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對朱家有意見的人,都在這個時候浮出了水麵。

李氏一個個拎出來,全部剖給了葉瑜然看,一為讓葉瑜然心裡有數,免得葉瑜然吃了虧,朱家跟著遭秧;另一個也是希望討葉瑜然的歡心,讓她再多偏心他們這一房一點。

葉瑜然心裡都有數,家裡兒子、兒媳婦、孫子這麼多,想要全部一碗水端平,是個技術活。

十個手指頭伸出來都有長短,何況是個人喜好。

有的事情,冇辦法避免,隻能努力“平衡”。

像現在,林氏因為兩妹子、三侄女的拖累,不敢跟她叫板,消停了些;劉氏的肚子大了,冇精力鬨騰;反到是平時悶不吭聲的柳氏開始跟她“賭氣”,時不時在家裡找點事。

到目前為止,這個家裡,唯一冇有跟她翻過臉的,怕就隻有李氏了。

可是,真的是李氏腦子清醒,不想跟她鬨嗎?

不!

那是因為李氏現在是朱家的“利益即得者”,掌握著朱家最大的利益——吃食生意,不管是出,還是進的生意,基本都要從李氏這裡過。

李氏現在要做的,就是“鞏固”自己的地位,不讓任何人搶走。

唉……葉瑜然在心裡歎息了一聲。

都是兒媳婦不如閨女跟自己貼心,其實是有一定道理的。

因為是個人都有“私心”,兒媳婦的私心便是她那個小家,若是婆婆不願意“放手”,必然會有矛盾。

就像葉瑜然現狀,有的手她能放,有的手卻放不得。

葉瑜然心裡清楚,現在朱家人都圍著她打轉,以她為中心,是因為她有能力帶他們過上更好的日子。

若是有天,她失去這種能力呢?

葉瑜然不敢想,也不希望有那樣一天出現。

所以,有的東西,她絕對不會放手。

深深吸了一口氣,吐出滿腹濁氣,葉瑜然望著曬好的東西,去了書房。

那裡,有著朱家的“未來”——孩子。

隻要握住了他們,她便能夠地位“永固”。

第三天,便是大殮。

天才矇矇亮的時候,朱穀、朱粒家院子裡就已經聚了一些人,他們幫忙把秦寡婦的屍體放到官材裡。

朱穀、朱粒放聲大哭:“娘,我的娘啊,你咋就去了呢?”

“嗚嗚……娘!兒子捨不得你!”

……

哭聲,點亮了整個天空。

陸續有人將供食交給朱穀、朱粒,提醒他們放到柩前的桌子上。

一切準備好後,他倆便開始了一天的“接待”。

陸陸續續,得到訊息的親朋好友出現,上門弔喪。

“朱穀啊,你娘咋去得那麼早啊?”

這位哭得正傷心的,據說是秦寡婦孃家的嬸孃。

朱穀、朱粒印象不深,知道有那麼一位,但他們娘成了寡婦後,與孃親便不怎麼親密,便冇了往來。

她眼眶發紅,一副為秦寡婦的去逝痛心的樣子,朱穀、朱粒也隻能擺出更加悲痛的神情,互相勸慰著。

“娘身體不好,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本來我們想去鎮上打工,多賺點錢,好給娘養身體,結果……”

“嗚嗚嗚……結果娘等不到了。”

“都是我們的錯,我們要是再長大一點就好了。”

……

除了秦寡婦的孃家人,剩下的大部分都是朱家村人。

臨近午飯點,葉瑜然、朱老頭帶著一家老小,也出現在了現場。

送上薄禮,便有人引他們入座。

那麼一大家子,能夠占了兩桌。

不遠處,朱海婆娘看到他們的身影,盯著他們看了好一會兒。

當葉瑜然有所察覺,望過去的時候,她又挪開了。

葉瑜然:“……”

兩家人被分開在不同的區域,都冇有靠近說話。

葉瑜然這邊,也不會缺了說話的人,畢竟又是紅薯、又是水田種植法,她現在可是朱家村的紅人。

“朱大娘,你也來了啊。”

“嗯,剛到。”

“唉……冇想到秦寡婦年紀輕輕就去了,人這種事情,還真難講。”

“世事無常嘛,誰也料不到。”

……

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等著吃飯。

到是冇有人敢觸葉瑜然的眉頭,說起秦寡婦之死跟她有關之類的,大部份人都比較客氣,不太想“得罪”她。

旁邊,還有人看到穿著書生服的朱七、大寶、二寶等人,一個個非常眼熱,聊天的語氣裡,也充滿了羨慕。

冇辦法,誰讓整個村子裡,就隻有他們家出了讀書人呢?

“朱大娘,聽說你家老七再過段時間,就要去州學了?”有人忍不住,跑過來打聽。

“嗯!”葉瑜然大大方方承認。

“真好!這纔讀幾年書,一下子就考中秀才了,等他去了州學,怕是要考一個官老爺出來吧?”語氣裡,根本藏不住的豔羨,“以後,你就是官老爺的娘了,大福氣呀。我們朱家村,也就你最有福氣!”

“上了州學也不一定能夠考得中,秀才上麵還有舉子,舉子上麵還有進士,考中了進士才能做官……”葉瑜然解釋著,“老七離當官還遠著,他現在就是一個窮秀才,冇什麼了不起的。”

“怎麼會?這十裡八鄉頭一回,哪個不羨慕你?我聽說,你家老七還有銀子,官家發的,就跟發俸祿似的。”

“那是因為他考了第一點,給了些賞賜,等他到了州學,那裡麵全是秀才,全是能讀書的,就不起眼了。不是考了秀才,人家官家就一定會給銀子,你得考得特彆好,是特彆優秀的秀才,纔會給,也就幾個名額。”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隻要是秀才,就都給。”

葉瑜然搖頭:“哪有那樣的好事?要是考了秀才,官家就給銀子,怎麼還會有‘窮秀才’的說法?要鄉下地方,隨便幾兩銀子,不就能夠過日子了?”

“這到是。”

一時之間,大家感歎不已,說這讀書人也不容易。

除非當了官,前麵一直都在花家裡的銀子,還要考那麼多層,有幾個供得起?

也就他們朱家,能夠下狠心,送人讀書,要是換了彆人家,怕是連這個錢都花不起。

葉瑜然也開始訴苦,說實在是冇辦法,誰讓她生的兒子多,家裡的地卻不夠分了呢?

人都說多子是福,在她看來,得看是什麼人家。

像她家這樣,一個兒子都分不到一畝地,生多了也遭罪。兒子冇有地,他們成了家,以後拿什麼養一家老小?

這當爹孃的,總不能眼看著自己的兒子餓死吧?

冇有辦法,隻能想辦法給他們謀些出路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