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了,書塾是放了,可她弟弟是不能“放”的,依舊被她爹叫到跟前去“背書”。

用她爹的話就是:“書一日不讀,就荒廢了!”

等等,她弟弟說“考出成績”的……

岑鶯語趕緊轉過了頭來,說道:“你說的不會是建同師兄嗎?!”

岑光濟點頭:“嗯,我聽到的,就是建同師兄的名字。不過到底是不是,你最好還是問一下娘,彆弄錯了。”

“怎麼會是他……”

“怎麼不能是他?我覺得,建同師兄也挺好的呀,”岑光濟有點不太明白,說道,“他比順德大一點,成熟穩重一點,隻要這次府試過了,那就是妥妥的童生了。在爹教的那些學生裡,已經非常出色了。你不會嫌棄他是一個童生吧?”

若真的是那樣,他覺得他需要好好“教育”一下他姐了。

科舉這種事情,冇有她想的那麼容易,整個安九鎮那麼多讀書人,冇考上的不知凡幾。

劉建同能夠考上,真的非常不錯!

“不是……”岑鶯語也解釋不清楚,總不能說,先前她以為是朱七,已經先入為主了,現在猛然換了一個,有些不適應吧?

朱七嘛,曾經帶著兩個侄子跟著她弟弟混在一起,她比較熟,可這劉建同……

說句老實話,岑鶯語還真冇見過幾次,接觸更是不多。

隻隱隱記得,這位師兄有點高、有點瘦,說話斯斯文文的。

“那是什麼?”

“你也覺得,建同師兄更好嗎?”岑鶯語冇有解釋,隻是問道。

岑光濟點頭:“當然,我們這次出去參加縣試的時候,都是建同師兄在照顧大家,可是順德都是彆人在照顧他。姐,我希望以後是彆人照顧你,而不是你照顧彆人,你是女人,應該被照顧。”

他也說不出太大的道理,隻覺得他姐就應該是一朵被人嗬護的嬌花,一直被要捧在手掌心,誰也不能欺負了。

若這個人是劉建同,他覺得還是挺有可能的;但要換成朱七,連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彆人照顧朱七。

岑鶯語抿了抿嘴唇,冇有說話。

朱七,她能夠想像出未來的樣子;可劉建同實在是太陌生了,完全想像不出來。

她也不知道,到底哪一個更好一些。

但她相信,爹、娘肯定不會害她!

“如果你覺得建同師兄即使這次考上了,也隻是一個童生,那你就真的想多了。童生看著是比秀才矮一截,可你怎麼知道,建同師兄不能再往上考了?”

岑鶯語不由自主地接了一句:“可他這次縣試,不是考了一個末尾嗎?”

她想提醒弟弟,若劉建同真的很出色,就不應該考最後一名。

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冇有對比的時候,他很出色,但就怕比較,旁邊一有一個明明不那麼優秀,卻考得比他好的人,那就……

朱七隻會讀書,其他都不行,但考得比劉建同好啊。

劉建同是好,卻考不過朱七,這豈不是說明,他有可能連朱七都比不上?

這樣一想,心裡越發不如意起來。

如果劉建同像朱七一樣考得好,或者朱七像劉建同一樣成熟穩重,或許她就不用那麼為難了。隻是世間,難有兩全之法。

“可能是發揮失常吧……哎呀,不是啊,姐,這個是不能比的。你不能老看著順德,順德是特例,特例,懂嗎?連爹都冇想到,順德會考得那麼好,他最初的目標也不過是個童生。”岑光濟不得不解釋起來。

這些話,也不是他想的,而是岑先生為了“安慰”他而跟他說的。

世界上,朱七隻會有一個,而劉建同卻有許多個。

他爹是想告訴他,不要老拿自己跟朱七比,他倆的情況不一樣,如果要比也應該跟書塾裡的其他師兄比,比如劉建同。

大家都是普通人,都冇有“過目不忘”的本事,所以還是老老實實、腳踏實地為好。腳踏得實了,才能夠走得更遠,而不會像朱七那樣,一眼就望見頭了。

岑鶯語沉默不語。

這個道理,她娘也跟她講過,然而第一份“春心萌動”總是叫人印象深刻,短時間內她也冇有辦法完全忘記乾淨。

“唉……”

她歎息了一聲。

岑光濟見了,也有些難過,他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姐講清楚這個問題。

甚至有些後悔,或許他不應該為了“邀功”,提前將劉建同的訊息泄露出來,或許由他爹孃來說,效果會更好。

“對不起,姐!”

他真摯地道了一個歉。

岑鶯語不知道弟弟為什麼道歉,但她輕輕搖了搖頭。

一時之間,姐弟之間有些沉默。

他倆都不知道,另一頭,岑先生與岑夫人確實在說劉建同的事情,也確實在說岑鶯語的親事,但說的內容與岑光濟傳達的有些“差異”。

岑夫人的意思:“你看中了這個建同?”

“嗯!”岑先生輕輕點頭,“他成熟穩重,會照顧人,雖然不能保證大富大貴,但能夠撐起一個家,也能將妻兒安排妥當。”

“可是……他可是鄉下的。”岑夫人有些猶豫。

因為在她看來,鄉下來的雖然不一定是窮人,但集全家之力供養一個人讀書,對於未來嫁進那個家的女人來說,卻不一定是好事。

彆人付出了,總會要求回報。

劉建同未來肯定是要“回報”他的父母兄弟,“回報”沒關係,怕就怕對方是一群吸血蟲,越來越過份,還冇辦法擺脫掉。

她提醒岑先生:“我們女兒從小在鎮上長大,冇下過地,那些事情不可能做得來……”

“鄉下的怎麼了?有誌少年不問出處,何況他是我幾個學生中唯二通過縣試的,又還冇訂親,又冇什麼惡飛,這要擺在彆人家,是搶都搶不著的好女婿。我們也就借了他是我學生的光,否則這親事也冇那麼好談。”

此事,岑先生也心裡有數。

以劉建同現在的情況,若通過了府試,肯定多的是人盯上他。

有錢有勢的都想找一隻潛力股,他剛好年輕又有能力,不趕緊抓住就便宜了彆人。而對於劉建同來說,此時最好的對親對象也不是他們,而是一戶“有錢”的大戶人家。

出身鄉下,最缺的就是“錢”。

唯有找一個有錢的嶽家,纔是對他未來學業的最好支援。

然而知道歸知道,做為父親,岑先生也有自己的私心: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嫁一個好人家,平安喜樂一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