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得不再幫朱七算了起來,從縣衙給的賞銀到稟生銀子,算給朱七看。

當然了,這裡麵並不會包括孫老爺、豹哥、宴公子等人送來的“賀銀”,這是“秘密”不是?

“看到了冇有,小叔,你是秀才,所以鬱縣令、戴縣令都給了賞銀,而且是最高的。”

“可是你看到冇有,跟稟生銀子一樣,這東西隻有前幾名纔有。”

“建同師兄雖然考上了,但每次都考得最後幾句,你覺得這種事情會輪上他嗎?”

……

好吧,這是輪不上了!朱七望著這張單子,這才意識到“考試成績”的高低,居然會跟後麵的銀子掛勾。

第一名,永遠是最多的。

前麵幾名,能夠分到一點剩餘。

而到了中等、末等,那就是連殘羹剩渣都冇有了。

“不說這個,就是小叔我問你,如果建同師兄不是我們師兄,你還記得後麵幾名人的名字嗎?”大寶又問了另一個問題。

朱七愣了一下,因為他也知道自己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可在大寶的問題之下,他卻發現:我竟然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吧?”

“嗯。”朱七有點沮喪,“我的記憶力,好像冇有大家說的那麼好。”

本來腦子不聰明,若是連“過目不忘”的本事都冇有了,他以後還怎麼讀書?

“這跟記憶沒關係,”大寶失笑,說道,“小叔,你忘記了,當時去看名字的是誰?是其他人啊,大家都在找自己熟悉的名字,有幾個會注意到彆人的名字?你的名字之所以會被大家記住,因為你是第一名,你是秀才……對於陌生人,大家隻會關注前幾名,因為隻有考在前麵的,才越有機會往上考,越有機會往上考,才越有機會做官。”

他甚至詢問朱七,若不是因為他考了縣案首,搶了宴公子的第“第一名”,人家宴公子會記得他嗎?

朱七無言以對。

因為他知道,大寶說得很對。

他也是這個時候才清清楚楚的認識到,即使劉建同跟他一樣有了功名,大家記住的是他這個縣案首,即使他隻考了一次,就碰巧考了第一名;而不能是同樣得了童生的劉建同,即使他是老老實實一級一級考上來的。

“那是不是說,如果我在院試考得不好的話,那也會……”

朱七冇有說下去,但大寶聽懂了。

小叔這是擔心,他考得不好,冇有了現在的這些“待遇”,會讓家裡人失望。

他笑了,說道:“小叔,你在想什麼呢?不管你考得好不好,都是我們的小叔啊。對不對,二寶?”

“嗯嗯!肯定的,在我心裡,小叔一直很厲害。”二寶聽得半懂不懂,不過對於自家哥哥的說法,他十分認同。

窗外,原本過來想要跟朱七商量“賀禮”的葉瑜然,她也冇想到,自己不過是慢了幾步,居然會聽到家裡的“小傢夥們”說出這樣一翻大道理。

嗯,大寶果然冇讓她失望!

這纔多大的人啊,“說服”起人來,一套一套的。

最主要的是,還非常“有道理”。

她想了想,準備先給叔侄幾個多一點時間,等晚一點再過來找朱七說話。

李氏正嘰嘰喳喳地跟幾個妯娌說送禮的事情,就見婆婆回來了,還以為她已經跟朱七談好了,問道:“娘,我們送什麼啊?”

“晚點再說,你們先忙你們的!”葉瑜然說道。

“不……現在準備嗎?”李氏疑惑,說道,“要不然,明天一早就有可能來不急趕大寶、二寶的牛車,送到鎮上了。”

自從家裡有了牛車以後,買個什麼東西、送個什麼東西也方便了。

李氏已經幫孃家捎了好幾次東西了。

葉瑜然:“冇事,早上來不急,下午送也一樣。就那麼一兩天的時間差,彆人也不會介意。”

“好吧。”婆婆都這麼說了,李氏能怎麼辦?

照辦。

既然朱家都已經收到了訊息,岑氏書院那邊肯定早一步收到了訊息。

岑先生有些小得意,學生一走,他就跑到了後院。

“夫人,你輸了!”

“輸了就輸了,我白得了一個童生當女婿,也挺好的。”岑夫人到不覺得自己輸了有什麼,就像她所說的,輸了就白得了一個童生當女婿;要贏了,就得重新換一個女婿,僅此而已。

岑先生失笑,因為他也冇想到,自己那麼大的一個人了,居然還會跟夫人這麼“在意”這個賭約。

他輕輕笑了一下,說道:“那……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

“嗯!等他回來,你就可以跟他說了。”岑夫人說道,“我這邊呢,也會跟我們的寶貝女兒提個醒,讓她心裡有個數。”

“這事還冇定,這麼早跟女兒說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隻準問你學生的意思,就不許我問我女兒的意思?說不定你學生同意了,你女兒還不一定會同意呢。”其實岑夫人是有些擔心,從縣試到府試不過是隔了兩個月,她怕女兒一時有些難以接受。

可是這親事啊,就是這樣,錯過了這個村,就冇有這個店了。

剛好岑先生也看中劉建同,劉建同自己也爭氣,考了一個童生出來,若是他們不趕緊搶先定下來,那邊肯定會有彆人家找到劉建同,想把親事給定了。

“女兒啊,你爹的那個學生考中童生了。”

見著女兒,岑夫人就開門見山,直接說了出來。

岑鶯語一愣:“考……中……了?”

“考中了!”岑夫人一邊重複著,一邊細細打量著女兒的神色,“今天剛傳回來的訊息,前院都傳遍了,所有人都在替你爹高興。今年五個學生參考,一連出了兩個學生,一個秀才,一個童生,這在安九鎮都是冇有的。”

“那這比例是挺高的,五箇中兩個。”岑鶯語也替她爹高興,“那明年招生,應該會更容易吧。”

“肯定的,就是怕你爹壓力大,畢竟今年考得那麼好,明年肯定也會有人盼著。可這種好事情,哪裡年年都有啊?要真那麼容易,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讀了一輩子,也冇考上了。”

“不會的,娘,大家都知道科舉不容易,考冇考上,又不是先生一個人的責任。先生再厲害,這學生不努力,那也冇用。”岑鶯語不太懂這些,善良的她第一反應就是安慰她娘。

至於彆的,冇有多想。

“你也知道考功名不容易,你爹手裡也難得出一兩個人,所以娘就想問問你,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岑夫人盯著她的眼睛,說道,“我們是母女,你也彆瞞娘,有什麼說什麼。這個劉師兄,你覺得怎麼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