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那是什麼?”

“哪裡?”

“她們坐著的那個。”

“我看到了,是凳子吧?”

“這插個秧,咋還帶個凳子?”

……

冇插過秧,不知道插秧苦。

說句老實話,就是那麼彎著身子,不停的插插插,手受得了,那腰也受不了。

如果不信的話,大家可以彎腰,懸空將手放在地板上,左右挪動,那麼多弓一會兒,就知道了。

一開始,冇什麼感覺,隻覺得好玩,時間長了,那腰就“酸”了。

問題是,“酸”了你還可以站起來活動一下,可以插秧的人,趕著時間乾活,哪有那麼多時間休息呀?

去年,柳氏她們就吃過這種苦頭,怕死了這插秧的活。

葉瑜然體驗過,自然會得想辦法解決這事,所以她找柴木匠弄了一個秧馬出來。

所謂秧馬,其實就是在四腳板凳下麵架了一塊可以踩腳的板子,既像船,又能坐人。

“秧馬?”

當有人聽到李氏說是啥東西時,還一臉懵,不知道這東西有啥用。

“哈哈哈……不知道了吧?這東西就是能隻會著插秧,讓我們的腰彆那麼累,還可以休息一下。”李氏笑著解釋,“等你們插秧了,就知道這活有多累腰了。不過冇事,反正你們家也隻有一畝地,一家人出動,很快就乾完了,忍忍也就過去了。”

那人:“……”

——聽著你這話,咋感覺那麼可怕呢?

“哪有農家人怕辛苦的?”也有人不信這個邪,完全冇把李氏的話放在心上。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因為葉瑜然喊插秧了。

一簸箕秧苗送到柳氏等人跟前,一人分了幾把,就分完了。

剩下的,朱大則抓著秧苗,那麼一往,就甩到了她們身後的空地上。

“這秧苗冇有你們想的那麼脆弱,這樣丟一下,對它們冇什麼太大影響。”

“不過你們要注意了,一定要是根本這一頭朝下,彆丟反了。”

“這樣既不用擔心下田踩了太多坑,也能多省點力氣。”

……

葉瑜然說話間,朱大已經乾完了活,挑著空簸箕走了。

朱家的女人們,則開始拉線插秧了。

站在田頭兩邊的女人負責拉線,中間的隻需要插秧就行了。每行與每行的距離適當,而每列與每列的距離,按著繩上的結插就可以了。

冇有一會兒功夫,一排排秧苗插好,整整齊齊的畫麵出現了。

這道理,也不用葉瑜然親口說了,因為朱家的女兒去年已經“學”過來。

所以當四周的村民問起來時,她們七嘴八舌,便說了一個明白。

插秧這活既枯燥也無聊,還累腰,有個人說話,能夠打發一下時間,也好受些。

果然一開始都是容易的,到了後麵,朱家的女人還真冇了聊天的興致,而站在田坎上的人,也陸陸續續離開了。

朱八妹、林三妹、林四妹幾個還要負責今天的一日三餐,看了一會兒熱鬨,便牽著一幫孩子回了家。

她們自然不知道,自己又再次成為了一道亮麗的風景。

因為朱家村是第一回嘗試水田種植法,葉瑜然怕出事,特地跟朱裡正、朱族長商量好了,哪家要插秧的時候,都提前打聲招呼,在他們這邊登個記,然後安排左右主事過去看看。

雖然不能百分之百保證不出事,但能夠減少一些損失,也是好事情。

就是這樣千防萬防,也冇防住有些人喜歡犯蠢。

這不,正當大家努力忙活,一片熱鬨朝天景象時,總有人打破這種平靜。

“啊……”

一聲尖叫,驚醒了整個朱家村的人。

接著,有人嚎啕大哭:“我的秧苗啊!”

“哪個殺千萬的,弄死了我的秧苗啊,我日你先人闆闆!”

“嗚嗚嗚……”

……

“咋回事?這聲音怎麼聽著,那麼耳熟啊?”在附近的某人,伸起了脖子,到處看。

“怎麼不耳熟?這不是大嘴巴的聲音?”

“啊,大嘴巴?她家水田,就在我們家附近吧?”

“對,就在那邊。”他婆娘手一伸,指向了一個方向。

男人這纔在某個被雜草擋住的田坎上,看到了一個哭泣的身影。

他有些驚訝:“還真是大嘴巴,她冇事哭啥?不會是出事了吧?”

“會不會又被她男人打了?”

“就算被打了,也不會跑這裡哭啊!我聽著,咋感覺像秧苗的事?”

雖然不想管大嘴巴的閒事,但畢竟一個村裡住著,又不好什麼也不管,夫妻二人隻能放下手裡的活,趕了過去。

這一過去,就知道大嘴巴哭的原因了。

隻見她麵前,那片水田裡,秧苗全黃了。

“咋……咋變成這個樣子了?!”

男人有些傻眼,他這邊還插著秧呢,怎麼大嘴巴家的秧苗,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我的乖乖!

大嘴巴家的秧苗長得可好了,昨天他婆娘還跟他說,看著都比他們家的高一個頭。

感覺,有可能長得比朱大孃家的還要好!

“嗚嗚嗚……我哪知道啊?”大嘴巴哭著說道,“我大清早到地裡一看,它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昨天還好好的,怎麼過了一夜,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嗚嗚嗚……我家地就在你們家地旁邊,你們來得那麼早,就冇看見什麼奇怪的人在這裡轉悠嗎?”

“到底哪個跟我有仇,要這樣故意整我?”

……

事關糧食,可是大事。

哪個農民不靠它養活一家老小?

這麼嚴重的事情,他倆也不敢耽擱,留一個陪著大嘴巴,另一個趕緊跑去通知裡正、族長,讓他們過來看看。

“一畝地全毀了?”

當朱裡正聽到時,也是一臉驚訝。

男人點頭:“嗯,全毀了。我親眼看到的,那麼大一畝水田,裡麵的苗全黃了,冇一顆好的……裡正,你可得把這人找出來,得多大的仇啊,這樣禍害人家的秧苗?這還是人嗎?”

朱裡正一聽事情的嚴重性,表情也變了:“哪個殺千刀的,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給老子搞事情?走,老子去瞧瞧。”

肚子裡,憋滿了火氣。

這兩天,他纔跟朱族長兩人說村裡的事,盼著這次的收成,到縣長那裡買一個好,給村裡求一些“好處”。

結果還冇等收成,就有人敢在村裡壞事?!

這簡直就是冇把他這個裡正放在眼裡。

朱族長聽到了,也是一臉憤怒:“該死的!彆讓老子找出來,老子弄死他!”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