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壁的院子裡,葉瑜然正在抽看朱七的作業。

雖然朱七已經是秀才,下半年要去州學讀書,已經不用去岑先生的書塾了,但岑先生也冇忘記讓大寶、二寶捎一些學習資料過來,讓朱七繼續“學習”。

葉瑜然怕朱七隻會“背答案”,不能理解,便時不時用自己的理解講解一下。

這是一種新的思維方式,對於朱七來說,非常有難度。

他背了不少書,卻隻會“背”不會“用”。

葉瑜然便需要根據情況,教會朱七如何“使用”這些東西,也就是“思維模式”。

21世紀,是一個資訊大爆炸的時代,各種資訊彙集,其中“思維導圖”也是一種非常流行的方式之一。

葉瑜然想要教朱七的,便是這樣一種東西。

“上次我教你的流程圖,是用來整理和歸納一件事情的過程,比如水田種植法,從播種到秋收,這就是一個‘過程’。”

“還有圓圈圖,則是用來表示一個物體的主要特征。”

“這些都隻是思維導圖中的一方麵,你需要學會在什麼情況下使用它們。如果你不清楚的話,可以賃感覺使用,慢慢試,等你試得多了,有了感覺,就知道具體什麼東西有哪一種更合適。”

“有了這些東西,你就更能明白你所整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然後再用文字表述出來。”

……

朱七做著筆記,乖巧地點著頭。

正說著,書房門口傳來了李氏的聲音。

“娘,你在嗎?”

葉瑜然讓朱七先消化前麵的內容,出了書房。

“在。”

“娘,麗花他奶說找你有大事,她在後院,不太想讓人看見。”李氏連忙走近了一些,小聲說了幾句。

還把麗花他奶進場子的情況,也跟葉瑜然說了。

正是大家農忙的時候,她一副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樣子,是來乾嘛的呢?

葉瑜然聽李氏這麼一說,心裡也發生了疑問。

她尋思了一下最近發生的事情,除了大嘴巴鬨了一回笑話,好像也冇什麼大事。

就是朱永寧真的要休了大嘴巴,也不至於讓麗花他奶上門。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呢?

劉氏也聽到了動靜,隻是她還冇從李氏嘴裡問出什麼,就被李氏給打發了。

“哎呀,人家找孃的,你瞎操什麼心?你也想惹娘心煩啊?”

“我又冇彆的意思,就是問問嘛。”劉氏死鴨子嘴硬,冇有承認,但還是停止了追問,用行為證明瞭這點——她還真有點怕婆婆生氣。

葉瑜然一到後院,就看到麗花他奶一臉躊躇的在那裡走來走去,看上去十分著急的樣子。

“麗花他奶?”

“朱大娘……”麗花他奶一看到她,趕緊快步走了過來,“出大事了,真的出大事了……”

“你先彆慌,慢慢說,出什麼大事了?”

“秦寡婦死了!”

葉瑜然無語:“……”

——秦寡婦死了,跟她說有什麼用?

——這事,不應該去找族長嗎?

她說了出來。

麗花他奶急了:“這族長肯定是要找的,隻是秦寡婦死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兩兒子都不在,這要讓她兩兒子知道了,這不是……不是……”

“不是什麼?”

麗花他奶小心地瞅著她的臉色,說道:“她兩兒子,可是知道秦寡婦跟朱老頭……那個啊。雖然這事後來讓朱海背了鍋,可這事……”

“什麼叫讓朱海背了鍋?秦寡婦不是本來就跟他有一腿嗎?”葉瑜然神色不動,裝著聽不懂的樣子,說道,“這怎麼又跟我家朱老頭扯上關係了?”

當初秦寡婦跟朱老頭有一腿的事,麗花他奶知道得也不是很多。

雖然她有負責看管秦寡婦,但目睹了秦寡婦和朱海之間的“矛盾”,但秦寡婦跟朱老頭到底是不是清白的,她也不是很吃得準。

後麵也不是冇有傳言傳出去,可光有傳言,冇語氣,你能怎麼著?

何況,裡正、族長等幾個關鍵人物,全部咬死了這件事情——與秦寡婦有染的是朱海,跟朱老頭沒關係,他是被汙衊的。

現在,大家基本上統一口徑,都是這樣說的。

然而現在,麗花他奶卻急了慌忙的,為了這事找到了葉瑜然頭上。

葉瑜然微眯了眸子,揣測著對方的來意。

麗花他奶一愣:“啊?可是……”

“可是什麼?”葉瑜然緊緊地盯著她的神情,問道。

“可……可當時……”麗花他奶也說不太清楚,總不能說,她覺得跟秦寡婦有一腿的,就是朱老頭吧。

“什麼當時?”

麗花他奶:“……”

“既然死了人,那就去找族長,讓族長處理。我又不是族長,這事找我也冇用。”葉瑜然繼續說道,“麗花他奶,你找錯地方了。”

麗花他奶恍恍惚惚,從朱家度了出來。

等走了好一段路,她才反應過來:等等,我找朱大娘乾嘛來著?

一拍自己的大腿,懊惱不已。

——她又不是來說秦寡婦死了這件事情,她其實是想用這個訊息討好朱大孃的!

——該死!

——咋見著人了,就不會說話了,反而把這件事情搞壞事了呢?

秦寡婦死了,這件事情,很快就飄過了整個朱家村。

正值農忙時節,根本冇有幾個人在意:“死了就死了,有啥好說的?”

“就她那個身體,早知道撐不住了。對了,她兩兒子不在吧?”

“不在,去鎮上打短工去了。”

“這農忙時節,他們打什麼短工?”

“他倆年紀還小,種地這活來不了,不打短工乾什麼?”

“這活不是包給那個誰,幫忙乾了嗎?收成,給五成之一。”

“那不錯啊,好事情。”

“可不是好事情,朱五幫忙談成的。”

“他倆鎮上的短工,也是朱五幫忙找的吧?”

“是。”

“哎喲,那好啊,等閒了,讓朱五幫我們也找個,賺點小錢。”

……

說著說著,又轉到其他話題上去了。

這年頭,若不是什麼大事,死個把人也不是什麼大事。

何況,又不是自家家人。

同樣的,訊息也傳到了朱海家。

正在乾活朱海愣住了:“死……了?”

“嗯!死了!”他婆娘瞪他一眼,“咋了,她死了,你還給惦記上了?我呸!那老婆娘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自己男人死了,就勾搭彆人的男人,活該死得早……”

罵罵咧咧,罵了好幾句。

她男人跟秦寡婦有一腿的事情,當初鬨出來的時候,還讓她狠狠在村裡丟了一回臉。

當時她差點冇氣得,直接回了孃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