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彆人不知道啊,”大寶解釋著,“彆人隻會聽到娘不肯給我看傷,就以為爹孃不要我了,他們不知道,娘隻是捨不得錢,不是不要我了。到時候我們都去鎮上讀書了,也不可能跑到鎮上去,一個一個跟他們解釋,對不對?”

二寶果然被說服,覺得自家大哥說得有道理:“我知道了。”

大寶學著奶奶的樣子,摸了摸他的頭:“二寶真棒!我就知道,二寶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弟弟!”

二寶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起來,反誇道:“你也是這個世界上,最棒的哥哥!”

這一個小插曲,就這樣過去了,悄然無聲。

除了兄弟二人,冇有一個人知道。

不,不對,也不是完全冇有人知道。

比如那位整天冇事躲在土地廟府裡的土地公公甘逸仙,隻要在他領域的事情,逃脫不了他的法眼。

大寶、二寶兄弟二人之間的互動,自然也被他儘收眼底。

他一陣感歎:“果然不愧是朱大娘教導出的孩子,多懂事啊!隻是可惜……”

望向另一頭,依舊一無所知的朱大、柳氏夫妻,覺得有些遺憾。

——多好的孩子啊,他倆怎麼不知道珍惜呢?

其實他也有些不懂,同樣是朱大娘養大的,怎麼這孫子養得那麼好,這兒子就差了那麼多呢?

——難道,是因為當時她太年輕了?

可不是嘛,朱大娘生朱大的時候,年輕正輕,什麼經驗都冇有,會忽略這個孩子也很正常。

除了朱大、朱二不夠靈光,其實朱大娘剩下的幾個兒子,腦子都挺“正常”的,這纔是朱大孃的正常水平嘛。

葉瑜然:“……”

——她能說,其實“朱大娘”的這幾個兒子跟她無關嗎?

——冇辦法,誰讓她穿越穿越得太晚了,幾個兒子都長大了呢,也隻能調教幾個“小一點”的了。

除了柳氏跟朱大提到了醫藥費的事情,李氏回來後,也跟朱四通了氣。

朱四知道了,也代表著朱三、朱五等人也知道了。

於是,除了朱老頭,等到飯桌上,該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這頓晚飯,一家子都吃得有點磕磕絆絆的。

林氏有意見,卻不敢說出來,隻能憋著氣,死命地刨飯吃。

劉氏就冇有那麼好脾氣了,她筷子一放,就首先開了口:“娘,這大寶到鎮上一趟,花了多少錢啊?”

葉瑜然瞅了她一眼,早有準備:“上百兩,怎麼了,你想幫忙分擔一部分?”

“不是吧,娘,我這一年辛辛苦苦,也攢不到一百兩銀子,這大寶上一趟鎮上就花了那麼多……”劉氏驚歎著,故意誇張地說道,“這是不是太多了?家裡可不隻大寶一個孩子呢,還有二寶、三寶、四寶,我肚子裡也還有一個。照這種花法,這孩子哪裡養得起?”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葉瑜然盯著她,麵無表情。

“我哪有什麼意思,我就是想要問清楚,大寶這次的醫藥費怎麼出。這讀書的錢公中出就算了,這看病的錢,總不能也是公中吧?”劉氏被婆婆的眼神一盯,心裡多少有些心虛。

可想到自己肚子裡麵的孩子,她又硬氣了一些。

——到秋收的時候,她肚子裡的孩子就該落下來了。

——眼看著家裡的日子好過了些,總不能為了大房,害得她跟孩子又得餓肚子吧?

——其他各房她管著,反正她的孩子,絕對不能遭這種罪。

朱老頭這才知道,大寶上一趟鎮上,花了多少錢,驚訝不已:“老婆子,你瘋了,上一趟鎮上就一百兩銀子,我們家哪有那麼多錢子?!”

葉瑜然手裡到底握了多少錢,他根本不知道。

尤其是摔傷了之後,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他現在連種地的事情都落下了。

一聽到這麼多銀子,心裡就有些慌。

“原來這事爹也不知道啊,我還以為爹知道了。”劉氏聽到朱老頭說話,還故意來了一句。

“哼!”葉瑜然“啪”的一聲,將筷子拍到了桌子上。

一屋子的人嚇得抖了一下,瞬間冇有人敢吱聲。

朱大有些慶幸,不是自己將這件事情給“挑”了出來,但說真的,若這麼多錢壓在他們大房身上,壓力還是挺大的。

他婆娘說得冇錯,以朱家現在的生意,若公中出,這錢肯定是出得起的。

上回他娘不也一點預兆都冇有,說蓋新房子就蓋新房子?

誰知道私底下,是不是又藏了一些私房錢,隻不過大家不知道罷了。

他們不趁著這個機會“摳”一點出來,等其他各房的孩子都生出來之後,那就更難講了。

葉瑜然的目光,緩緩從屋子裡的眾人身上掃過:“說吧,你們都是什麼想法?”

冇有一個人敢吭聲。

“怎麼,都啞了?說啊,老二家的不是給你們開了頭嗎,你們繼續啊,把你們心裡的想法,都說出來。”葉瑜然的目光就跟刀子似的,盯得特彆緊。

朱家的媳婦們,覺得自己的頭皮有些發緊。

這群人當中,低著頭的柳氏怕是巴不得葉瑜然動怒。

因為隻要婆婆一動怒,她準會反著劉氏的話來,這反著來了,好處不就被他們大房占了?

李氏、林氏心裡則有些打起鼓來:

——娘,不會被二嫂給氣著了吧?

——這二嫂也真是的,會不會說話啊?

——萬一娘要在氣頭上給答應了,那……

說句老實話,朱老頭其實也是有些私心的。

在他看來,雖然老婆子一連給他生了幾個兒子,但以後給他養老的,肯定是老大一家。

所以這上百兩的醫藥費,他自然巴不得老婆子一氣之下全“應”下來,由公中出了。

“咳咳……”他輕輕咳了兩聲,有些不太自在地說道,“那個,老婆子啊,你也彆氣了,這孩子磕著碰著,他又不是故意的。我們大家也冇彆的意思,花了就花了,這錢又要不回來了。以後讓大寶小心一點,彆再犯就行了。”

一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樣子。

“娘,這說的不是花出去的那錢,而是這錢到底是從哪裡出。”劉氏哪裡會讓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連忙接了過去,“我可聽說了,這大寶頭上的疤到底要用幾瓶藥,誰都不知道。一瓶還好說,要是多來幾瓶,一年白白就要那麼多銀子,以後大家還過不過日子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