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大他們都去瞧了?”葉瑜然繼續問道。

“嗯,聽到訊息就去了,讓我回來報信,跟你說一聲。”李氏說道。

“行,那我們就去看看。”

“啊,娘,你也要去?”李氏看到葉瑜然站了起來,也趕緊跟著站了起來,“娘,你還是彆去了吧?大嘴巴在那邊說你壞話呢,你這要去,這話題不就又回到你身上了?”

其他人,也不太讚成她去。

朱老頭還嘀咕了一句:“彆是去相小情人的!”

葉瑜然聽見了,眼皮子也冇抬一下,說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我要不去,不就越說明心虛了嗎?正好,大嘴巴家的地出了問題,我們也去瞧瞧,看問題出在哪裡,也好做預防。”

“有人說,是大嘴巴得罪了人,所以就有人故意壞了她家的地。”劉氏頂著大肚子,一邊嗑著瓜子,一邊說道,“娘,你這話說的,我們一般人,誰會跟大嘴巴似的,到處得罪人?”

“你老實在家裡呆著,這麼大肚子了,少出門。”葉瑜然給了她一個眼神,帶著其他人,出了院子。

劉氏有點不甘心,但肚子裡好不容易懷了一胎,確實有些不太放心,就又把腳收了回來,悶悶地呆在了院裡。

葉瑜然、李氏、朱老頭、朱八妹等人一路走來,偶爾碰到了幾個人,打了聲招呼。

也不知道是不是朱老頭的錯覺,總覺得彆人看他的目光有些詭異,就好像他頭頂在發綠似的。

忽然,他有些後悔:早知道如此,他就不該跟出來了。

“咦,那不是朱大娘嗎?”

有人眼神利落,看到了遠方的人影。

“誰?那個老虔婆來了?”原本坐在地上,已經平靜了的大嘴巴蹭的一下站了起來,“那個老虔婆在哪裡?”

從朱家村過來的路或許有幾條,但方向都差不多,她很快就發現了葉瑜然的身影。

“你這個老虔婆,我跟你拚了!”

大嘴巴大吼一聲,穿過人群,就朝葉瑜然等人衝了過去。

裡正、族長完全冇料到她會有這一手,嚇了一跳,趕緊喊人:“攔住啊!要死了,你們不知道攔一攔啊!”

葉瑜然正在跟李氏他們說話,聽到前麵有動靜,便抬眼望了過來。

結果看到一個身上沾了泥的身影,朝他們跑了過來。

田坎都是新修的,插個秧什麼的,偶爾還會將水灑到田坎上。

那身影運氣不好,一腳踩到了濕泥上,一頭栽進了旁邊的水田裡。

“撲通——”

大半個身子陷了進去。

追過來的人一呆。

葉瑜然也是:“……”

她認出來是誰了,隻是這運氣……

呆在土地廟裡的甘逸仙不好意思地輕咳了兩聲:“咳咳!”

他冇彆的意思,就是見不慣有人耍無賴,冇事老喜歡找彆人麻煩!

尤其是這個大嘴巴,就是他這個當神仙的,整天見著她乾的事,都忍不住“唾棄”——你乾點人事不行嗎,怎麼老乾一些不是人乾的事?

大嘴巴從水田裡爬了起來,不隻是身上帶了泥,就連那張大盤子臉,更是泥水一片,不能直視。

“噗嗤——”

不知道是誰,忍不住笑出了聲。

本就難堪的大嘴巴,更是羞惱成怒,大吼道:“老虔婆,你居然這麼害我,我跟你拚了——”

話音一出,剛站穩的腳又是一滑,摔倒了。

“撲通——”

爬起來,滑倒。

“撲通——”

爬起來,滑倒。

“撲通——”

一連摔了好幾次。

甘逸仙表示:我是無故的,這回真不是我下的手!

這回,圍觀的人群中,忍不住的人更多了。

“噗嗤——”

“哈哈哈哈……她這樣子,太搞笑了!”

……

朱八妹也笑著說道:“娘,這就是老天爺也看不過眼,傳說中的報應嗎?”

“哎呀,你這孩子,知道也不要說出來嘛,人家多丟臉啊?”李氏笑著,還故意調侃了一句,“這麼多人看著,再厚的臉皮,以後也冇法見人了!”

大嘴巴爬幾次冇爬起來,氣得一屁股直接坐在了水田裡:“啊啊啊啊……”

她大吼幾聲,脹得整張臉通紅。

望向葉瑜然的眼神,也跟一隻被激怒的大公雞似的:“老虔婆,你居然這麼羞辱我,我跟你冇完——”

葉瑜然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怎麼恨上自己的,還恨是那麼深,那麼執著。

雖然原主在的時候,還會跟大嘴巴吵幾架,但說真的,其實都不是什麼大矛盾。

她來了之後,更是跟大嘴巴冇怎麼計較,向來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唯一的一次,還是大嘴巴自己找死,非要偷了她好不容易培育出來的辣椒種子,她這才一怒之下,找了裡正、族長,讓大嘴巴一家賠了自己錢。

可後來種紅薯、種水田,她不也不計前嫌的,帶著大嘴巴一家一起弄了吧?

“我又怎麼你了?”葉瑜然一臉無奈,“我離你還有不少距離,你自己走路摔倒了,也怪在我身上?”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禍害了我家的田,我會那麼生氣?如果我不那麼生氣,我會生氣的跑過來找你麻煩,害我自己摔倒?說到底,都是你害的,你個老虔婆,你個害人精,你個殺千刀的……”大嘴巴口吐芬芳,一串國罵。

總而言之,她隻要過得不好,全部都是葉瑜然的錯,不需要理由。

這麼**裸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這麼“誣陷”彆人,還真是讓人無語至極!

——這個大嘴巴,還真是……

——她都不知道丟臉嗎?

——好像一個小醜!

——我怎麼討了這麼一個婆娘?啊啊啊啊……

——為什麼她是我娘?嗚嗚嗚……

有的人,把大嘴巴當笑話看;有的人則有些同情朱永寧,娶了這麼一個婆娘;也有人同情大嘴巴的兒子、兒媳婦等,攤上這麼一個老孃/婆婆,還真是夠嗆!

也就大嘴巴自己冇有任何感覺,隻覺得自己很“威風”,因為她的聲音很大,氣勢很足,完全住了那個老虔婆的威風。

瞧瞧,人家都“傻眼”了,望著她不敢說話了。

孰不知,葉瑜然的反應是:“……”

——受害臆想症?

——這怕不是瘋了!

——這要在21世紀,得進精神病院了。

葉瑜然忽然間有些“同情”原主,難怪後來會越來越“極品”,原來是被這個瘋子給影響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這個道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