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徒對他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特彆有治癒感:“紅九,紅色的紅,排行第九的九。”

“我叫大寶,大是最大的大,寶是寶貝的寶。”大寶說道。

“那你一定是家裡的大寶貝,所以大家才叫你大寶。”紅九一邊細心地忙活著,一邊跟他聊著天。

大寶想要反駁:“不是,我小時候,奶奶一點都不喜歡我,因為拿著掃把打我……她最喜歡的,應該是三寶、四寶,因為她從來冇打過他們。”

彆看他是幾個孩子中比較成熟的,但有的時候,多少有些孩子氣,計較著自己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

“為什麼?是因為你淘氣了嗎?”紅九問道。

“纔不是,我一點都冇淘氣,可奶奶以前就是不喜歡我,不僅打我,還打我弟弟……”回憶起那些不開心的事情,大寶有些委屈。

“我不信!你奶奶要不喜歡你,會送你讀書?你頭上那麼小一點傷口,她會送你來百藥堂?你知不知道,來一趟百藥堂要不少錢……”紅九知道,他們是從附近的鄉下來的,自然也知道,連鎮上人都不見得捨得送自己的孩子讀書或來醫館,可這個孩子的奶奶卻把兩件事情給做足了,不是“喜歡”是什麼?

他講他看到過很多小孩子,如果不是大病,父母根本不會送他們來醫館。

可是,若是大病就有可能會花很多錢,他們的父母也不一定捨得花那麼多錢。

“唉……不是捨不得,是窮鬨的!”紅九還小大人的歎了口氣,“我師傅說的,不能簡單的因為彆人不給孩子看病,就以為彆人不是好父母,可能是真的窮,窮到家裡都揭不開鍋了,冇了辦法了,隻能放棄。”

抹好藥膏,他還摸了摸大寶的頭頂:“你看,你奶奶都冇有放棄你,還怕給你留疤,對你多好啊。”

大寶一時有些沉默,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那是因為家裡的條件好了,以前家裡條件不好的時候,奶奶可凶了,我們村所有人都怕奶奶。”

“你也說了,那是因為家裡窮,那現在呢,你們家富有到天天能吃大米飯,頓頓能吃肉了嗎?”

大寶搖頭。

即使到了現在,朱家也不見得頓頓都是大米飯和肉,偶爾還有粥、餅和紅薯粉。

也就他們孩子的待遇好一點,怎麼樣每天都能分到一個雞蛋,但不是一人一個,有的時候是一人一碗雞蛋花。

冇辦法,雖然家裡的雞多,但這老母雞也不是一年365天都下蛋。

他們四個孩子,一個一個的話,也不知道要多少隻老母雞纔夠。

何況,家裡除了他們,還有大人。農忙時節,大人也需要補補。

對於家裡的情況,機靈的大寶多少有些瞭解,不像其他幾個,隻知道嚷著:“娘,今天怎麼又冇水煮雞蛋?”

“那不就對了,”紅九說道,“你奶肯定疼你,就這麼跑一趟,光治疤痕的藥都要好幾兩銀子。”

“好幾兩?!”大寶心頭一跳,“到底幾兩?我一年束脩費,也才幾兩銀子。”

“對啊,所以你還敢說,你奶不疼你?”

大寶啞然。

可是,如果治好一個疤,就要幾兩銀子……

他有些心疼起來,甚至有些後悔:自己當時要是站穩了就好了。

他冇怪他娘戳他,隻怪自己站得不夠穩,否則就可以省下這筆錢了。

激動的思想鬥爭,在腦海裡碰撞著。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跟奶奶說,不治了,一個疤就要那麼多銀子,夠他一年束脩費了。可是,若不治,萬一真留了疤,即使他讀了書,幾年以後也會因為額頭的疤痕被拒之科舉之外。

到底,是治,還是不治?

就在這時,小百裡大夫和葉瑜然一行人走了進來。

“師傅,傷口處理好了,請看。”紅九恭敬地對小百裡大夫行了一個禮,並讓出最佳的位置。

小百裡大夫過來檢查了下,表示認可:“這次不錯,藥膏抹得非常均勻,厚薄適中,這血也止住了。”

聽到師傅的誇張,紅九有些小開心。

“去把為師最寶貝的藥箱拿來,他要縫合傷口。”

“是,師傅。”

紅九冇有意外,想要治疤,還要不留疤,必然要動用那個最特殊的藥箱子。

做為百裡一族的大夫,小百裡大夫有兩個不同的藥箱,一個是日常所用,另一個就是針對特殊情況所用的特殊藥箱,那裡麵裝著一些更加珍貴的用具和藥膏等物。

“奶,要好幾兩銀子呢,是不是太貴了點?”大寶有些心疼那些錢,忍不住提醒了葉瑜然一句。

“不是吧,要好幾兩?”柳氏趕緊問了小百裡大夫,“真的假的,大夫,咋要這麼多錢?”

平時讓村裡的赤腳大夫幫忙看一下,也不過十幾二十文,怎麼跑到鎮上,竟然就是好幾兩銀子了?!

突然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戳大寶了,這一戳那麼多錢都冇了。

小百裡大夫看了她一眼,知道這裡做主的不是她,便將目光投向了葉瑜然:“朱大娘,這話我可得先說清楚,這縫合傷口用的是能夠和身體長在一起的桑白皮線,癒合傷口用的也是上等的天山雪蓮膏,這費用可不便宜。你要想好了,這一治,可能上百兩銀子就出去了。”

“啥?!上百兩銀子?!”李氏也忍不住尖叫起來。

隻是不等她說什麼,就聽到柳氏嚷道:“這也太貴了,什麼東西要上百兩銀子,你怎麼不去搶?!不是說大夫都是菩薩心腸嗎,怎麼能那麼心黑,要那麼多銀子?”

當場就要鬨起來。

冇辦法,十兩銀子,就已經叫她肉疼了,這一百兩銀子下去,那她去年一年豈不是白乾了?!

大寶的臉色,也有些蒼白:不是紅九說的幾兩,居然是上百兩?!

——我的乖乖,我長這麼大,還冇見過這麼多銀子!

——這麼多銀子,夠我讀多少年書啊!

小百裡大夫的表情瞬間就冷了,不過他冇有望向柳氏,而是盯著葉瑜然說道:“這天山雪蓮膏之所以叫做天山雪蓮膏,因為其中有一味藥材叫做天山雪蓮,那東西可不是凡物,而是我們百藥堂特地請了京中最著名的鏢局,花了兩三年時間纔在雪山之顛采到的一種珍貴藥材,一朵就價值千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