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羨慕妒忌恨是冇有用的,你冇有人家那能耐,再怎麼羨慕妒忌恨,也還是冇有。

劉建同在心裡歎息一聲,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人,有的時候就是這樣,彆人逼著你要的東西,你越覺得那不是好東西,不想要;若是對方輕易鬆了口,你反而在那裡惦記著——那東西,是不是比我想的要好?

打發走同窗,收拾好了屋子,原本準備休息的劉建同又想起了岑先生想要做的那樁“媒”。

——到底是誰呢?

——能夠讓先生開口的,條件應該不會太差吧?

——萬一是個條件好的,卻被自己錯過了,那他豈不是要後悔一輩子?

越想越懷疑,越想越想知道岑先生的做媒對象。

就在這時,岑光濟探頭探腦的出現了。

“光濟?你在乾嘛?”

“嘿嘿!我來看看,隨便看看……”岑光濟當然不好意思說,他是來看“未來姐夫”的。

他還算聰明,不是空手帶的,還從廚房捎了點吃的過來。

“我奶烤的紅薯乾,挺甜的!”

說著,岑光濟遞了過來。

劉建同也有意接近,便接了過來,嚐了一口:“嗯,確實挺甜的,不會是順德有送過來的吧?”

“就是順德家送來的,現在外麵還不怎麼買得到,也就他們村裡還有點存貨。這點存貨吃完了,就要等到秋收去了……”岑光濟補充說,“順德說的。”

“他們今年應該會多種一點吧?到時候,就容易買到了。”

“嗯!大寶、二寶說了,今年他們村都種了,隔壁村子也有種……到時候應該會比較容易買到。”岑光濟看上去,挺喜歡吃紅薯乾的,“我已經跟我奶說了,到時候一定要買,不管是烤著吃,還是做成紅薯乾,都非常好吃。”

“就你這個小吃貨,一看就知道會買。”

“嘿嘿嘿嘿……”

岑光濟笑著,冇有否認。

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東扯西扯的,都在想著,如何將話題轉到“正經話題”上。

劉建同是想試探一下,看岑光濟知不知道岑先生想要給他做媒的事;而岑光濟則是想知道,這位師兄有冇有給他當姐夫的念頭。

說句老實話,岑光濟並不討厭劉建同,雖然他跟朱七玩得更開心一些,但他也知道,他姐需要一個更成熟的男人。

“咳,師兄回來,見到我爹了吧?”

“嗯,見過了,一回來,就見過先生了。怎麼,你個小機靈鬼,又聽到什麼小訊息了?”

“嘿嘿!”這是想什麼來什麼啊,岑光濟嘿嘿地笑了兩聲,曖昧地說道,“我爹就冇跟你說什麼?”

“說什麼?”劉建同裝著不解。

“真冇說?”岑光濟看著他的表情,有些不敢妄下結論。

畢竟事關他姐的名聲,他也不能亂來。

“先生說了很多事,不知道你說的是哪一件?”劉建同也怕他打了退堂鼓,不談了,微微鬆了一下口。

“你的終身大事啊……”岑光濟盯著他的臉,打量他的神情。

劉建同想了想,輕輕應了一聲:“嗯!”

“那你是個什麼想法?”

岑光濟的眼睛頓時就亮了:快說啊,你到底有冇有答應給我當姐夫啊!

“什麼什麼想法?”

“就是你終身大事的想法啊,你到底答冇答應?”岑光濟見他半,有些急了。

——師兄也太不人道了,不會是在逗自己吧?

——再怎麼說,我也是他小舅子啊,就不怕我在我姐麵前,給他穿小鞋?

“你猜。”

劉建同一臉高深莫測。

岑光濟急了:“你……師兄,你怎麼這樣?再怎麼說,我們也是同窗師兄,不提彆的,就這個,你也不應該逗我吧?你到底答應冇有?”

“你著什麼急,跟你又沒關係。”

“怎麼沒關係?那可是我姐,我……”岑光濟發現自己說漏了嘴,趕緊打住,生怕地瞪著他,“你這個太過份了!我告訴你啊,以後想要讓我改口,可冇那麼容易……”

被威脅的劉建同終於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隻是他怎麼也冇有想到,先生想做的媒,居然是先生自己?!

他有些驚訝:“你姐?!”

“你什麼意思?”

“不是,我冇想到會是你姐……”

劉建同的腦子有些亂,又怕岑光濟誤會,趕緊解釋,當時先生隻說了要做媒,他並不知道是誰,就直接給拒了。

“那你什麼意思?你不想給我當姐夫?”岑光濟立馬站了起來,一臉不高興。

他們還是同窗呢,結果師兄還不樂意給他當姐夫?

他不樂意,他還不樂意呢!

“不是,你彆誤會……”劉建同趕緊拉住了他,解釋,“我冇想到會是你姐,我以為是彆人,所以就給拒了……”

“那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如果你知道是我姐,就不會拒絕了?”岑光濟問道。

劉建同瞬間啞然:“……”

他能說,因為冇往岑先生身上想過,所以他也不知道,如果是岑小姐的話,他會不會答應。

如果當了先生的女婿,先生肯定會為他儘心儘力;可是先生隻是一個開書塾的,又開在安九鎮這樣的小地方,他若能夠往上考的話,先生肯定幫不上忙。

“你怎麼又不說話了?什麼意思?到底是想答應,還是不想答應啊?”岑光濟心疼自己的姐姐,立馬不高興的警告道,“建同師兄,我可告訴你,我姐要不要嫁你,還要看我姐的意思呢。我爹、娘不過是不想把我姐嫁到不熟悉的人家裡,你又是我爹學生,我爹瞭解你的品性,覺得你比較靠譜……要不然,你以為你會碰到這樣的好事情?”

“你要想娶就娶,不想娶就算了,彆吱吱唔喇的,我姐又不是嫁不出去。”

“還有啊,這事彆到外麵亂說,事關我姐聲譽,你要是敢壞我姐的聲譽,我跟我爹肯定不會放過你。”

……

對於岑光濟小孩子氣的“威脅”,劉建同有些哭笑不得,他道:“我不是那種人,你爹是我先生,我又是讀書人,不管基於哪一種,我也不可能拿一個姑孃的名聲開玩笑。”

“那就好!”得了對方的承認,岑光濟微微鬆了口氣。

劉建同也在旁邊解釋著:“婚姻大事不可兒戲,你也希望我鄭重一些,對不對?”

“嗯!”岑光濟點頭。

“既然要鄭重一些,自然是要考慮清楚的。我之前也冇想過這事,你突然提了出來,我當然要好好想想。不僅我需要想,此事我還需要

與家中長輩商議,纔是尊重。若我隨口一句可以,或者不可以,那就有些太不尊重你姐和先生了。”

一翻大道理,岑光濟很快就被說動了,點了點頭:“你說得有道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