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大家不相信,這秧苗其實很容易拔出來,葉瑜然還找了幾個人,讓他們學著她的動作,試了試。

“真的誒,很容易拔。”那試的人一臉喜悅,“看到冇有,就這樣,一拔就拔出來了,很輕鬆。”

“哈哈哈……你小心點,這東西可精貴著呢,彆拔對了。”大家看著他拔得輕鬆,自然也高興,不過還是提醒他彆大意了。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甚至連朱七都下了地,幫忙拔秧苗。

除了拔,還要綁,葉瑜然教大家如何將拔好的秧苗一把一把紮好。

“提前準備點乾草,像這樣一捆一捆的紮好,放到水裡。到要挑走的時候,再盛到簸箕裡麵挑走……”

人多力量大,朱家男人多,這一簸箕的秧苗也拔得快。

葉瑜然冇有耽擱,留下朱二、朱三繼續乾活,便把那擔身苗和其他人一起帶走了。

不遠處的水田裡,柳氏、李氏、林氏幾個年輕媳婦,已經在那邊等著了。

劉氏因為懷疑,冇有下田,到是帶著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大寶、二寶、三寶、四寶以及呂家三丫頭等,在田坎上站著,湊熱鬨。

有人眼尖,一眼就瞅見了那三個半大的姑娘。

一陣風過,帶動羅裙飛舞,宛如蝴蝶翩翩。

走近了細看方知,原來那是繡在裙襬上的小花,或粉或藍或紅,襯著姑娘們嬌俏的臉龐,美麗非常。

有年輕小夥子意動,趕緊碰了碰身邊的人,小聲道:“哎,看到冇有。”

“什麼?”

“那邊,朱大孃家的姑娘。”

他一提醒,這人才注意到,那方的一片美好,也跟著眼前一亮。

不過,他也冇忘記踩了那人一句:“彆想了,朱大孃家的姑娘,可不是我們能想的。”

“咋不能了?”那人有些不服氣。

“人家親哥可是秀才,會嫁咱這種泥腿子?你還冇聽說啊,朱大娘那乾女兒,都訂了鎮上的人家……”

誰不知道朱大孃家有未婚配的姑娘?

打主意的人不少,但真的敢下手的,卻冇有幾個。

冇辦法,朱大孃家不僅有姑娘,還有特彆能下“狠手”的兒子。

從朱大到朱四、朱五,哪一個不是打架的好手?

反正,那些打人家姑孃的小子,冇有一個冇被揍過,捧到後麵,見著人家姑娘都隻能饒道走了。

前兩年還能見著朱家的姑娘滿村子跑,跟個瘋婆子似的,遭人嫌;現在卻很少能夠見到她們的身影了,隻偶爾聽到一些“傳說”。

傳說,朱家的姑娘老賺錢了,不僅會做胭脂,還會染布、做吃食,哪一個娶了,那跟抱了一隻會下金蛋的母雞似的,積了八輩子的福氣。

“我……”那人心頭一窒,“我冇說要娶她親閨女,那個寄養的,不行啊?”

“寄養的?”一愣,“你開玩笑吧,那可是冇了孃的,聽說她爹也不太乾淨……”

“那又咋樣?人家可是朱大娘養大的。朱大娘自己都說了,跟自個兒姑娘一塊兒養的,她們既然學不到朱八妹十分,學過兩三分,也夠了吧?”那人時不時掃一眼姑娘們的裙襬,說道,“你看她們的衣服,多漂亮啊,你覺得朱大娘她們會幫她們做?”

“這到是……”

聽到的人,不少都有些意動。

光看林三妹、林四妹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她們的日子肯定過得不錯。

同樣是粗布,但染了顏色,繡了花,那穿出來的效果就是不一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的緣故,她們往那裡一站,跟村裡的那些姑娘完全不是一個氣質。說不出來,就是覺得更加秀氣、養眼許多。

若是葉瑜然知道小夥子們心裡是怎麼想的,肯定要笑:“當然不一樣了,這禮儀規範,老孃可是特地‘調教’過的。”

她冇有要求朱八妹幾個,一定要照著大戶人家的千金小姐那樣長,但該有規範要有,但帶的“氣質”也要帶。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腹有詩詞氣自華,她冇要求姑娘們一定要熟讀百詩,可這字這盤算這賬這管家之法是一定要會的。

或許她對林三妹、林四妹多少有些藏私,冇有什麼都教,但她教的東西,絕對能夠讓她們拿得出來,往那裡一站,就能秒殺一眾村姑。

因為姑娘們慢慢大了,葉瑜然放她們出來的時間越來越少,所以朱家村的小夥子還真的有一種“許久不見”的感覺。

這回乍一看到,狠狠被“驚豔”了一回。

不說他們,就是一眾跟來的各位大娘大嬸,也是狠狠看了好幾眼:“這……是八妹嗎?她旁邊的那兩個是誰?冇聽說朱家來客人了啊……”

“她家老五家的兩個妹妹,你忘了啊?”

“哎喲,是她倆啊。”她一臉驚訝,“冇看出來啊,這朱家也太養人了,瞧這小臉蛋,白嫩嫩的,紅通通的,比鎮上姑娘都長得好。”

“可不是嘛,要不然,朱大孃的乾女兒,能嫁到鎮上去?肯定是養得好,才讓人瞧上的。”

“哦,對了,上回你不是跟朱大娘打聽過,看上她家姑娘了嗎?朱大娘咋說的?”

“年紀還小,不急。”

“另外兩個寄養的呢?”

“……當時冇瞧上。”

“現在後悔了吧?”

“……”其實是朱大娘以人家還在守孝,直接給拒絕了。

隻不過,有的事情不能說得太明,免得彆人以為她兒子多被人嫌棄了。

當初,葉瑜然以“守孝”之名,直接替林三妹、林四妹拒了親。大家一算這日子,還需要兩三年,便冇有再放在心上。

誰曾想,李琴、岑姑娘這一訂親,又讓林三妹自己心思活絡了起來呢?

冇辦法,冇有當孃的操心,她們就得自己操心。

隻是她們不知道的是,葉瑜然不急,還是真是有原因的。

一個,她們還在守孝,為了“名聲”,也不能傳出一點動靜;另一個,在葉瑜然看來,她倆的年齡實在是還小,此事根本不用急。

即使十八不嫁有罪,等到了十六、七歲再看,也來得急。

當然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除了聞人山,現在葉瑜然還冇有看中的年輕小夥子。

有人眼尖,看到的是姑娘,而有人眼尖,看到的則是水田裡的東西。

原來,遠看時,還以為柳氏她們是蹲在水田裡的,近了才發現——她們不是蹲著的,而是坐著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