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來當然冇回,原因很簡單——都馬上要娶兒媳婦當奶的人了,要是這個時候回孃家,那她豈不是虧大了?

鬨歸鬨,還叫了孃家兄弟,但她絕對不可能回孃家,死守自己的位置,不許任何人搶。

“你說什麼話呢?孩子都那麼大了……”朱海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可是這事他比較理虧,說了一句,也就不想理這個老婆子了。

反正,兒子都大了,她也生不出來了,夫妻關係再不好,也就這樣了。

轉身,想要出屋子。

可他婆娘哪裡會放他出去,反而叫住了他,罵得更凶了:“你也知道孩子都大了?你要知道丟不起這個臉,那你怎麼還乾出這麼冇臉的事情?”

“怕丟臉,就彆乾啊!”

“乾得出來,就不要怕被人說。”

……

朱海自然不可能還嘴,反而腳下的步子邁得更快了,就是不想跟這個女人鬨起來。

至於秦寡婦是生是死……

唉!他在心裡歎了口氣。

——死了,或許更好!

——隻有死了,彆人纔不會老惦記著這件事情。

跟朱海一比,朱老頭的心情就要複雜一些了。

他跟秦寡婦到底是怎麼回事,也就隻有他自己更清楚。

自那次“鬨翻”之後,他就冇有再見過秦寡婦。

到不是秦寡婦不想找他,而是他根本冇有去見她——好不容易生活重新恢複了平靜,他不想再起任何波瀾。

當時葉瑜然就已經說出要讓他“淨身出戶”的這種話了,他要真敢跟秦寡婦再有點什麼,有什麼事情是她乾不出來的?

他一個大男人,孫子都有了,結果被自己的婆娘“趕”出了家門,他以後還有啥臉見人?

何況,那幾個兒子的反應,也都全部站在他們老孃那邊,他……

“你找我?”

葉瑜然站到他的身後,將他從走神的狀態中給喚了回來。

“啊!那個……”朱老頭一看到她,便有些不自在,原本想要說的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那個?什麼東西?”

朱老頭張了幾次嘴,都冇有說出來。

葉瑜然一頭霧水:“你到底想說什麼?我這邊還忙著呢,有事趕緊說。”

“那個……就是……就是最近村裡不是死人了嘛,我想問問你,你怎麼看的?”朱老頭吱吱唔唔的,連秦寡婦的名也冇敢點。

“村裡什麼時候死人了……”葉瑜然話纔出口,就反應了過來,“你說的,不會是秦寡婦吧?”

“嗯!”

被對方的眼光一掃,朱老頭有些不太敢看人。

那躲避的目光,讓葉瑜然有些無語。

——他自己還說呢,自己跟秦寡婦冇什麼。

——就他現在這樣子,像冇什麼的?

——還好原主不在這裡,否則不知道得鬨出什麼事來。

“什麼叫我怎麼看?我又不是裡正、族長,村裡死了人,也輪不到我操心。”葉瑜然一副風淡雲輕的樣子。

可她越是這樣,朱老頭的心裡,就越打鼓:“我也冇彆的意思……就是人死了,不是要辦喪事嘛,我在想,我到時候要不要去……”

“去,乾嘛不去?不去,不就說明你心虛嗎?怎麼,你是覺得心虛了?”

“冇……我有啥好心虛,她又跟我沒關係,我就是……”朱老頭自然不可能承認,但語氣就不像那麼回事了,他道,“就是有點擔心,怕我要去了,彆人會傳什麼閒話。本來冇有的事,你一聽就當了真,又發火了……”

他現在,其實還是挺怕葉瑜然發火的。

朱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了,完全是老婆子的功勞,至於他嘛,也就沾了一個“光”而已。

葉瑜然挑了挑眉,說道,“現在知道怕了?那當初做的時候,怎麼不知道怕了?”

“我真的什麼也冇做……”朱老頭急了,辯解。

葉瑜然抬頭:“行了,做冇做,你自己心裡有數。反正人死了,說再多也冇用。你隻要彆給我和你兒子拖後腿就行了,其他的,我也不想管你。”

說完,冇有再理他,直接走了人。

朱老頭站在原地,一陣氣悶。

——幾次想要修複老婆子的關係,結果都冇整好,這個老婆子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日子,到底還要不要過了?

——難道真要跟現在似的,看似一家,卻一直各過各的?

做為男人,朱老頭多少有些不甘心。

何況,他也不覺得自己已經老得不能動了,某方麵的需求也冇有老得不能“動”了。

明明有婆娘,卻過得跟個和尚似的,這滋味……

怨念漸起,樹欲靜而風不止。

另一頭,裡正、族長接到秦寡婦死了的訊息,立馬操辦了起來。

說句老實話,這個老婆子一死,反而讓他倆鬆了口氣。

不管她跟朱老頭曾經是不是真的有一腿,這事都不能有,而死人是最能“保守”秘密的。

他們也希望,隨著她的死亡,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秦寡婦男人是獨子,上麵也冇了長輩,所以這事論理說,也隻能由朱族長自己親自出麵了。

他一邊按村裡的老規矩,準備著喪禮,一邊喊了朱五,讓他趕緊給朱穀、朱粒兩兄弟帶訊息,讓他倆回來一趟。

外麵的錢再好賺,老孃的事也是頭等大事,喪禮不歸,那就是大大的“不孝”。

當兄弟二人聽到自家老孃的逝去,到不覺得意外。

畢竟那天回來以後,秦寡婦就一直躺在床上,身上的血也斷斷續續的,一直冇斷乾淨。

不是冇請村裡的赤腳大夫幫忙看過,可惜這“病”人家也冇快速根治的辦法,隻能慢慢“養”著。

就他們家這條件,能半飽度日就不錯了,哪裡買得起那些精貴的東西,給他們娘補身體?

於是,一拖再拖,也就是一副病秧秧的樣子。

若不是朱五給他們介紹了一些短工,多少能夠賺到一些錢,給家裡置辦些添頭,他們娘能不能撐到現在都不知道。

“唉……”朱穀輕輕歎了口氣。

“哥,”朱粒走過來,一隻手搭到了他的肩上,“你說,娘到了地上,會不會怪我們?”

“怪我們啥?”

“怪我們跟她的仇人走到了一起啊。”朱粒年紀要小一些,多少還是有些在意他孃的。

他娘在彆人眼裡再不是東西,那也是一心為他倆好的娘。

永遠自己餓肚子,也會想辦法餵飽他們。

隻是冇有想到,他們娘跟朱老頭扯上關係之後,會落得這樣的結局。而他們,更是傷透了他們孃的心——冇有拒絕朱五的“示好”,跟朱五走到了一起。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