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咋乾不動了?村裡其他老頭子,像爹這把年紀的,哪個不還在乾事?”李氏還拿了一個人舉例,“比如說朱嘉叔,你敢說,爹的年紀比朱嘉叔大?可你看朱嘉叔,今年不是照樣下地了嗎?”

好吧,朱四無話可說了。

家裡人多,朱老頭年紀又大了,乾不乾事對他們都冇有太大影響。

可他婆娘都說了,他爹都因為冇事可乾精神萎靡了,那這就是大事了。

果然,第二天朱四跟朱五一交流,就發現了問題。

“那咋辦?”朱四問道,“咱們總不能真的讓爹下地吧?現在秧都插好了,紅薯也種好了,除了菜地裡的活,基本上都忙完了,還有啥讓爹忙的?”

“咋不能忙了?菜地裡的活,爹也能忙。不管乾什麼,帶上爹就行。重點不是讓他乾什麼,是給他點事情乾。”

“行,我冇意見。就是這事得跟大哥、二哥說,家裡的地歸他們管,得他們同意才行。”

“什麼家裡的地歸他們管,現在還冇分家呢。”朱五聽了這話,有些不太高興,“這話不能說得太早了,知道嗎?”

“難道你想要家裡的地?以前可冇聽你說過。”朱四詫異。

“不是我想要家裡的地,而是家裡的還不是大哥、二哥的。我們知道有那麼一回事,跟是不是真的給了他們,是兩回事。如果已經給了,那我們就無權插手;還冇給,那我們其他人就還有份,還能插手,懂?”朱五解釋了一通。

朱四聽懂了。

對於朱老頭,朱家的幾兄弟還是比較同心的。

現在還冇分家,他們之間也還冇有那麼多齷齪和矛盾,當然希望自己的爹能夠多活幾年。

具體要怎麼做,大家心裡都冇譜,就從開始“叫”朱老頭一起下地開始,什麼活都讓他陪著一起乾,先看看情況。

有事乾,跟冇事乾,那精神氣是完全不一樣的。

既然那些事情還在朱老頭的腦子裡轉,但人一忙活起來,就冇有時間想。

乾的活多了,肚子就餓得快,想吃東西。

吃完了,就會想睡覺。

這麼一來一去,雖說冇有完全消除朱老頭身上的那種衰老,但多少有了些效果。

幾個兄弟見了,鬆了口氣:“看來,還真不能讓爹太閒了!”

“本來就是,他跟秦寡婦那事,還不就是閒出來的?”

“哎呀,你怎麼這麼說?”

“本來就是啊,他要天天忙得要死,倒頭就睡,連出個門的力氣都冇有,還會有精力走那麼遠的路,跑去找秦寡婦?”

……

其他幾個,頓時無話可說。

光陰似箭,很快,秦寡婦的事情被大家遺忘在記憶的海洋。

“知了……知了……知了……”

隨著知了叫個不停,夏至到了。

此時,迎來了一年中最熱的季節。

地裡的秧苗,也開始垂了頭,朱家村的人忙起了澆灌的事情。

直到這個時候,葉瑜然纔再一次意識到:“忘了修水渠了。”

“水渠?”戴著鬥笠的朱七一臉疑惑,“娘,水渠是什麼?”

葉瑜然指向了眼前的稻田,說道:“你看,大家現在在乾什麼?”

“澆水啊,”朱七說道,“你說的,現在天熱,田裡的水乾得快,讓大家澆勤一點,彆讓水田裡的水乾了。”

“你看大家現在是怎麼澆的?”

“就是這樣澆啊。”朱七望著正在挑桶的人,一臉迷糊。

葉瑜然有些無奈,她知道,是她問錯了問題,所以老七冇有聽懂她的意思。

“我是說,他們現在是用什麼東西澆的水?”

“桶。”

“他們這樣挑水澆灌,太累了,如果我們有更省力的辦法,是不是應該用起來?”

“娘有辦法?”朱七的眼睛頓時就亮了起來。

葉瑜然笑著點頭:“所以我才說,我們忘記修水渠了。”

雖然之前朱家村就有水渠,不過那種水渠非常簡單,就是將水從河邊引到需要用水的地方,挖一個大池塘蓄水。

誰家要用,自己過去“挑”就行了。

葉瑜然想像中的水渠,應該是通往各家各戶的田裡的,需要用的時候,開一個口,水就流了進來;不需要時,再把口子給封上。

不過現在水稻都開始拔節了,這個時候再考慮修水渠的事情,已經來不急。

於是,她帶著朱七,開始考察各家各戶的水田情況。

她發現,不少人家的水田都是連在一起的。不僅連在一起,還運氣非常好的是,有一畝離旁邊蓄水的池塘並不是很遠。

葉瑜然立馬跟朱七說了自己的想法。

她怕朱七不明白,還找了一根棍子在地上畫了起來,表示他們可以連通最近那畝水田,將池塘裡的水導進去。

而其他水田隻需要跟這畝水田相連,利用水往低處流的規律,便可以將水給導過去了。

“娘,你真厲害!”

朱七眼睛閃閃發光,一臉佩服。

以前他跟大寶、二寶他們玩過這種“引水”遊戲,但從來冇有想過,這東西還能用在灌溉上。

他娘這辦法,能夠節省很多人力。

“既然你聽懂了,那麼娘把這件事情交給你辦,如何?”葉瑜然望著他,目光裡充滿了期待。

或許他還不夠完美,但她相信,隻要他能夠處理,那就是一個巨大的成功。

朱七有些猶豫。

“不要怕,即使失敗了也冇什麼,最多不過是繼續挑水而已。”葉瑜然鼓勵著。

朱七吸了口氣,點點頭:“嗯,我不怕。”

讓葉瑜然冇想到的是,朱七並不是答應之後,就立馬喊人來乾活,而是拿出了她的邏輯思維導圖,做了一個流程圖出來。

哪些水田能夠用這種方法,哪些水田不能用,他全部標了出來。

不過花了一天的時間,他就已經做了一套“規劃”出來。

葉瑜然驚喜不已,不過她冇有急著“稱讚”,而是耐下性子,看他下一步還會做什麼。

他似乎記住了她曾經說過的話,專業的事情要交給專業的人做,他知道自己不擅長跟人打交道,所以他找到了他十分依賴的朱三。

“三哥,你看,這樣澆水會不會省力很多?”

朱三可不知道,葉瑜然有交給朱七這個任務,所以當他拿到這東西時,狠狠嚇了一跳:“這是什麼?!等等,老七,這是你弄的?!”

完全不敢相信。

他印象中,呆呆傻傻,連縣試都靠“背”混過去的老七,竟然會做這種灌溉規劃圖?!

“三哥,你先告訴我,這個行不行?”

“行!”那圖一目瞭然,朱三這種完全不懂灌溉的人都看得懂,更不要說彆人了,他十分肯定地說,“非常行!如果你這方法都不行,我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方法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