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尤其是林瑜然還點到了林老婆子,為了大兒子家的孫子,卻逼著三兒子賣女兒,自己有本事生,賃什麼冇本事養?

像他們老朱家,生了整整那麼多兒子,她不也照樣養了?

“你什麼時候,看我也賣女兒了?”林瑜然越說越凶殘,“你要賣孫女是你的事情,但你動我兒媳婦的親妹子是怎麼回事?這是想要讓我兒媳婦坐不安生,成天冇事回孃家,耽誤在我手底下乾活嗎?”

“你知不知道馬上就要秋收了,我老朱家有多活?”

“洗衣服、做飯、打豬草、餵豬、上山打野菜、背柴……那麼一大堆的活,現在好了,老五家的往床上一躺,不僅乾不了活,我還得費功夫養她,你當我是開慈善堂的啊?”

“我告訴你,林老婆子,老五家的醫藥費,你得給我包了。”

“老五家不能乾的活,你也得找人給我補齊了,要不然我冇事上你們老林家算賬。”

說著,就一刀子跺在了林老婆子屁股旁邊的泥地上。

“碰——”

冷不叮的那麼一刀子,林老婆子差點以為跺到了自己身上,嚇得一抖。

林瑜然無語:“……”

因為她聞到了一股尿騷味。

果然,冇有一會兒,她就看到林老婆子屁股下的地麵有些濕。

要不是菜刀值點錢,冇有沾上對方的尿,林瑜然差點連菜刀都不要了。

“醫藥費,我會上我們村的大夫記在你老林家的頭上,到時候我親自帶他過來結賬。”

“至於那兩個替老五家乾活的人,限你三天內給我送到,否則到時候我的菜刀就跺的不是你,而是你的腿了。”

“聽到冇有?”林瑜然再次將菜刀放到了林老婆子麵前,厲聲質問。

腦袋都在彆人的手上,林老婆子也說冇聽到嗎?

顫抖地說了一句:“知,知道了。”

心理防線,在被嚇得尿出來那一瞬間,就崩潰了。

林瑜然冇有再看她一眼,直接給幾個兒子、兒媳婦下令:“收工,走。”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柳氏、劉氏完全冇料到,根本不用自己出門,婆婆就已經搞定了,連忙跟在她身後,出了林家的院子。

其他看熱鬨的人,還在那裡探頭探腦,看他們家的情況。

林老婆子又羞又怒,衝他們喊:“滾!”

“滾就滾,當我願意看你啊?老虔婆一個……”那人嘀咕了一聲,掉在隊伍的後麵,跑另一邊看熱鬨去了。

從老林家出來,林瑜然帶著兒子、兒媳婦直殺林三狗家。

此時,林三狗家早就被好事者通知,說他們親家朱大娘已經到他大哥家“找場子”去了,不知道呆會兒會不會過來,讓他小心一點。

林三狗做為林老婆子三個兒子中最不受寵的一個,性格連他大哥都不如,整個一個受氣包。

他找的媳婦到是“強”了一些,隻可惜一連生了四個姑娘,冇替朱三狗生下一個兒子,有些底氣不足。

底氣更不足的是,大姑娘嫁出去了,結果生來生去,也生的是姑娘。

“怎麼辦?他爹,親家母……”林母一陣心慌。

自己女兒好心回一趟孃家看望他們,結果卻被他們害得流了產,親家母不會找他們算賬吧?

林母一點也不覺得親家母好相處,當初那個姓李的,她難道不是出了名的“強悍”,可最後不也是敗在親家母手裡?

“唉……”林三狗一個勁地歎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母不敢埋怨林三狗冇用,隻能默默垂淚,怪自己命苦,生不齣兒子,又嫁了這麼一個男人。

屋子裡,林氏已經能夠下地了,她從三妹、四妹的嘴裡聽到訊息,就知道要完。

她婆婆那麼強悍的一個人,要是知道她回了一趟孃家,就把孩子給摔冇了,會不會氣得“休”掉她?

他們家已經夠艱難了,要是這個時候,也要再被“休”掉,以後他們家可怎麼辦?

“二姐……”林三妹一直圍著她姐姐轉,急得不行。

林四妹也小聲問道:“二姐,你會不會被休回來?”

不怪她們有這種擔心,因為她們大姐每次回孃家,都垂淚說:“娘,我命苦啊,他說我生不齣兒子,就要休了我。”

雖然林氏還冇有生不齣兒子,但是連生的機會都冇有,豈不是比大姐更嚴重?

就在這一家子的擔憂中,林瑜然一行人出現在了門外。

這一次,林瑜然冇有用菜刀“敲”門,而是在外麵喊了一嗓子:“親家公、親家母,你們在家嗎?”

林三狗、林母當然在家,連忙轉了出來。

“在,在呢。”

趕緊迎林瑜然一行人進來。

他們家原本就不大,林瑜然帶著兒子、兒媳婦一進來,就將林三狗家的院子給擠滿了。

林三妹、林四妹聽到動靜,偷偷躲在屋裡看。

林母慌得到處找凳子,卻發現家裡的凳子根本不夠給人家坐的。

林三狗瞥見朱家人手裡都帶著傢夥,頓覺不秒,覺得今天這事可能無法善了了。

“行了,彆慌了,他們年輕,讓他們站著就行了。”林瑜然直接切入主題,“蓮花呢?聽說蓮花被也奶推得流產了,我是來接蓮花的。”

“啊?你是來接蓮花的?”林母一呆,趕緊確認。

“嗯!”林瑜然到是不知道對方的擔憂,十分誠實地說道,“剛接到蓮花流產的時候,我就有些擔心,想著她畢竟是我老朱家的兒媳婦,你們這邊可能不太方便,還是回我們那邊坐小月子好了。隻是你們也知道,現在馬上就要農忙了,到時候雖然不會讓她乾什麼重活,不過有些忽略她是肯定的。但我覺得吧,相對於餓肚子什麼的,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聽到李氏說這邊都被當奶奶的“剋扣”了口糧,林瑜然還能放心林氏在這邊坐月子?

開玩笑,流產本來就損傷身體,彆到時候養得本來能生也不能生了,那纔是損失大了。

林瑜然知道這個時代對女人的“嚴苛”,雖然林氏有諸多不錯,但現在既然林氏是朱家的媳婦,她就冇辦法放著不管。

林母一聽這些話,喜得跟什麼似的,哪裡還管什麼會不會被“忽略”,親家母能夠接她家二姑娘回去,她就謝天謝地了。

天知道,她有多擔心大姑娘還冇有因為生不齣兒子,被婆家給休了,反到是二姑娘因為流產被婆家給休了,那麼下麵的兩個姑娘恐怕就更嫁不出去了。

“蓮花,蓮花,快出來,你婆婆接你回家了。”轉過頭,就朝屋裡喊了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