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一把年紀了,事情過去就過去了。這誰年輕的時候,不會犯點錯誤?隻要能改就行了。”

“這兒子、孫子都大了,你總不能跟二妹似的,想要跟老大和離吧?”

“那可不行,老大又不是那姓錢的,不是個東西,還帶壞兒子,一起傷二妹的心。你看你這幾個兒子、女兒啊,哪一個不孝順?”

“老七也爭氣,還給你們考了一個秀才。”

……

葉瑜然冇有急著開口,任二老好話說儘,才慢慢地開了口:“誰說我不想和離了,其實我挺想的。”

一句話,炸得朱老爺子、朱老婆子差點原地跳起。

“咋……咋了?老大又乾啥了?”朱老頭婆子心頭一跳,條件反射的認為,肯定是朱老頭又乾了什麼惹大兒媳婦生氣的事情,否則朱家的日子都已經這麼發過了,她怎麼還會想著“和離”?

果然,待葉瑜然說清楚了那天祠堂的宴席上,朱老頭差點乾了什麼蠢事,彆說葉瑜然想跟朱老頭和離了,就是二老也想狠狠訓一頓朱老頭。

——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你瞎折騰這些乾嘛?

——冇有本事,就不要攬這種事!

隻是,該說的好話還是得說,他倆也不可能真的放著這個大兒子不管。

對著葉瑜然,又是一陣好勸。

“爹、娘,你們不用勸我,我不是那種衝動的人,我可以不考慮他,但不能不考慮家裡的兒子、女兒。老七是個讀書人,以後大寶、二寶他們也會是讀書人,讀書人對於名譽十分看重,我不會做什麼給他們抹黑的事情。”

葉瑜然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隻是,我希望二老能夠多勸勸老頭,彆在外麵亂說話,要是實在不行,就直接推到我身上,說這個家我做主。”

二老麵麵相覷,一時之間也冇能應下來。

“我知道,這樣做,是有點傷他的顏麵,可他的顏麵能有朱家重要?是他重要,還是幾個兒子、孫子重要?”葉瑜然將他們的神色,儘收眼底,以子孫為突破口,直接攻破了二老的心底防線,“我做的這一切,還不是為了幾個兒子、孫子好?他們姓的是朱,又不是跟我姓。”

這個時候,還是非常講血脈傳承與姓氏的,葉瑜然冇有一會兒,就說服了二老。

——可不是嘛,老大能夠做出這種混賬事,誰知道下回會乾出什麼拖累孫子、曾孫的事情。

——這個家,還是得靠大兒媳婦!

朱老頭絕對冇有想到,原本應該站在他這邊的父母,跟葉瑜然聊了一會兒,就被葉瑜然給策反了。

不僅冇再提“撮和”的事情,反而跑過來提醒朱老頭,讓他以後“老實”一點,彆給朱家惹事。

朱老頭:“……”

——到底才誰是你們兒子?

——你們這是典型的胳膊往外拐,好嗎?

連自己的親爹親孃都這麼不靠譜,朱老頭真的是鬱悶不已。

他在這裡生悶氣,葉瑜然可不管他,安撫完二老,就忙活著春耕的事情了。

水稻一般是在三、四月份播種,可這要種的水田需要提前準備好,這地也不是翻一遍就能行的,需要粗翻、細翻,把四周的口梗疊起來了,還要把中間的土地給弄平整了。

這個弄好了,再放水測試,看會不會漏水。

要是漏水,那就得重來。

而且這活也不是一次就能夠弄完的,它需要分成第一步、第二步……

每次間隔多長時間,具體應該乾什麼,都需要葉瑜然親自“指導”,否則根本冇乾過的左主事、右主事,哪裡弄得過來?

這隻是其一,另一頭育種的種苗,肥地的堆肥,以及想要早點收穫的春紅薯,她都得計劃起來。

並不是所有人都像朱家一樣,有那麼多兒子那麼多勞力,所以哪天做什麼,都需要提前打聲招呼,提醒對方先安排好。

因為大家冇經驗,所以這翻地的活都是稍微提前了一些,除了這個,葉瑜然還不得不派出了柳氏、林氏,讓她們跑到人家家裡,教大家如何用紅薯育苗。

其實春紅薯下地的時間跟水稻播種的時間有些接近,也就是先後腳的事情,還好春紅薯育苗的時間可以提前至1月下旬,否則葉瑜然還真得頭痛一翻。

紅薯苗不用每家每戶的育,葉瑜然提前跟裡正、族長打了招呼,讓幾家幾家的組成一組,由一家主要負責育苗,其他家幫忙打下手就行了。

這紅薯苗不比水稻,一粒種子隻能發一粒,冇有多的,這紅薯苗育出來後,它是牽藤的。

而這藤,也是可以拿來插扡的,很容易活。

隨便哪家有多餘的菜地,拿出來用一下,也就夠了。

“看到了冇有,這紅薯要挑一挑,那種壞了的不能要,一定要好的。”在幫忙的林氏,一眼就看出,有的人居然拿壞充好,拿了壞紅薯來當種薯。

她冇有直接戳穿,說你怎麼能把壞的拿出來,隻說這東西,跟彆的東西一樣,也要挑好種子,以後長出來的纔好。

那人不是彆人,正是想要占彆人便宜的大嘴巴。

原來,去年她跑到族長、裡正那裡鬨,不斷的哭窮哭慘,裡正、族長冇辦法,隻能鬆了口,看哪家有多餘的,給她騰一把紅薯苗出來。

雖然種得要晚了一些,但到底讓她給收了一波,隻是這個頭小了點,量也少了些。

過年的時候,她也隻能眼巴巴地看著彆人家烤紅薯,罵罵咧咧的,不許家裡的小子碰一下。

“殺千刀的東西,要死了?這可是能賣錢的東西,老孃還等著它發財呢,你要是敢偷吃,看老孃不打死你!”

這樣就算了,她儲存的時候也偷了懶,那地窖挖得不是很好,等從裡麵取出來時,竟然發現壞了不少。

大嘴巴又是一陣抱怨,覺得肯定是對門的老虔婆使了壞,故意說了一個錯的儲存方式,想要害得她開年冇紅薯種。

她不願意自己家吃虧,就將好的放在上麵,壞的放在下麵,想要矇混過關。

那個跟她結對子的老婆子,狠狠瞪了她幾眼:“大嘴巴,你啥意思?跟我一起育種,你就拿了這麼一些壞東西來忽悠我?”

“誰忽悠你了?彆亂說,我昨天拿出來的時候,還是好的,哪曉得一夜就壞了……”大嘴巴說道,“誰知道是咋回事,說不定有人趁我不備,覺得我好欺負,偷偷給換了。”

“你這啥意思?就你那貨,誰還會跟你換?個頭那麼小,誰換誰吃虧。”

“你那裡麵,不也有小個頭嗎?”大嘴巴故意指著幾個個頭比較小的,說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