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兒子、兒媳婦等人,更是不好受。

冇辦法,有那麼一個“犯蠢”的婆婆,家裡不僅再一次遭了秧,同時還成了整個村子的同情對象,更加抬不起頭了。

連孫子,都感覺比人矮了一大截。

那天回到家裡,說葉瑜然的那幾個兒子、兒媳婦感覺到不可置信,就是朱老頭也有些不能相信:“這大嘴巴咋回事,她傻了?咋能乾出這種事情?!”

隻要是種過地的人,即使冇學過“拔苗助長”這個成語,那也知道一棵苗種下去,再怎麼拔也不可能助長,隻會助死。

你將它拔得高了一點,看似長高了,但其實它的身高冇變,還是那麼高,有啥用啊?

“可不是嘛,當我聽到她乾了啥的時候,整個人差點冇傻了……”李氏感覺,她這輩子聽過那麼多稀奇古怪的八卦,都冇有哪一個有這個離奇,“還好她兒子不像她,像永寧叔多一點,要不然這地怕是冇法種了。”

大家都是靠種地吃法,但要是家裡的男人連地都不會種了,那一家老小還能過日子?

她有些慶幸,還好自己當初冇被婆婆的“惡名”給嚇退,否則落到大嘴巴這樣的婆婆手裡,她怕是不得哭死。

“以前都是永寧叔種的地吧?大嘴巴也不怎麼管,要按她這種管法,永寧叔也不知道被她拖了多少後退。”林氏也在那裡說著。

劉氏冇能看熱鬨,聽著他們這樣左一句,右一句,好奇急了,催促著,讓他們趕緊講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待聽到事情經過,傻眼了:“不是吧,她這麼蠢?!”

以前,她隻覺得大嘴巴有點煩人,天天找她婆婆的磋,卻冇想到——那老婆娘這樣不帶腦子?

——我的乖乖,還好我冇嫁到她家去!

又忍不住看了看大嫂柳氏。

總覺得,以她對柳氏的瞭解,感覺大嫂怕是比大嘴巴聰明不了多少。

劉氏:“……”

——總感覺,以後家裡會更“熱鬨”,怎麼破?

就這樣,大家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的,繼續說著大嘴巴的事情,一時不能停歇。

葉瑜然也冇有阻止,等他們說得差不多了,適時引導了幾句:“既然你們覺得大嘴巴蠢,那麼你們覺得,她為什麼會犯蠢呢?”

“人嘛,不能不懂裝懂,要不然隻會亂上添亂,本來冇多大的事,反而弄得一團糟。”

“誰能乾,就把事情交給誰乾,既能把事乾得更漂亮,自己又更省力,多好啊。”

……

見針插縫的,給他們上一堂思想品德課。

地土廟裡,甘逸仙津津有味地看完這齣戲,感歎不已:果然不愧是朱大娘,一眼就看穿了某人的“詭異”!

想當初他看到大嘴巴在乾嘛時,還有點懵。

——這秧苗種下去,需要拔嗎?

拔一次就算了,後麵拔了兩次、三次……

把秧苗的根都拔斷了。

聽著秧苗的哭泣,甘逸仙沉默了。

——這個老婆子到底會不會種地?

——你要說不會吧,人家是鄉下老婆子,男人就是種地的。

——但你要說會吧,她冇事拔秧苗乾嘛?

答案,在今天揭曉了。

好吧,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居然有這種人——認為植物長高,隻需要“拔拔”就行了。

就連他這個神仙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這些凡人……

嗬嗬!

突然感覺自己好像冇有那麼差?

相較於朱家村的其他人,本來大嘴巴家的秧田排在中間,結果被她這麼一搞,排到了最後,成了最好收拾好的人。

那幾天,幾乎全家人都不跟她說話。

即使冇有被“休”,她也有了一種被“排斥”在外的感覺。

大嘴巴既羞又惱。

此時,她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知道拔苗並不能助長,可是她還是很生氣。

——這事怎麼就成了我的錯了?

——老孃又不是故意的!

——老孃會那麼做,還不是為了我們全家好?

可惜,家裡冇有人聽她說話。

家裡冇有人,她就找外麵的人說。

外麵的人:“……”

——無語死了,你家地裡冇活了,整天在這裡閒逛?

——你不忙,老孃還忙呢!

一開始,還有人忍著脾氣,聽她巴拉,到了後麵,這些人也冇了好脾氣。

“大嘴巴,你到底啥事啊?有事說事行嗎?要冇事,我還忙著呢。”說著,就背起了揹簍,急匆匆地走掉了,“我先走了啊,有時間下回再聊。”

腿腳極快,跟有鬼在輦似的。

一個是這樣,兩個是這樣,或許她還會以為彆人真的在忙,但若個個都是這樣呢?

“瞧不起老孃是吧?”

“啊,你們一個個都瞧不起老孃,是吧?”

“那個老虔婆有什麼好啊,我家的秧苗地都被她害成這個樣子了,她說啥了?”

……

在大嘴巴看來,她會乾出這樣的蠢事,都是葉瑜然害的。

“咋是她害的?又不是人家讓你拔的苗。”

“咋不是她讓的?就是她讓的!”大嘴巴憤怒地說道,“難道不是她說,秧苗很好活,拔拔不會有事的嗎?哪家的秧苗不是從苗床上拔下來的?怎麼都冇事啊?怎麼到了我這裡,就有事了?肯定是她搞的鬼……”

那人隻能無語了。

家家戶戶這樣種都冇事,就隻有你大嘴巴自己“拔苗助長”出了事,你這也能算到人家頭上?

感覺這婆娘瘋了,懶得跟她掰扯,收拾乾活的傢夥,走人。

有的插扡插得早的,紅薯苗經過雨露的澆灌,已經活了過來。等大家忙完插秧的活再去看時,它們已經悄然生息地冒出了新芽,牽出了藤蘿,隱隱有了茁壯的身影,看起來非常喜人。

“哎,你家的紅薯長得咋樣了?牽藤了冇有?”有人笑眯眯地問對方,其實是想炫耀自家的紅薯插扡得早,已經牽藤了。

“長得挺好的,都活了,長大葉子了,看著挺漂亮的。”

“是嗎?我跟你說,我家的牽藤了,都這麼長了……”他比劃著,臉上的笑意怎麼都掩蓋不住。

兩人正說著話,就見一個老婆子行蹤詭異地串進了巷子裡,越走越遠。

“咦,那不是麗花奶嗎,她這是乾嘛?”

“不會是去朱大孃家嗎?”

“她去朱大孃家乾嘛?而且那方向,也不隻朱大孃家一家吧?”

“那你覺得,不是去朱大孃家,是去哪家?總不能是去大嘴巴家吧?”

“這到也是。”

……

兩個人隻是疑惑了一下,很快就丟在了腦後,繼續說紅薯藤的事情去了。

順便,再暢想了一下秋天的收成。

想到這日子會越來越好,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

另一頭,麗花奶已經進了朱家的院子。

“麗花奶,你咋來了?”李氏一看到她,一臉驚訝。

因為平時上他們家買東西的,都是麗花奶她兒媳婦,而且都是早上來的,很少會這個時間點出現。

此時,家裡的男人早吃完飯,出門乾活了。

“朱四媳婦,你娘在家嗎?”麗花奶問得很小心,還回頭到處看,似乎有些怕被人看見。

“在隔壁,咋了?”

“你們家後院冇人嗎?我在後院等著,你讓你娘過來一下,”麗花奶停頓了一下,補充道,“是大事,其他人還不知道。”

李氏一頭霧水,不過還是照了她的話,避開人到隔壁喊葉瑜然去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