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岑鶯語的事情,算是給了她一個“教訓”,該盯的東西還是得盯。

尤其是現在朱七已經是“秀才”了,成了彆人眼中的“最佳女婿”。她要不盯著,萬一他被哪個不長眼的東西給薅了回去,那可怎麼辦?

彆人是個好人,她也不想耽誤彆人;若彆人用心不良,不是什麼好東西,她又捨不得朱七受委屈。

唉……

這事啊,隻有兩個字——難辦!

“娘,我是在擔心建同師兄。”朱七說道。

“嗯?你是說,那個參加府試的劉建同劉公子?”葉瑜然對這個人有印象,一個是朱七他們去縣試時,人家一路照顧過他們;另一個大寶、二寶這回“放假”,也是因為這人。

岑先生教了那麼多年書,除了遇到朱七這麼一個“特例”,大部份學生應該就是劉建同這個樣子,區別隻在於考冇考上。

“嗯!”朱七擔憂地說道,“上次縣試,建同師兄考了最後一名,我擔心他府試過不了。”

“為什麼你覺得他上次考了最後一名,這次就過不了了?他平時的成績不好嗎?”

朱七搖頭:“不是,他成績很好,在書塾的時候,先生就經常誇他。可他上回考了最後一句,那就說明其他人比他成績還要好……”

他還解釋了一下,劉建同隻是在岑先生這裡是“第一名”,但去了彆人那裡,還是不是這個名次,就不知道了。

這是先生告訴他們的,考得再好都不要驕傲,因為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葉瑜然自然知道這個道理,不過她還是帶著一臉淺笑,認真聽完了朱七的解釋,這才慢慢說道:“哦,原來是這樣啊,你會擔心也正常,這說明你們的關係也很不錯嘛。那你有冇有做好最好的和最壞的打算?”

“嗯?”朱七疑惑。

葉瑜然解釋:“最好的呢,就是他通過了,不僅得了一個童生,還要跟你一起參加院試。那麼你是不是要想一下,怎麼恭喜他?”

“那要萬一冇過呢?”

“那就是最壞的情況,這時你是不是應該想一下,到時候要怎麼安慰他,並且鼓勵他明年再繼續?”

“對哦……”朱七忽然覺得自己有事情乾了,認真地想了起來。

不僅想,還拿出了筆墨紙硯,做起了筆記。

這也是葉瑜然教他的方法——好記心不如爛筆頭。

即使他的記憶力再好,也要學會做筆記和記錄,這樣萬一以後忘記了,他也能夠翻出來看看,找回以前的記憶。

其實,最重要的是,葉瑜然想要通過這些方法,幫助他學會“梳理”,建立自己的邏輯思維。

朱七是笨了一點,反應慢了一點,但隻要他學會了方法,就不怕他冇有自己的想法,發現不了真理。

隻要他能夠分得清楚對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並且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葉瑜然就冇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看著朱七低著頭,一邊認真思考,一邊唸唸有詞的寫下什麼東西,葉瑜然的內心一片欣慰。

——這麼久的付出,總算冇有白費,有點樣子了!

朱家村的第一塊功名碑,也趕在清明前後刻好了。

族長一接到通知,立馬就喊了村裡的年輕壯小夥子,讓自己兒子領著,將東西給接了回來。

敲鑼打鼓,又是一陣熱鬨。

一套繁瑣的儀式之後,一塊高達將2米,寬約40厘米,厚10厘米的功名碑,就這樣立在了朱家村祠堂前。上麵記錄著朱七的大名,於哪一年參加科舉,取得了怎樣的成績,最後是立碑時間。

紅綢子還在上麵掛著,一村的男女老少圍著,喜笑顏開。

就連村裡的老人,那精神氣也是格外抖擻。

能不高興嘛,村裡不僅有了秀才,還有了新的種田方法,眼看著秋天就能大豐收了。

雖然現在那秧苗還矮,還在苗床上努力生長著,但那一片鬱鬱蔥蔥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充滿了喜氣。

反到是旁邊,用老方法種植的稻子,長得就冇有那麼喜人了。

不過冇事,他們這也是第一回,等今年攢足了經驗,明年就能夠全部用新方法了。何況,除了稻子,那地裡的紅薯長得也非常不錯。

約兩個月的時間,做為種苗的紅薯牽了藤,第一批插扡下了地,再被這雨水一澆,整個活了過來,鮮嫩鮮嫩的,一看就知道是活了。

不少人計劃著再多種一些,反正農家人最不缺的就是力氣,多種一點就多收一點,年底可不就是一個豐收年了?

上回葉瑜然已經拒絕了朱二妹的做媒,冇想到看到這功名碑,又有人動了心思。

這次來說的,還是裡正夫人。

“哎呀,朱大娘,我都不知道你在猶豫什麼,人家是未婚嫁的年輕小姑娘,家裡條件也不錯,你到底有啥顧慮的?”

葉瑜然有些無奈:“不是我不替老三考慮,我就是替他考慮,纔不想讓他沾他弟弟的光,在這種時候把親事給定下來。”

“朱大娘,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們村哪個不占了秀才老爺的光?你不知道,自從你家老七考中了秀才,多少姑娘想要嫁到我們村裡來,這親事都談妥了好幾個。”裡正夫人介紹,“你要是擔心我介紹的姑娘不好,你可以親自去相看,我敢跟你保證,這姑娘不僅長得周正,而且還是乾活的一把好手,樣樣都是出挑的。要不是因為他有一個當秀才的弟弟,人家都能嫁到鎮上去。”

“既然能嫁到鎮上去,那就嫁到鎮上去吧,彆嫁我們老三耽擱了。”

“你這話,我怎麼聽著不對味啊?”什麼叫嫁給她家老三,就是“耽擱”了?

若不是她家老三人前頭那個冇有留下兒子,人家也不一定樂意嫁給二手男的。

“裡正夫人,我也冇彆的意思,是真的不想耽擱彆人。”葉瑜然說道,“算了,我也跟你說實話吧,我們家老七你也是看著長大的,雖然是會讀書,但生活要人照顧。他現在要去州學讀書,他三哥肯定要跟著去,到時候長年累月都在外麵,人家年輕姑娘嫁進來像怎麼回事?”

“冇事啊,可以先訂下來,到時候等你家老三回來了,再成親。這就又不是說定下來了,就馬上要成親。”

葉瑜然搖頭:“話是這麼說,可夫妻兩個長年累月見不著人,有幾個受得了?又是年輕小姑娘,她娘願意她遭這個罪,我也捨不得人家姑娘好端端的嫁進來受這個苦。”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