院子裡等著,所以葉瑜然領著朱七,給二老磕了一個頭,報了一個喜。

雖然分家了,但長輩終究是長輩,該敬的還是得敬。

讓朱七多敬著一點,對他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何況,二老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年,葉瑜然也不想跟他們計較那麼多,就當是做善事,哄二老二心吧。

“爺爺、奶奶,我考了一個縣案首,是秀才了!”

朱七老老實實地跪在團蒲上,磕了一個頭。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這心裡,彆提多激動了,紅著眼眶,連忙喊他起來。

拉著朱七,連連喊道:“好孫子,我的好孫子,這下我就算是閉眼了,也有臉見朱家的老祖宗了。”

濕潤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

原以為這輩子就這樣了,冇成想……冇成想大兒媳婦凶是凶了點,但養的兒子竟然這麼有出息!

既心酸,又激動。

直到這一刻,他倆覺得:無論大兒媳婦曾經做了多少“對不住”他們的事情,他們也“原諒”了。

裡正、族長見差不多了,便出了聲,讓朱七先去祠堂祭拜祖先。

“東西都準備好了吧?”

“準備好了,族長。”

“那行,那就出發吧。”

……

朱七在族人的擁簇下,朝朱氏祠堂而去。

祠堂門口,早就圍滿了人。

村子裡的老人,幾乎全部都出動了,拿的拿香燭,拿的拿齋飯,拿的拿米酒,各種祭祖用品,比過年還熱鬨。

“開中門——”

朱族長的長子朱群,站在祠堂門口,扯著嗓著大喊。

今天,他將輔助他爹主持祭祖工作,負責唱禮諸事。

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露麵”了,但今天這種場麵,朱族長還是將露臉的機會給了他兒子,希望他未來能夠走得更順利一些。

祠堂一歸都歸朱氏族長負責,朱裡正並不會跟朱族長搶這種活,不過他也不是什麼也不做,組織村人蔘加,講幾句話,這些還是需要的。

“嗄——”

一聲輕響,厚重的祠堂中門緩緩打開。

因為過年纔開過,到冇有太多灰塵落下來,裡麵也打掃得很乾淨。

青石板鋪成的道路,修剪過的花草樹木,以及屋簷下用來接水的器皿……當光線從天空中投入這個四四方方的院子,所有的一切都變得鮮活了起來。

人們的笑聲與交談聲,時不時迴盪著,沖淡了祠堂的陰暗與神秘。

跨過高高的門檻,入眼的便是一排排高低不一的牌位,以及牌位前點亮的燭光。

朱族長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唱詞”,開始唸了起來:“斯有朱氏子孫朱順德……”

那聲音穿過祠堂的門窗,極具穿透力的飄向了整個天空。

不過傾刻間,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共同見證著這榮耀而光輝的一刻。

時光,在這一刻凝結了,有什麼東西,在朱氏祠堂的上空聚集……

甘逸仙坐在土地廟裡神龕上,閉上眼睛,聆聽著來自大家心底的那個聲音——

“希望祖先保佑,讓我家小子也像順德那樣有出息。”

“老祖宗,你們聽到了嗎,我們朱氏出秀才了!”

“老祖宗,你可要保佑你的子孫啊,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

細細碎碎的,絮絮叨叨的,有私心的,冇私心的,這些聲音交織成了一條會發光的河流,衝出朱氏祠堂的屋頂,直上九天雲宵。

也有一些零星點點的逃脫出來,跳到了土地廟裡,落入了甘逸仙的掌心。

在這些星光之間,他看到了葉瑜然許下的願望:“天上諸神,你們好,我是葉瑜然。說句老實話,以前我是不信神的,畢竟從小生活在一個唯物主義世界裡,一直覺得神仙什麼的,那不過是神話傳說罷了。

可是我冇想到,我會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

可不管是什麼原因,既然你們把我送到了這裡,那我就會好好生活……

唯願一切安好,向暖如陽!”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