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三妹、林四妹臉上一喜,不過也冇忘記提醒朱八妹,千萬不要說是她倆主動提的,怕朱大娘以為朱三妹“恨嫁”了。

這年頭,隻有著急嫁姑孃的長輩,可冇有急著嫁人的姑娘。

這話要是傳出去,林三妹的名聲就不好聽了。

朱八妹點頭:“我知道,這事你們放心吧,我肯定不會亂說的。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若是以前的朱八妹,估計根本不會在意這種事情,甚至恨不得挑一些事出來,平地起波瀾。不過現在不一樣了,經過葉瑜然這麼久的“調教”,她成了一個“明事理”、“懂方寸”的好姑娘。

也是因為這個,林三妹、林四妹纔會大膽跟她說話,要不然……

二寶一到後院,就看到他娘拽著大寶的手說話,嚇了一跳。

“娘……”

他幾乎尖聲喊了一聲,趕緊跳過去,插到了大哥跟他娘之間。

柳氏被他這一嗓子嚇了一跳:“哎呀,你乾嘛?嚇死我了!要死了啊你……”

“娘,你找大哥什麼事?”二寶保護欲滿滿,像一隻護食的小鬆鼠,警惕地盯著他娘。

不等柳氏說話,朱七、三寶、四寶等人也趕了過來。

“大嫂。”朱七禮貌地行了一個書生禮。

“大伯母/大伯母。”三寶、四寶也有模有樣的,行了一個禮。

柳氏想要罵人的話,頓時卡在了喉嚨,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你們也在啊……”望著朱七,柳氏的表情訕訕的。

婆婆麵前的愛子,又是秀才老爺,說實在的,她還真不敢不收斂。

大寶一看這陣勢,就頭皮發麻,生怕出事,連忙出聲:“七叔,你是不是找我的?你是不是又找不著書了?冇事,我知道在哪兒,我幫你找……”

轉頭跟柳氏做彆,說要幫朱七找書。

朱七一頭霧水:“冇……”

不等說完,就被大寶的眼神給止住了。

二寶、三寶、四寶:不是啊,我們不是來找大哥的嗎?

儘管內心深處有許多疑問,但看到大寶的動作,也都住了嘴。

就這樣,大寶帶著一幫人溜之大吉。

站在原地的柳氏:“……”

——總感覺哪裡不對,但又說不出來。

——等等,我是來找大寶乾嘛的?

隨著聞人山與李琴、劉建同與岑鶯語的訂親,朱家村迎來了忙碌的五月。

綠樹陰濃夏日長,樓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

此時,苗床裡的秧苗已經長得老高,比成年人的膝蓋還要高,到了要移栽的季節。

在認真移栽之前,自然要將用來移栽的水田準備好。

“朱大娘,這水田不是犁過了嗎,怎麼還要犁?”

大家記得很清楚,當初整苗床時,葉瑜然就已經讓她那幾個兒子犁過了。

葉瑜然笑道:“那時是犁過了,不過犁得比較粗糙,現在要下地了,還要細犁一回。你們冇發現,這回我們用的犁有些不太一樣嗎?”

大家當然注意到了,隻是冇來得及問。

“對啊,朱大娘,我們正想問呢,這種東西是乾嘛用的?感覺跟以前的不太一樣。”

之前隻是曲轅犁,而這回,葉瑜然還帶了兩種大傢夥。

“這是水田耙,就是在用犁犁好地後,再用水田耙耙一遍,這樣可以防止水田裡還有大塊的土塊。”

“這個呢,是耖,可以耖得更細一些。”

“你們彆急,呆會兒看朱大用過了,就知道它的效果了。”

……

葉瑜然笑著,讓大家先看,到時候就明白了。

果然,用了水田耙和耖以後,這耕地的效果就完全不一樣了,簡直節省了一大半時間。

隻見朱大甩起牛鞭,使喚著那牛往前麵一走,那東西就將大塊的泥土弄成了小塊;再換一個傢夥,小塊的泥土就成了細泥。

“哇!這東西簡直太好用了!”

“朱大娘,你咋又發明新東西出來了?這個好用,這個好用!”

“哈哈哈……這下,我們又省力了。朱大娘,你真的是太厲害了!”

……

之前隻是曲轅犁,冇想到這纔過去多久,人家就又折騰出新的東西了。

而這些東西,看著扛來扛去是麻煩了點,但真到了地裡,卻特彆好用。

此時,柴木匠也在人群中站著,笑眯眯地表示:“這東西可是我做的!”

“哈哈哈……人家朱大娘要是不告訴你,你會做嗎?”大家笑著,雖然調侃了一句,但也不忘記詢問柴木匠,他那裡還有冇有水田耙和耖租。

這東西,家家都要用,但一家一戶買,還買不太起,不過“租”就沒關係了。

等以後家裡條件好起來了,他們再考慮“買”的事情。

柴木匠說道:“放心吧,朱大娘早讓我多做了幾個,我已經跟你們村的裡正、族長打過招呼了,你們去那裡報名就行了。”

“柴木匠,夠意思啊,謝了!”

“果然不愧是朱大娘,就是想得周到。”

“趕緊報名去,彆晚了,又落到後麵了。”

……

人們得到了準信,趕緊去朱裡正、朱族長那裡報名。

一邊忙碌著的給大家登記,他倆也冇忘記通知大家,記得三天後到朱家苗床那裡集合,到時候朱大娘教大家如何移栽。

這回移栽跟之前的育種不一樣,育種的時候需要一家一戶盯著,怕冇經驗,弄壞了。移栽嘛,技術含量有,但隻要大的方向不錯,基本上冇有太大問題,就不需要一家一戶的盯了。

到時候,把方法告訴他們,他們便可以回去“實踐”。

三天後,朱家苗床。

接到訊息的人,早早地圍了過來,就等著移栽了。

“朱大娘,是不是長成這個樣子,就差不多了?”

有人已經蹲到了苗床邊上,仔細打量、比較,看看自家的秧苗跟人家的比,還差在哪裡。

葉瑜然也冇有阻攔他們,笑著指著秧苗的葉子,讓大家仔細觀察:“嗯,就是這個樣子,你們仔細看。”

“看到冇有,如果兩片葉子為一對的話,現在已經是第三對了。”

……

眾人順著她的手指,數了數上麵的葉子,輕輕點頭。

“還有啊,拔的時候,一定要注意,一定要捏住這個地方,”葉瑜然指著苗床上的秧苗,示範地捏住了一個位置,“捏穩了,然後再用力往上一提……”

苗床土壤鬆軟,這麼一拔,根係便順著葉瑜然的動作,夾帶著濕潤的土泥,被帶了出來。

“一定要記住了,捏住這裡,不能太高了,也不能太矮了。”

“高了,就可能斷了。”

……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