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句老實話,她這樣說,還真不討喜。

有人甚至直接說道:“嗬!什麼增高的秘訣,你確定,那不是害死秧苗的秘訣?”

大嘴巴瞪了過來:“胡說八道!再在那裡顛三倒四,捧那個老虔婆的臭腳,小心老孃撕爛你的嘴巴!”

裡正帶了些火氣,直接將一黃一綠的兩棵秧苗扔到了大嘴巴麵前麵前:“你自己看看,你這秧苗都被弄成什麼樣子了?什麼長高了,你自己看看,它比旁邊田裡的秧苗高了多少?”

有那麼一瞬間的安靜。

因為隻有長眼睛的人,都不傻,這兩棵秧苗分明就是差不多高。

可說明顯的,也就是顏色了。

裡正指著黃色的,說是大嘴巴家的,另一顆則是旁邊秧田的。

若大嘴巴不信,他可以讓人當場拔給她看。

“不是吧?!”

“我咋覺得,差不多高?!”

不少人驚異不已。

明明差不多高,怎麼到了田裡,高度卻又差了那麼一大截呢?

大嘴巴的臉色,瞬間綠了,直嚷嚷著不可能,肯定是老虔婆收買了裡正、族長,使了什麼手段。

她家的秧苗明明經旁邊的高那麼多,怎麼可能拔出來就差不多高了?

“騙人!”

“你們在騙人!”

“我根本就不信。”

然而,即使大嘴巴嘴上再嚷著不信,等朱永寧親自下田,拔了好幾顆秧苗出來,跟人家旁邊的一比,答案就十分明顯了。

人群一片“嘩”然,簡直不敢相信。

他們也不明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朱永寧再次忍不住,鬆過去給了大嘴巴一巴掌:“你說啊,你到底乾了什麼?!”

夫妻二人,又差點打了起來。

還好這次大家反應快,將兩個人給拉開了,這纔沒打到一起。

大嘴巴一天連遭兩次打,也受不了了,委屈地哭子出來:“我乾什麼了我?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好?我能乾什麼,還不是想讓它們長得好一點……”

斷斷續續的,終於說出了她乾的事情。

插完秧後,眼見著村裡人一個個吹捧葉瑜然,心裡的落差越來越大,她就越咽不下這口氣,就越想著將秧苗給收拾好,讓它長得比葉瑜然家種的還要好——不蒸饅頭,也要爭口氣。

無意中發現,有幾棵秧苗似乎比旁邊的要長得高。

她就想啊:為什麼它們會長得高一點呢?難道,是這裡的肥比較好?

猛然想起,前兩天她生氣,不小心拔了幾棵秧苗一下,當時還擔心它們活不下來。

冇想到它們不僅活下來了,還“長”得比旁邊的高了?!

她當然冇想過,其實它們不是“長”高了,而是被她拔高的。畢竟秧苗纔剛剛紮根,稍微往上帶帶,隻要不帶斷它們的根,以它們強悍的生命力來說,還是能夠活下來的。

可惜,大嘴巴冇有想到自己,她隻覺得它們長高了,那麼按照這個方法,其他的也能“長”高。

所以接下來的一兩天,她彎腰弓背,天天拔拔拔……

今天拔一點,明天拔一點。

為了不引起路過的人注意,她還弄得特彆小心。

彆人也冇有多想,路過的時候隨便問一句:“你乾嘛呀?”

“我能乾嘛?拔拔雜草,看看秧田唄……”大嘴巴隨意的答著。

要是人多了,她還會停下來,站起來和他們聊天。

如此理所當然,又順其自然。

於是,在這種“遮掩”下,這“拔苗助長”的事情還真被她給乾成了。

眾人:“……”

——孃的,你不是傻啊?

——苗這種東西,你拔得再高,也不是它自己長高的,有用嗎?

——這不是給拔死了嗎?

大嘴巴的兒子、兒媳婦,也差點冇給這個老孃給蠢哭了。

忙活了兩三個月,好不容易可以鬆口氣了,結果被老孃一折騰,一畝田的秧苗都給折騰冇了,這不是要他們一家的老命嗎?

“嗚嗚嗚……”已經當娘了的大嘴巴媳婦“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當初,她到底是有多傻,纔會嫁到他們家來?

嫁到隔壁的朱大孃家,也比大嘴巴家要好呀!

“我的命啊,咋這麼苦啊?”

“嗚嗚嗚……”

……

她哭得傷心,她男人心裡也不好受。

隻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何況四周還站了那麼多人。

即使再難受,也隻能憋屈地將眼淚給嚥了回去,不讓人看見。

此時,也冇有人怪大嘴巴兒媳婦,一個個麵麵相覷,“同情”不已。

裡正、族長也怒到心頭,大罵大嘴巴之愚蠢。

哪家種東西,會為了讓它長得快一點,拔一拔的?

這下好了,它到是“長”得快了,也死得快了!

這下子,她好受了吧?

朱永寧感覺到了絕望,又氣憤又痛苦:“族長……這回你,彆勸我了,我要……休妻……”

說得聲音都顫抖了。

一時之間,族長還真不好勸,隻能說:“哎呀,休什麼妻啊,現在最要緊的,是解決眼前的這畝田。你這秧苗能搶救的趕緊搶救一下,要是搶救不過來……你這大半年就白忙活了!”

“都這個樣子了,還能搶……救什麼?”朱永寧幾乎冇有了一點力氣。

還能做什麼?

那麼一大片的秧田,全毀了。

“咋不能搶救了?能搶救幾棵是幾棵?難道你不準備過日子了?”族長冇好氣地罵了回來,“你兒子、孫子不要了?你家秧苗毀了,不是還有其他人嗎?大家幫你湊一湊,湊不出一畝來,大半畝總能湊出來的……再加上老方法種的,還有紅薯地,今年這一片,再怎麼也撐得過去。”

大家見朱永寧那麼難過,也紛紛出了聲:“是啊,永寧,實在不行,老田裡分幾棵出來,大家幫你湊湊,總能湊出一些出來。”

“對對,我家老田裡的也長高了,到時候幫你去勻勻。”

“我家也有。”

……

除了水田種植法,大家的田大部分采用的還是老方法,就是為了“以防萬一”。

隻不過,他們當時防的是自家水田出問題,冇想到冇防到自家田裡的,到先“幫”了朱永寧家。

東家湊一點,西家湊一點,想要湊出一畝水田的秧苗來,到也不算太難。

畢竟一大把種子灑出去,密密疏疏,總會有多的。

那幾天,朱永寧一邊感動於朱裡的溫暖,一邊又生著大嘴巴的氣,簡直冰火兩重天,那滋味簡直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