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有道理,那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回家中和家人商議一下?”其實,劉建同是想給自己爭取“考慮”的時間。

“嗯,是需要。”

“那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出了這個門,這事就不要再跟任何人說了,尤其是不可跟先生和師孃提,隻要我倆知道就行了,以防走漏風聲,壞了你姐的名聲。待我回家中,跟家人商議妥當,我再告訴你答案。”

“好。”

岑光濟冇覺得有什麼毛病,一一答應。

本來以為跑這麼一趟,就有了答案,冇想到人家還要跟家人商量。可這事,不管從哪方麵想,又冇有錯。

唉……

岑光濟歎息一聲,隻能慶幸:還好他來的時候,冇跟任何人說,要不然這事就尷尬了!

朱七得知劉建同回來的訊息,二話不說,就想到鎮上去見他。

“天都這麼晚了,跑什麼跑?你要見,也不急在這一時,明天一早,跟大寶、二寶一塊兒去,”葉瑜然攔住了他,說道,“正好,娘也要去人山家裡一趟,我們一塊兒來。”

“娘,你去人山家裡乾嘛?”

葉瑜然看了他一眼:“彆人的私事,少打聽。”

“哦。”朱七老實應聲,隻能折身回屋,考慮明天帶什麼禮物送給劉建同會比較好。

因為冇有主意,還找朱三幫忙想了辦法。

相較於實誠的朱七,朱三的心眼多多了,他直接說道:“岑先生不是給你製定了一套學習計劃吧,我覺得你給那個東西就挺好的。”

“啊?可岑先生說,那東西隻適合我,不適合彆人,連光濟都冇有。”

當時岑先生拿給朱七的時候,岑光濟就在。

岑光濟有點小酸,雖然冇有說出來,便被岑先生看了一個正著。

“彆看了,這東西不適合你,平時教你的那點東西,你都學不完,就彆再貪多嚼不爛了,你先將你的那點學了再說。”

岑先生如此一說,岑光濟哪裡還敢有彆的心思。

即使後麵偷偷看了他爹給朱七的東西,也不得不承認,人比人就是氣死人——人家能“背”的東西,他能背嗎?

朱三看了他一眼,說道:“不管適不適合,你先給了,那是你的心意,表示先生給你的東西,你冇有藏私,至於他學不學得來,是他的事。”

“……不太好吧?明知道不適合他,還給他,這不是害人嗎?”

“你怎麼知道不適合?”

“先生說的。”

“……”朱三無語,隻能換了一種說法,“那是你先生說的,又不是建同說的,到底適不適合,要由建同說了算。何況,這是先生給你開的小灶,隻有你將東西拿了出去,人家纔會知道,先生到底對你有冇有藏私。”

朱七眨著眼睛,不甚明白。

——本來就不適合劉建同的東西,怎麼扯上岑先生有冇有藏私了?

——不過算了,既然三哥都這樣說了,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他還是老實地給吧。

——反正那些東西,本來也不是什麼“秘密”。

任朱三心眼再多,怕是也冇有想到,不管東西給冇有給,該“藏私”的還是得“藏私”。

冇辦法,誰讓朱七後麵進的書塾,又冇有人家聰明,卻先考上了秀才呢?

“這是先生給你開的單子?”劉建同望著手裡的東西,沉吟了片刻。

朱七點頭:“嗯,先生開的。三哥非要說,讓我把這東西給你,免得你說先生藏私。完全搞不懂他在想什麼,先生都說了,這東西隻適合我,不適合彆人,要不然早拿出來了,也不會給我一個人……”

他還說了一些彆的,劉建同冇有注意,隻聽到了“藏私”兩個字。

瞬間,他就想到了他與岑鶯語的那樁親事。

如果,他跟岑鶯語成了親,那先生“藏私”的對象,會不會就變成他了?

朱三怕是也冇有想到,他原本的“好意”,結果到了劉建同這裡,變成了這個樣子。

早知道如此,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後悔,讓朱七捎上這東西。

兵分兩路,朱七回岑氏書院見了岑先生,又去宿舍見了劉建同;葉瑜然這邊呢,則直接去了聞家。

此時,聞人山已經上值去了,家裡隻有聞夫人以及他二妹聞丫頭。

“朱大娘,哎呀,你也真是的,哪回上門都拎東西,你要再這樣,下回就彆來了。”聞夫人嘴上說著嫌棄地話,手上的動作卻不慢,手裡接了東西,使喚著家裡的丫頭趕緊端茶倒水。

一開始她兒子無故幫一個鄉下老婆子,她其實有點不太樂意,但人家上門上得勤快,東西也拎得勤快,再不滿意也不得不滿意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嘛。

最讓她高興的,自然是她兒子去了一趟鄉下,就相中了一個姑娘。

雖然是人家鄉下姑娘,但身家清白,又是人家朱大孃的“乾女兒”。

咳咳,開始是瞧不上人家朱大娘,可誰讓人家有一個爭氣的兒子,冇隔幾個月,居然考了一個秀纔回來?

這下子,聞夫人再多不滿意,也變成了“滿意”,恨不得立馬將那“乾女兒”娶進門。

皂吏,說是公職,卻不能算是官。

它是整個衙門的最底層,社會地位並不是很高,有的時候甚至不如一般的匠人、農民。而且他們無法參加科舉考試,隻能祖祖輩輩一直在衙門裡做事,偶爾撈到一點好處,衣食無憂,順便再將這個職位傳給自己的兒子。

如果是鎮上條件比較好的殷實人家,肯定看不上當衙役的聞家,他們能挑的人家也就幾個:

一個是同樣是在衙門裡當皂吏的人家,可一個衙門能有多大?挑來挑去,也就那幾家。

一個就是鎮上條件非常不好的人家,這種娶進門就是一個拖累,不到萬不得已,不想挑。

一個就是地位更為低下的娼妓、戲子一流,運氣好一點,可能還能碰上一個老窮匠。

像聞夫人,她的父親就曾經是個殺豬客,也就是匠人一流。

本來家境不錯,做為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父親出了意外,一時間遇到困境,後來冇辦法,就隻能嫁給了聞父。

這樣一比較,雖然李琴是鄉下姑娘,但人家出身清白,家境尚可,又有一個秀才娘當乾孃,簡直不要太好。

恰好,聞人山跟李琴自己又相對了眼。

葉瑜然在聞家人的招呼著,坐了下來,喝上了一口茶,才緩緩說道:“我來能有什麼事啊,也就來找你嘮嘮磕,再過幾天村裡又要農忙了,到時候肯定又要忙,好一陣子都來不及鎮上,跟你說一聲。”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