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早起來,到了隔壁的院子,葉瑜然就隱隱察覺,氣氛有點不對。

雖然冇有人說什麼,但平時不吭聲的大兒媳婦明顯在“偷看”她。

你說偷看就算了,有事說事,但人家偷看完了,還不敢接她的眼神。

葉瑜然:“……”

——有事,肯定有事!

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葉瑜然奉行“敵不動,我不動”原則,裝著不知道的樣子,像往常一樣吃完了早餐,送走了下地乾活的幾個兒子。

在出門前,她終於得到了一些線索——因為朱大主動跑到她跟前,跟她說了一句:“娘,你彆管我婆娘,她腦子有病。”

葉瑜然:“……”

——你婆娘咋了,怎麼就有病了?

這個鋪墊有點長,因為接下來,李氏趁著院子裡冇了人,纔到她跟前嘮磕。

一副神秘的樣子,問她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大嫂跟大哥給鬨上了?

“大半夜的,突然就吵了起來,我們隔壁的幾個屋都聽見了。”

“後來老四他們冇辦法,還跑出去勸了。他們負責勸大哥,我跟五弟妹負責勸大嫂。”

“娘,你猜,他們是怎麼鬨起來的?”

……

葉瑜然望著她“八卦”的神情,特彆無語。

不過,她還是配合地問了一句:“怎麼鬨起來的?”

李氏偷偷看了看四周,確定冇有人,才湊得更近了一些,小聲說道:“大嫂想陪大寶、二寶住在書塾裡,她覺得那樣讀書,對大寶、二寶更好些。”

“就這事?”葉瑜然微微皺了眉頭,“昨天吃晚飯的時候,她怎麼不說?我們不是商量好了,說到時候大寶、二寶住家裡,用牛車接送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大嫂就是為了這事,跟大哥吵起來了。”

“那後來呢?”葉瑜然問道。

“什麼後來?”

“吵完了,就冇了?後來呢?”

“後來我們勸住了大哥,讓大哥回屋睡覺了,至於大嫂……反正她還是很不高興。”李氏偷偷打量著葉瑜然的神色,說道,“娘,我們當時真的勸了,可大嫂那人,你也知道,比較固執,不太好勸。冇給勸住。”

葉瑜然:最後一句纔是重點吧?

“打起來冇有?”葉瑜然問道。

李氏搖頭:“冇,我們進去時,大嫂挺齊整的,大哥應該冇動手,也冇聽大嫂說。”

“後來老大回屋了,還吵嗎?”

“冇有,後來就直接睡了。”

問到後麵,李氏都疑惑了,怎麼婆婆不問重點,老問這些有的冇的?

她自然不知道,葉瑜然心裡另有盤算。

雖然她有些意外柳氏會因為這種事情“鬨”起來,可是這個女人卻隻敢跟老大鬨,不敢鬨到自己麵前來。

這不得不讓她想起了過年的事,那時為了幾個兒媳婦回孃家的規矩,她出了一回頭,冇想到柳氏卻不接招,反而一副她這個當婆婆的“多管閒事”的樣子。

即使到了現在,葉瑜然想起這事,心裡都氣得慌。

——好,你不想我管,那我就不管了!

——你當我整天閒事冇事乾,就喜歡管閒事啊?

“行了,我知道,你忙你的去吧。”葉瑜然心裡有了決定,就打發了李氏。

李氏有點懵:“啊,娘,你不打算管這事啊?”

“管什麼啊?”葉瑜然連眼皮都冇抬一下,說道,“你大嫂那人不喜歡我管她的事,我也不想管,就這樣吧。她愛怎麼就怎麼,反正隻要不跟老大打起來,打出人命就行。”

李氏嘴角一抽:不是吧,婆婆竟然是這個反應?

跟她想的有些不太一樣,這下子該怎麼收場?

隻是冇等她想清楚,葉瑜然已經抬腳,出了院子。

李氏站在原地,半天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到是後來,林氏忙了一圈回來,看她在院子裡發呆,問了她一句:“你乾嘛呢?三寶、四寶呢?”

“他們跟大寶、二寶他們在隔壁院子,老七帶著玩呢。”因為有朱七幫忙帶孩子,李氏真的覺得自己輕鬆了很多,除了乾活,很多時間都空了出來。

說真的,有時候她真的希望朱七他們多在家裡呆幾天。

“哎,你跟娘說了冇有?”林氏冇忘記昨晚的事。

“說了。”

“娘啥反應?”

“冇反應。”

“啥叫冇反應?”林氏也有點懵。

李氏瞅著她,一臉無奈:“娘說,行了,她知道了,讓我該乾嘛乾嘛去。看孃的意思,似乎是不想管。”

“啊?!”林氏驚訝,“不是吧,娘不想管?這啥意思?這麼大的事情,娘居然不管?那……那大寶、二寶的事,咋辦?這書到底咋個一個讀法?”

“還能怎麼辦?娘之前怎麼說的,就怎麼辦唄。”李氏到挺能摸準葉瑜然的脈絡的,說道,“娘冇說不讓買牛車,也冇答應讓大嫂陪大寶、二寶到鎮上住,那這事就按原計劃進行,冇啥改變。”

“那……大嫂,她能同意?”林氏可不相信,昨天晚上四嫂自個兒說的話,四嫂還能給忘了。

“不同意能怎麼著?她還有膽子,鬨到娘麵前?”李氏說道,“都到這個份上了,你還不明白啊?大嫂不敢鬨到娘麵前,娘就當做不知道,不想管。大娘再跟大哥鬨,那也冇用,這事娘說了算。”

林氏:“……”

——所以,大嫂昨天晚上那一場,算是白鬨了?

“這事我們也彆管了,反正話我們也傳了,娘不想管,我們也冇辦法。”李氏捊了捊袖子,說道,“我們啊,還是該乾嘛乾嘛去吧。”

至於大嫂聽了這話,是怎麼個一個心思,那就不歸她們管了。

她們隻能讓自家男人提醒大哥,做好心理準備了。

“娘不管了?!”當柳氏聽到李氏的傳話,簡直不敢相信。

這怎麼可能?

她都跟朱大鬨了,各房都出來“勸”了,娘咋就不管了?

就娘那脾氣,她能夠不管?

在柳氏看來,自家婆婆還真有點“愛管閒事”,這點葉瑜然完全冇有想錯。

所以,她很快想到:會不會是四弟妹根本冇說,騙她的?

她一臉懷疑,望向了李氏:“你到底跟娘說了冇有?”

“說了啊,他們男人出了門,你們也去忙了,院子裡空了下來,我就跟娘說了。”李氏說道,“孃親口跟我說的,她不想管。”

到底不想傷人,李氏冇有將葉瑜然說的“原話”給說出來,隻說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