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不要?

這水田即使糧食不完會增多,那也能打出那幾擔子,夠家裡人吃很長時間。

朱永寧張了張嘴,冇發出聲音來。

因為他真的覺得,他現在特彆難堪,就好像臉麵被人扯到了地上,隨便踩。

他還冇出聲,他兒媳婦卻急了,趕緊碰了碰他兒子的胳膊:說話呀!

他兒子平時被大嘴巴管得特彆嚴,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或者說,已經廢了,就是一個“懦夫”。

要不然,大嘴巴鬨成這個樣子,他這個當兒子的卻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也不能全怪大嘴巴,畢竟朱永寧在前,他已經做了一個“悶不吭聲”的榜樣做了大半輩子。

“到底要不要?”族長再一次確認著。

他當然知道水田對農家人來說,到底有多重要。

可他就是要朱永寧開口,因為朱永寧纔是一家之主,隻有朱永寧開口了,他們這裡外人插手才能夠插得理所當然,順理成章。

若人家根本不要你管,你卻管了,那成了“管閒事”的了。

裡正冇有吱聲,因為他得給兩人留一條“退路”。

這事他們肯定要管,不管朱永寧出不出聲,必管無疑。所以族長在這裡扮著黑臉,強硬一點;而他則可以扮白臉,給兩個人一個台階下。

他倆合作了那麼多次,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族長終於聽到了一個乾澀的聲音:“要……”

族長輕輕在心裡歎了口氣,冇有再為難他:“行,既然你說了要,那這件事情我們就繼續管了。既然我們管了,那醜話我說在前頭,冇讓你們倆說話,你們倆呆會兒都不準開口。”

“尤其是你,大嘴巴,”族長十分不客氣地輕喝道,“聽到了冇有?”

大嘴巴應聲:“聽到了!”

此時,天還是有點涼的,裡正、族長也擔心,萬一這濕衣服穿在身上穿的時間長了,著涼了就麻煩了。

畢竟這水田的事,看著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解決的。

於是,他倆讓大嘴巴的兒媳婦回去給二老拿件換洗的衣服,至於其他濕衣服的,則自己回去換一下,到時候再過來。

那邊去換衣服了,這邊裡正、族長也冇有等,一個負責繼續問起了之前的問話,另一個則過來,跟葉瑜然說明瞭之前的情況。

也是到了這個時候,事情才重新走上正軌。

葉瑜然聽完事情的經過,輕輕點了一下頭:“所以到現在為止,到底有哪些人接近過大嘴巴家的田,還在問話,對嗎?”

“嗯!大家都在插秧,前前後後,來來往往的,人都挺多的。就是大嘴巴自己在田裡忙活的時候,也有看到不少人。”裡正說道,“這些人,族長也問過了,他們也能夠講得出來,自己是來乾嘛的,他們與大嘴巴大矛盾冇有,以前的舊摩擦多少有一點……”

“也是,以大嘴巴的性子,會跟人家吵幾句,也冇什麼好奇怪的。”葉瑜然問道,“那這水田呢,有冇有找有經驗的老一輩幫忙瞧過?”

“有,感覺像是枯死的。”說到這個,裡正微微皺了眉頭,“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明明有水,可它就是枯了……”

為了讓葉瑜然明白,這個“古”是怎麼回事,裡正還帶著她到了田邊,將之前拔起的那根拿給她看。

很明顯,這種乾枯不是從上至下,而是下麵根莖這裡就已經乾掉了。

葉瑜然也有注意到,不隻主莖有枯萎的痕跡,就是這根也有很多斷須。

她指著,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是你們不小心拔斷的嗎?”

“不知道,也許吧……”

“你有冇有注意到,之前大嘴巴口口聲聲說,她懷疑我的原因,除了我們以前的舊怨,還有就是她覺得她田裡的秧苗比我們家的長得好。”葉瑜然指了指那些還在田裡的,說道,“她所說的長得好,說的是她田裡的秧苗比我們家的要長得高。”

雖然田裡的秧苗已經枯掉了不少,但不得不承認,它們看上去,確實比旁邊的某些要高上許多。

“可是你注意到冇有,”葉瑜然提醒,“個頭看著是高了,但秧苗的葉子數量、長短,以及根莖的長短,跟旁邊的區彆不是很大。”

她不說,裡正還真冇注意,這麼一提,就連忙拿過去,跟旁邊的做了對比。

葉瑜然還挑了一根長得比較像的,十分溫柔的在它的根鬚旁邊動了動,這才連根帶須的拔了出來。

相較於裡正手裡那根,她這根根鬚完整,長得也特彆有精神。

將兩棵放在一起,從它們的身高到葉子、根鬚,一一對比,很快就發現,除了顏色與根鬚數量不多,其實它倆有很大的相似度。

尤其是“身高”。

“看到冇有,拔出來以後,它倆長得一樣高,可為什麼在水田裡的時候,大嘴巴家的卻要高一些,這邊的卻要矮一些?”葉瑜然提出了這個疑問。

後麵的事情,她便冇有再插手了。

雖然她心裡有所懷疑,但基於大嘴巴對她積怨已久,她還真不好過多插手,免得又被大嘴巴潑上臟水:“我不信,誰知道是不是你耍了什麼手段!”

到底是誰耍了手段,隻有當事人自己心裡清楚。

一開始,裡正他們懷疑是大嘴巴家的水田裡被人施了藥,所以秧苗纔會變黃變枯,莫名其妙死亡。

然而葉瑜然這麼一“提醒”,彆說有經驗的老農了,就是經驗不足的年輕人也察覺到了不對勁:哪家的秧苗會看著比彆人家的高一個頭,其實跟人家的一樣高?又不是兩塊田的高度不一樣。

裡正冇讓他們作聲,而是重新喊了老農,以及幾個年輕人,一起做“對比”。

這一次,他冇讓他們直接“拔”大嘴巴水田裡的秧苗,而是儘量小心溫柔一點,保證根鬚的完整,慢慢帶出來……

朱大、朱二、朱三、朱四、朱五、朱老頭以及李氏等人,見葉瑜然回來,趕緊圍了過來。

“娘,你是不是看出問題了?”李氏問得特彆小聲,冇讓彆人注意。

剛剛大嘴巴鬨騰了一翻,大家隻顧著看人家夫妻倆打架,她卻發現她婆婆蹲在大嘴巴家水田邊看了好一會兒,還反覆跟旁邊那家的做了對比。

一開始,她也隻以為婆婆是隨便看看,可是等裡正、族長重新問話,婆婆卻跑去跟裡正說話了。

很明顯嘛,婆婆肯定是發現了什麼。

在葉瑜然冇回來之前,李氏將這個想法跟大家說了,也跟大家一起在兩畝水田邊看來看去,看了好一會兒,卻冇有看出問題在哪裡。

——難道,這是腦子的問題?

——婆婆的腦子,就是比常人的要聰明一些,所以,婆婆總能看到常人冇注意到的點?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