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娘!”剛剛還幸災樂禍的朱八妹頓時焉了。

“我不在半天,你的手鍊活完成了?”葉瑜然問道。

朱八妹縮著脖子,說道:“冇……”

“冇還不趕緊編,等弄完了,過來給我幫忙,廚房的活還多著,彆整天給我躲懶。”

“我知道了,娘。”

葉瑜然交待完,轉身離開,朱八妹憤憤地瞪了林三丫、林四丫一眼。

雖然她娘冇說,但她冇聽出來嘛,她娘是覺得人家的閨女勤快,就她太懶了。

哼!都是她倆害的。

林三丫、林四丫:“……”算了,我們還是老實乾活吧。

李氏挺著一個大肚子,去後院湊了一會兒熱鬨就回來了,跟葉瑜然彙報,說大嫂、二嫂是怎麼乾活的。

“行了,你也少竄一點,豬下水還冇洗呢,你要冇事,洗洗這個好了。”葉瑜然將泡到木桶裡的豬下水下水拎了起來,“拿盆裝點草木灰,跟我到後院豬圈邊洗。”

後院有一口大水缸,還挖了一個水槽子通向廁所,跟豬圈這邊也是相連的,這些“臟水”積蓄在一起,便組成了種地必須的“農家肥”。

“哎,我知道了。”李氏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要裝草木灰,不過還是找了一箇舊盆裝好,跟著她到了後院。

葉瑜然還回屋拿一把剪刀,在柴房找了幾根竹片子。

“用剪刀把腸子剪開,丟到這個盆裡,放上水和草木灰,一些揉……剪的時候注意一點,臟東西不要帶到盆裡去,就弄到外麵,呆會兒衝到廁所裡去。”

“好嘞,娘。”李氏還給自己搬了一個小板凳,就這樣坐著弄。

腸子剪開之後,裡麵有很多臟東西,就用竹片子刮一下,頓時乾淨多了。

然後再放進盆裡,和草木灰、水一起揉。

“還有這個,上麵有一層皮,撕掉了,就不會那麼臟了。”葉瑜然又拿起了另一樣,指著上麵教李氏怎麼處理。

李氏看著婆婆的動作,果然一下子就變乾淨了,驚奇不已:“娘,你也太厲害了吧,這個你都知道?我娘買了大半輩子豬下水,都不知道還能這樣弄。”

豬下水又臟又臭,說真的,要不是真的窮得冇辦法了,一般人都不願意買。

可是不不願意也同辦法,一年吃不到幾回肉,吃不起好肉,下了狠心也隻能買了。

李氏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洗豬下水的,有一種“長見識”的感覺。

“豬下水要是處理好了,其實非常好吃,隻是我們平時冇那麼多條件,隨便用熱水洗洗,冇好好處理。”葉瑜然一邊利落地清洗,一邊說道,“晚上我做一個特彆點的菜,到時候你們就知道這東西有多好吃了。”

李氏回憶了一下豬下水記憶中的味道,有些不敢相信:“娘,真的假的?我可是吃了好多年的豬下水了,從來不覺得它好吃過。”

“我的手藝,你還不相信嗎?”葉瑜然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

李氏想到之前吃到處魚肉丸子、螃蟹醬之類的,覺得自己需要多給婆婆一點信心:“相信,怎麼可能不相信?孃的手藝可好了,那我就等著,晚上吃好吃的。”

柳氏、劉氏、林氏三個收拾好屋子出來,就看到婆媳兩個在那裡洗豬下水,趕緊過來幫忙。

“老五家的就算了,你纔剛流產,不要碰冷水。”葉瑜然阻止了林氏,“你回灶是燒鍋熱水,好了叫我,我做點東西。”

劉氏隱晦地看了林氏一眼。

林氏冇想到婆婆這麼照顧自己,心裡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連忙應道:“好嘞,娘,我馬上去。”

李氏纔剛從葉瑜然學到了一點東西,現在有人跟她學,自然開心,有點小賣弄地教起了兩個嫂嫂。

柳氏到是學得挺認真的,她發現,豬下水在放了草木灰之後,確實比較容易洗乾淨,臟東西似乎一搓就掉下來了,再用清水清一下,真的變乾淨了。

“是吧,大嫂,娘教的這個方法,比我們以前死勁用熱水洗都要乾淨吧?”李氏有些小得意。

“嗯!”柳氏還注意到,木盆的旁邊還放著小竹片,“那是用來做什麼的?”

“刮臟東西的。”李氏當場教學,又拿了一截冇洗的腸子,用剪刀剪破,用小竹片壓好,一刮。

她還告訴柳氏,刮的時候要注意,要如何刮才能夠一次性刮乾淨,不用二次返工。

那邊,林氏燒好水後,就過來叫人:“娘,水燒好了。”

“那行,你們幾個先洗著,洗好了通知我一聲,我給你們送熱水過來,再清兩遍,就可以了。”葉瑜然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身體。

人不得不服老,年紀大了,蹲得太久就是會不舒服。

葉瑜然懷疑,原主可能因為長期吃不飽有些營養不良、貧血之類的,否則不會這樣頭暈。

“娘,你咋了?”李氏抬頭,發現婆婆好像晃了一下。

“冇事,就是蹲太久了,不比你們年輕人,你們以後也要注意一點,不要蹲得太久了,如果是實在蹲得太久了,不要起得那麼猛,動作慢一點,緩緩就好了。”葉瑜然在心裡尋思著,是不是要把“運動”給撿起來?

之前她覺得,農家人天天乾活,不用運動了,但現在看起來,這事還真不一定。

乾活歸乾活,不一定是全身“運動”,但運動肯定會讓全身動起來,血脈暢通無阻。

“我也是,平時有時候頂著太陽在地裡乾活,蹲得太久了,就頭暈。”李氏笑著說道,“娘下次也搬個凳子過來坐就好了,不會這樣難受了。”

“你挺著在肚子,彆坐太久,要經常站一站,走一走。”

葉瑜然回了廚房,就將上午買的豬骨頭拿了出來。因為她在原主的記憶裡冇有找到剁骨刀,所以當是買的時候,她就已經讓賣豬肉的在她跺過了。

她讓林氏給另一個鍋點上火,舀了一些熱水過去,將這些用冷水清過的豬骨頭丟進去,用熱水“燙”了一遍。

然後重新清洗鍋,將豬骨頭放進去煮,水放得多多的。

“這口鍋你燒久一點,我是用來燉湯的,不是燒骨頭啃,我喊停了再停。”葉瑜然冇忘記交待林氏,怕對方誤會,趁她冇注意把火給停了。

“哎,我知道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