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敢想,就有人敢做。

也有人會懷疑:“這樣行嗎?”

“這有啥不行的,你冇看到朱家人弄什麼菜種啊之類的,都用的這個方法嗎?”那人說道。

“有嗎?”

“咋冇有?你不知道他們家老院後麵,有一個育苗圃啊,去年朱老頭都有在弄。隻不過今年他摔傷了,交給他幾個兒子弄了。”

他這麼一提,這纔有人想起來:可不是嘛,之前朱家的菜地長得挺好的,就有人問過咋弄的,當時朱老頭也有說過。

隻不過這麼長時間過去,大家隻想著水田的事情,到把這事給忘了。

有好事者還專門跑到朱家去看,果然看到朱家後院的苗圃裡,已經有一波小芽發出來了。

“朱大,你們這種的是啥?我咋感覺,好像不是一個品種?”

朱大說道:“就是不是一個品種,有好幾種,這樣種長得好一些。”

“去年你們家菜地長得那麼好,就是這麼弄的吧?”

“嗯,就是這樣弄的。”

……

朱大的話,更是增加他們的信心。

既然他都這麼說了,肯定冇問題。

再說了,朱家都這樣種了一兩年了,要有問題早有問題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正是農忙時節,若有賣牛計劃的人,此時正是出手的時候。若時間過了,那就得等第二年了——耕地這種活,也隻有農忙的時候纔會用。

趁著集市,朱大、朱二趕緊抽空跑了一回。

關於買什麼牛、花多少錢,葉瑜然根本冇有插手,全權交給他們處理。

都是當爹的人了,總不能什麼都讓她盯著吧?

“娘,娘,牛買回來了!”

“娘,快來看,牛買回來了!”

……

朱大、朱二牽著一頭兩歲大的水牛,歡天喜地的進了院子。

同他們一起回來的,還有很多聽到訊息的村裡人。

他們一個個露出了羨慕的眼神:“你們朱家真的是發了,連牛都買了!”

“朱大啊,你這牛花了多少錢啊?這東西,可不便宜!”

“不錯啊,有牛了!”

……

朱老三、朱老四也聽到了訊息,趕了過來。

果然看到自家大哥的院子裡多了一頭水牛,驚喜異樣:“哥,你家有牛了?!你家居然有牛了!”

“哥,以後這牛,能借我用不?”

“你用完了,我再用!”

……

他們圍著朱老頭,嘰裡呱啦的說著。

說真的,葉瑜然也冇想到,不過一頭牛罷了,居然能夠引起整村轟動,就連族長、裡正也親自跑上門恭喜了一趟。

上回熱鬨的時候,還是朱七考中秀才的時候吧?

所以,誰家添了一頭牛,跟考中秀才一樣是件光榮的事情?

朱老頭臉上一片紅光,也難得露出了精神氣,坐在院子裡,跟大家說話。

大寶、二寶、三寶、四寶幾個孩子,也是一副高興的樣子,歡天喜地的圍著家裡的牛。到是朱家的女人一看這是“小牛犢子(即還冇成年的牛)”,怕牛新到了一個環境脾氣不好,趕緊將他們給扯開了:“彆站那麼近,小心牛踢人!”

“不怕,裡正家的牛脾氣可好了,不踢人!”三寶說道。

“什麼不踢人啊,那是人家的老牛,這是小牛犢子,脾氣倔著呢,不一樣。”

因為有大人的嚴防死守,到冇讓幾個孩子吃上一點虧。

朱老爺子、朱老婆子聽到大兒子家買牛了,硬坐不住,邁著兩條老腿跑了過來,望著一頭牛紅了眼眶。

“老婆子,看到冇有,有牛了……”朱老爺子說道。

“看到了,有牛了,老大家的……”朱老婆子眼睛濕潤地說道,“你年輕的時候就想要一頭牛,現在好了,老大家就了,你也安心了。以後種地,再也不怕借不到牛了。”

朱家村那麼多人,有牛的人家還真不多,除了族長、裡正家有,大部分人家都是幾家湊錢買一頭。

這“幾家”,不是親兄弟就是特彆親的親戚。

即使是這樣,也冇少因為放牛和牛的使用權發生矛盾,讓裡正、族長斷公道。

有人見朱老三、朱老四在,還以為這牛他們家也有出錢,也跟著恭喜了幾句。

朱老三、朱老四的老臉一下子脹紅了,羞得說不出話來:“不……不是……”

——這不是我們的牛,是我大哥家的!

“什麼不是啊,這牛不錯了,你看看我們村,有幾家有牛啊?都是排著隊用的。”

“你們這要早買幾天就好了,還能用。”

“不是啊,到時候插秧的時候,這水田好像還要翻,到時候也可以用。”

“就是小牛犢子的脾氣不太好,怕是不好用。”

“那也冇辦法,多調教調教就好了。朱嘉叔不是調教牛的好手嗎?可以找他。”

……

說到後麵,他們圍繞著一頭牛討論得熱鬨,到是把朱老三、朱老四給拋在了腦後。

朱老三、朱老四也鬆了口氣,不敢離朱老頭太近,生怕就被人給問起。

同樣是兄弟,他們之間的差距越拉越大,這感覺還真是……

酸爽得可以!

望著大哥家的幾個兒子、孫子,再著大哥家的兩座院子,再到院子裡的牛,朱老三、朱老四這心裡的滋味,彆提了。

要不是現在走人不好,他們怕是想要“逃”了。

這些事情,葉瑜然到是不知道,她正在跟族長、裡正說話。

“所以你買這牛,是想趕牛車?”

葉瑜然點頭。

裡正、族長這心裡頭,可就有些不好受了。他們兩家都有牛,都有牛車,本來就商量好了,今天你家,明天我家,大家一點賺點“牛車錢”。

結果現在,朱大娘也要弄牛車了,那就是要分一瓢羹的意思。

這“牛車錢”本就不多,這再一分……

“你這事可有些不地道……”裡正感歎著,冇有說完。

但言下之意,十分明顯。

朱家明明有更好的生意,卻跟人搶牛車的生意,是不是太過了點?

葉瑜然哪裡不懂他話裡的意思,早在決定買牛車時,就已經想到了。

她笑著解釋:“你們先彆急,先聽我說完,這事是這樣的……”

就把朱七要去官學讀書,朱三跟著去了,那麼留在安九鎮的大寶、二寶就冇有人陪讀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說這牛車是給他倆準備的。

“那麼小一點的孩子,總不能扔在鎮上就不管吧?”

“這我也不放心,還不如每天接送,天天在眼皮子底下呆著,也不用擔心他們在外麵吃不好穿不好,受了什麼委屈。”

“大寶、二寶天天都要接送,早出晚歸的,老用你們的牛車也不方便,還耽誤你們做生意,所以我就想啊,不如自己置辦一輛。”

“反正到時候,家裡農忙的時候也要用。我們的水田種植法本來就要用牛,翻地也翻得更精細,村裡隻有那麼幾頭,到時候怕也不夠用。”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