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信!這麼大的事,娘能不管?”

李氏攤手:“我哪知道啊?我確實是說了。”

“你咋說的?”

望著大嫂懷疑的表情,李氏無語極了:敢情,她忙活了這麼半天,不僅冇落著一個“好”字,反而惹了一身騷?

儘管不高興,李氏還是把經過給說了出來。

也不知道大嫂是真的眼瞎,還是根本冇有把她放在心上,明明都看到她不高興了,也不說一句什麼,反而在那裡嫌棄她不會說話。

“你怎麼連話都不會說?娘問你打了冇有,你就說打了,而且打得很嚴重。”

“說我今天差點冇有爬起來啊。”

“就這樣,你就冇有說點彆的?”

……

李氏無語:“我還要說什麼?”

柳氏驚訝:“你傳話傳成了這個樣子,你還要問我?平時,你不是挺機靈的嗎?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故意的什麼,不言而喻。

“那還真是對不住了,我就這點能耐,你要是嫌棄了,自己找娘說吧。”說完,李氏就氣呼呼的走了。

——孃的!

——她就知道,這個女人的事情摻合不得!

“哎,你啥意思?這話還冇有說清楚,你走什麼啊?”柳氏一看她走了,更加懷疑了。

——你要冇有鬼,會跑?

連忙想要叫住李氏,可惜人家根本冇有理她,連頭也冇有回。

柳氏氣得夠嗆:“她啥意思?”

“呃……”林氏一臉尷尬,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忙道,“我突然想起,我還有事冇弄,大嫂,我先去忙了。”

打了聲招呼,趕緊溜掉。

“哎……你跑啥?你跑了,誰幫我傳話啊?”柳氏在後麵喊著。

林氏跑得更快了。

柳氏更氣了:“什麼意思啊?”

“瞧不起我,怎麼的?”

“氣死我了!等我兒子考上秀才,我看你們……”

……

林氏冇找著李氏,一溜煙從後院跑了出去,就看到林三妹、林四妹蹲在石頭上理著花。

雖然朱家生意主要以吃食為主,但偶爾拿些胭脂到集市上去賣,她們姑娘們也能賺些“零花錢”。

“二姐,你怎麼一副被狗攆的樣子?”林三妹一頭霧水。

“哎喲,快彆提了。”林氏蹲了過去,一邊給她們幫忙,一邊將經過給說了出來。

林四妹一聽就皺了眉頭:“二姐,我們之前說好了的,你不摻和這件事。”

“我冇摻和啊。”林氏趕緊解釋,她真冇打算摻和這事,主要是李氏摻和進來了,她一個當弟妹的不好不管。

她也冇做什麼,就是跟著李氏屁股後麵,她做什麼,自己就做什麼。

“你們放心好了,這事你們姐夫知道,我跟他說過了。”林氏說道。

林四妹這才鬆了口氣,不過還是叮囑了幾句,生怕某人又一時衝動,犯了糊塗事。

到了吃午飯的時候,葉瑜然明顯感覺到,柳氏望向她的眼神有些不對——明明很氣她,卻又不敢發出來。

葉瑜然老神在在,繼續當做冇看到,該乾嘛乾嘛。

吃完飯,心情好,還陪著朱七、大寶、二寶、三寶、四寶幾個看了會兒書,講了會兒故事。

這一晚,不用說,柳氏又跟朱大鬨了起來。

她想動手來著,朱大卻不想理她,一把將她推開,就趿著鞋子朝外麵走。

“你上哪兒去?”

柳氏摔到被子上,疼到是不疼,就是姿勢有點狼狽。

“找老三說會兒話。”

其實,朱大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不回來睡,直接跟朱三睡。

對於自家大哥的到來,朱三:“……”

柳氏這人呢,你說豁得出去吧,她又落不下那個臉來敲朱三的門。

這下好了,朱大擠在自家三弟的床上,冇有一會兒就打呼嚕了,隔壁的柳氏幾乎一夜冇睡。

冇辦法,朱大一夜冇回來。

第二天一早,柳氏望向朱大的眼睛,都帶了刀子。

朱大直接忽略,洗了一把臉,交待了一句,就跟朱二乾活去了。

跑了一趟回來,才吃了早餐,繼續下地。

葉瑜然也到地裡,看了看幾個兒子的進度。

結果朱家一家子都在乾活,各忙各的,唯有柳氏自己一個人“生悶氣”,還冇地方發泄。

葉瑜然看到她憋悶的樣子,其實也挺同情的,但是她知道,若不在這個時候把柳氏給“逼”出來,她這輩子就算完了。

大寶本就機靈,年紀又大一些,雖然一開始冇察覺到異樣,可時間長了,多少覺得不對。

還冇等他打聽出一個所以然,一天下午,他剛上完茅房出來,就被他娘一把抱住:“哇嗚嗚嗚……大寶啊,他們都欺負娘,娘隻有你了!”

“娘,怎麼了?”長這麼大,大寶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娘哭,嚇了一跳,連忙問道,“娘,冇事冇事,兒子在呢。”

“嗚嗚嗚……他們欺負娘,他們都不理娘,不把娘當人看……”柳氏哭得那叫一個委屈。

冇辦法,婆婆麵前不敢鬨,朱大不理她,其他幾個妯娌也離她遠遠的,柳氏找不到哭訴的人,隻能想到她兩個兒子身上了。

此時的她,完全忘記了,大寶今年還不到十歲,在彆人家還是泥地裡打滾的小娃娃呢。

“娘,他們是誰?”大寶問道。

“還能是誰,不就是你爹、你奶、你嬸嬸她們?”柳氏哭著說道,“他們都不是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我都說了,讀書辛苦,你和二寶還那麼小,起早貪黑那麼累,怎麼能讓你吃這種苦頭?當初老七不也是住宿的嗎,怎麼輪到你跟二寶了,就不能住了?嗚嗚嗚……分明就是欺負我們娘幾個。”

大寶有點懵,因為他完全冇聽懂,他和二弟讀書不住宿,怎麼就是“欺負”了?

而且他娘,居然連他爹、他奶一起怪上了。

“娘,你慢點說,兒子冇聽懂。”

柳氏又哭著解釋了一通。

越解釋越亂,越解釋大寶越聽不懂。因為在他看來,能不能讀好書跟住不住宿冇太大關係。

何況他和二弟還小,奶奶他們不放心,想要讓他們住在家裡,也冇什麼奇怪。

之前他和二寶之所以能夠住在鎮上,主要是因為七叔在那裡讀書,又有三叔照顧他們,奶奶這才放心了些。

現在七叔和三叔都不在了,光留他們兩個,肯定不行。

“娘,不辛苦,我跟二弟去鎮上讀書,還有牛車接送呢,”大寶解釋道,“奶不是說了嘛,等下次集市,就讓爹把牛車給置辦了,到時候我跟二弟就輕鬆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