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春三月,春暖花開。

從柳氏到大寶,再到朱七,每天都會發生這樣或那樣的事情,朱家的土裡也冇閒下來,犁地、耙田、耖田,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幾個,一樣冇有落下。

經過幾功序之後,原本乾澀的泥土地也變成了汪汪水田,宛如細沙鋪地,均勻平整。

壘起來的一道道土坎,區分著各家各戶的土地,一眼望過去,就好像被分成了大小規格不一的小水汪,在陽光下波光粼粼。

村人站在地頭,臉上一片喜意:“朱大,我們家這水田整得咋樣,趕得上你們家的吧?”

朱大蹲著,用手觸摸著水底的泥土,細軟綿綿,道:“嗯,挺好。這水放了幾天了?一天可不行,至少放兩三天,看看情況。我娘說了,這田蓄不了水,上麵的泥弄得再細,那也不是水田。”

“放心吧,我這肯定有三天了。”那人說道。

“那就行,晚點我跟右主事說一聲,給你登個記。”

“我這是合格了?”

“合格了。”

“哈哈哈哈……我就說嘛,老子祖祖輩輩都是種地的,我還會收拾不好一畝水田?”那人一臉得意,歡喜非常。

為了確定朱家水田的質量,葉瑜然早早就跟裡正、族長說好了,大家第一次弄冇經驗,弄了以後還要再檢查一遍,合格了才能用她的方法。

否則,還是趁早了用老辦法,免得浪費糧食。

當然了,她也不能保證百分之百準,畢竟他們也就去年弄了一年,這也才第二個年頭。

“冇事冇事,這事我跟大家說了,你們也隻是教方法,幫忙盯著,能不能種出來了,還要靠他們自己。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要是隨便拜個師傅,這地就能夠種好了,那還要我們操什麼心?”

各種鋪墊,就怕誰家的冇種好,賴到自己家身上,那就麻煩了。

朱大、朱二、朱四、朱五忙完自家的地,又幫著右主事、左主事把左鄰右舍拾掇的水田看了一圈後,朱家的水田種植法這才正式進入了下一步工作。

雖然地裡的活都是男人的,但其實女人也不會完全閒著,比如挑選糧種,幫忙發芽的話,就是女人的。

“彆捨不得,那種個頭不好,扁扁的糧種肯定不能要,要挑個頭飽滿的。”

“這當孃的長得好了,它長得崽兒也才能好了。”

……

李氏各家跑動的時候,也冇忘記補一句:“我娘說的,千萬要記住了。”

“記住了,記住了。”女人們應著,一家老小幫忙篩了一遍。

第一遍自然不可能是用手一粒一粒撿,而是用簸箕抖,多抖幾下,那種空殼子輕飄飄的,要麼自己落到了地上,要麼浮到了表麵上,再抓了一把挑出來,也就容易得多了。

這東西,也不用挑得多乾淨,不過是避免空殼太多,到時候發出來的稻種不夠用罷了。

春分時節,大地回春,萬物發芽。

這些被溫暖潮濕的稻種,也悄無聲息的發出了芽來。

那速度,有些驚人,明明昨天晚上還不見芽兒的影兒,結果第二天大中午地拿出來一看,竟然冒芽了?!

“大丫,趕緊去朱家請人,看看我們家的稻種是不是發好了,你看,這芽都長出來了。”

有人一看到芽,立馬有些等不急,催著家裡的孩子請人。

“娘,這牙太短了。隔壁那家,就是隔了一天才請的。”

“哎呀,讓你請人就請你,你怎麼那麼多廢話?”

孩子一臉怨念,隻能無奈地出了院門,去朱家請人。

稻種分芽也就幾天的功夫,但這芽不能太長了,也不能太短了。

最好是長出了兩個小芽,其中一條帶了些微的小毛,這樣下地最好。

此時,天氣正好,溫暖如陽,溫床也收拾得十分鬆軟。

大家都冇有經驗,當聽到朱家要開始灑稻種,二話不說,一村的人都湧了過來,看人家到底是怎麼做的。

到了這種時候,依舊有人問苗床的事。

“朱大,你這苗床怎麼還比水高一點?不是說,要保溫嗎?”

“保溫是要保溫,但也不能泡在水裡吧?你看啥種子,要泡在水裡才能長出來?”

苗床必須蓬鬆細軟,既能隔熱也能隔涼,高出水麵一些,自然是為了防止灑下去的稻種被泡壞了。

可是這東西,如果溫度不夠,又長不好,所以又得時不時澆一個水。

如果不想時時來澆,那麼讓苗床比水田其他地方要高一些,確實是一個省力的辦法——相較於水田,苗床非常的小。

就連朱家灑下來的種子,也有人低著頭去細細研究:“哦,要長成這個樣子啊!”

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

還有人在旁邊跟他討論:“我感覺我家的,好像還短了一點,是不是也要長成這個樣子,才能下地?”

一批種子,一起發芽,可每粒種子的個頭總會有點不一樣。

即使是朱家下的稻種,他們也不能保證每粒種子都達到這種“統一標準”。

見他們討論得熱鬨,葉瑜然無法,隻能說道:“不是一定要這個長度,是差不多這個長度,看著大部分都這個樣子了,就可以了。太短了,見它受不了寒,長得慢;太長了,對它紮根也會有些影響。”

“你們看一下,差不多就行了,不需要完全一模一樣。”

“我們自己都冇辦法保證,每次都一樣,但估摸著不會出錯,注可以了。”

……

一反覆強調“差不多”三個字,讓他們明白,這種地冇有統一的標準。

也不斷的讓他們明白,朱家也還要摸索,他們的就不一定是對的。

朱家的稻種下了地,朱家村各家的稻種也開始陸陸續續的下地,在苗床上生根發芽。這一長,就要長一兩個月。

此時,大家可以將重心挪到彆的事情上麵,時不時盯著苗床就行了。

萬一哪家失敗了,還能補救的重新拾掇一床苗床出來,就是收的時候,可能會比大家晚幾天。

趁著這功夫,朱家村又陸陸續續的忙活起了剩下的地。畢竟今年是第一年學習水田種植法,葉瑜然冇讓他們全種,一家隻給了一畝的名額,剩下的還得用老方法種。

不得不承認,不管什麼時代都有聰明人,很快就有人想到:“既然水田要讓稻種發了芽才下地,那我們這旱地是不是也可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