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你忙你的,有時間就來,冇時間就算了。我這邊要空了,我上你們家找你嘮嗑也行。”

聞夫人可不相信,葉瑜然是因為這個來的鎮上,雖然兩家有往來,但也冇有親密到這個份上。

她笑眯眯地,等著葉瑜然接著往下說。

果然,下一句,葉瑜然就說到了重點:“那你來的時候,可要提前打聲招呼,我們家嬌客多,有的都正準備相看,萬一要是給撞上了,那就有些不太好了。”

“你家姑娘不是還小嗎?怎麼現在就開始相看了?”聞夫人想了一下,說道,“你說的,不會是五兒媳婦的妹子吧?”

彆看聞夫人冇往鄉下地方去過,但朱家的情況,卻已經打聽過了。

要是一般人家,養了那麼多吃白飯的,她肯定不同意聞人山相中人家姑娘,可朱家不同,又是出了一個秀才,又是跟人合夥做生意,即使吃白食的姑娘多,那也隻能側麵說明人家養得起,有這個實力。

何況,聞人山相中的那姑娘有父有母,經濟上與朱家也不相乾。

“不是,是另一個大一點的,我乾女兒。”葉瑜然笑眯眯的,意思就是告訴彆人,如果你看中了,就趕緊下手,要不然這邊就“相看”彆人了。

畢竟李琴年齡到了,可不能拖下去了。

這申屠王朝的律法可不是開玩笑的,真要過了時間節點,光這“罰銀”都能罰死李家。

“李家姑娘?”聞夫人確定。

“嗯。”葉瑜然點頭。

“哎喲,這麼好的姑娘,我都恨不得拉回來當閨女。朱大娘,你可不能隨便讓她相看了,咱們要挑,也要挑一個好一點的,比如我們鎮上,那就挺不錯的。”聞夫人瞬間懂了對方的意思,笑眯眯地將這話給接了過去,“我跟你說,我們鎮上又不用下地種田,又不用上山找吃的,隻要收拾好家裡,照顧好家裡的男人和孩子,就行了。外麵的事,自有男人操心。”

“我那乾女兒的孃家,到是想給姑娘找一個鎮上的,可不是不認識人嘛。”

“哈哈哈哈……朱大娘,那你是找對人啊,這事你找我啊,我就是鎮上的啊。”聞夫人笑眯眯地說道,“我要介紹這人,不僅我認識,而且你也認識。”

“哦?那是誰?”

“我兒子,聞人山啊。”

“人山啊……人山是不錯,隻是,你不會是跟我開玩笑吧?我可得先說明白了,我那乾女兒可是個鄉下姑娘,雖然四角俱全,但跟這鎮上的姑娘一比,那就差遠了。”到不是葉瑜然真的想要貶低李琴,實在是這個時代如此,鄉下的就是比不上鎮上的。

要不然,李琴娘也不會一聽聞人山是鎮上的,就打了退堂鼓,不敢嫁了。

葉瑜然敢動這種心思,除了想補償李琴,想要拉籠聞人山這個人脈,自然也是因為她是有把握的——對於鄉下人來說,嫁到鎮上,是一樁好親事;而對於聞家來說,能夠跟朱家搭上關係,也是一門好親事。

於皂吏之流,有一個秀才當靠山,那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

朱家現在也不是什麼名流之輩,也就一個“鄉野出身”,不用那麼講究,所以她完全不怕朱家跟皂吏扯上關係,也不怕因為這個而壞了朱家的名聲。

“哎喲,我哪裡是跟你開玩笑呀,我是認真的,我是真喜歡你那乾女兒。朱大娘,你就做個好人,鬆鬆口嘛,這麼好的姑娘哪家都想搶著要,你就給我了吧……”一家女百家求,聞夫人哪裡不知道葉瑜然這是“拿喬”,想讓她多求幾下。

她也不介意,這談親論嫁,哪個不是求娶的一方“低聲下身”,嫁人的一方擺足了姿態?

當然了,這“拿喬”要拿得恰到好處,過則惹人嫌,欠則味不足。

“我到是想給你,可我隻是乾孃,不是親孃。你要真想要,就趕緊請了媒婆,到人家親孃麵前求去,跟我說冇用。”葉瑜然也深韻其道,擺完了譜,該鬆的口也要鬆,“不過這好話,我到是可以幫你說一說。”

“那你可一定要幫我說,我家人山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精神小夥子一個,絕對靠譜。不說大富大貴,但保你乾女兒衣食無憂。”

“嗬嗬嗬嗬……行行行,我幫你說好話就。這三日後天氣正好,不冷不熱,我乾女兒她爹孃也都在家,你覺得這個日子可行?”

“行啊,怎麼不行?那就這麼說定了,三日後,我帶著媒婆上門。”

……

得了聞夫人的準信,葉瑜然回到村裡的第一件事情,自然是讓人將訊息帶到了李琴家裡。

聽到訊息,李琴娘那叫一個欣喜。

“聽到了冇有,琴丫頭,人家相中你了!”

李琴的臉蛋一陣通紅,扭捏地喊了一聲:“娘~”

“哎呀,你還害羞上了。這是好事情呀,三天後人家就請媒人上門了……”

“娘~”

望著女兒羞得不行的神情,她娘隻覺得有趣,越發的想要逗女兒。

等好不容易放女兒離開,她又忽然覺得離過了起來:唉……女兒終究是人家的,總有一天要嫁人,隻是冇想到會來得這麼快!

一時間,心情又有些低落了。

李琴與聞山人的親事,可謂是兩相情況,順理成章,媒婆上門也不過走一個過場,再成功不過。

箇中細節不用再提,到是劉建同這邊,貓膩不少,親事卻以一種令人驚訝的速度,給定了下來。

“呃,岑先生家的姑娘,訂親了?”

當葉瑜然聽到這個訊息時,第一反應就是回憶人家的姑娘到底有多大了,怎麼會那麼急著談婚論嫁。

不回憶不覺得,一回憶才發現,人家姑娘比朱八妹大不了多少,卻已經訂了親。

她有些茫然:古人成閃,都這麼早的嗎?

“是啊,鶯語姐姐已經訂親了,她定的是建同師兄,建同師兄奶知道吧,他是個童生……”二寶嘀嘀咕咕地唸叨著,說劉建同今年跟朱七一起科舉了,隻是可惜家裡條件不太好,隻能在府試這裡終止了。

再想要繼續往上考,就隻能等明年院試。

他還替劉建同感覺有些惋惜,若不是家裡條件不好,也不會多耽擱一年。

“你是說,他冇有參加今年的院試,是因為家裡冇錢嗎?”葉瑜然對書塾裡的情況,並不是特彆瞭解,便問了一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