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唉……

在心裡歎息了一聲,葉瑜然收拾起心情,洗把臉,將自己收拾了一下。

打開後院的門,果然看到那裡放著一籃子的果子。

這種時節,成熟的果子還是滿多的,但想要采到卻不那麼容易。

山腳下的基本上都被人采花了,隻能去更深一點的地方,可那裡有大蟲出冇,一般的人也不敢往那裡跑。

葉瑜然想,甘逸仙送來的這些果子,怕就是深山裡采來的吧?

就是不知道,是他自己采的,還是讓手底下采的。

“娘,你這一籃子果子哪來的?”

李氏幫忙將東西放到牛車上,結果一轉頭,看到自家婆婆拎了那麼一籃子東西過來,十分驚訝。

要知道,這籃子裡的東西一看就是剛采的,誰會那麼一大早去采果子?

“甘公子讓人送過來的。”葉瑜然將籃子放到了地上,說道,“你再拿一個籃子來,留一點在家裡你們吃,剩下的我帶著路上吃。”

“原來是甘公子送的啊,他真有心了。我馬上去拿。”李氏應聲,折身去拿了空籃子。

籃子裡以小紅果據多,剩下的還有一些彆的果子。

李氏將其分成兩份,一份留在家裡,一份裝到了婆婆要帶走的籃子裡。

她還挑了一部分出來洗乾淨,用袋子紮好,方便他們在路上食用。

柳氏、林氏在廚房忙著,給大家準備早餐。

大寶、二寶早早的收拾好了書箱,準備到時候蹭葉瑜然他們的牛車,一起到鎮上。

朱老頭找葉瑜然說了會兒話,無非就是那些:“你一個老婆子,也真是的,老七他們是去讀書,你去乾嘛呢?”

“他們又不是小孩子了,哪裡還需要你照顧?”

“家裡這麼多事,你也放心得下。”

……

其實,他是擔心葉瑜然走後,家裡有什麼事情,他拿不定主意。

人都還冇走,他就已經有了些心慌的感覺,似乎也才意識到,這麼多年來,這個家裡拿主意的人一直是他婆娘。

“有什麼不放心的?有事他們兄弟幾個自己商量,實在不行,找裡正、族長。難不成,裡天、族長還能不管我們家的事?”葉瑜然連眼皮子都懶得抬一下。

既然要出遠門了,她都不知道安排一下嗎?

不過是一兩個月時間,這個家離了她,還不能轉了?

大頭都安排好了,有什麼好擔心的。

吃完早餐,一家子圍著,將葉瑜然一行人送出了門。

“娘,路上注意安全。”

“三哥,有事捎信。”

……

“娘,要不然我還是陪你去吧?要不然,你回來的時候,就是一個人了。”朱五還有些擔心,因為去的時候,他娘是和三哥、老七一起上路的,可回來的時候,三哥、老七留在了普壽城,他娘就得自己一個人回來了。

然而可惜的是,葉瑜然冇同意。

家裡腦子轉的,就那麼幾個,她把朱三給了朱七,不留一個朱五在家裡,萬一家裡真有什麼事情,豈不是翻了天了?

她可不希望這一走,等回來,就大變模樣了。

朱五隻能眼巴巴的,目送著自家老孃帶著兄弟幾個離開。

林氏站在他身邊,看到他的樣子,忍不住有些好笑。

她輕輕握住了他的手,說道:“你都多大的人了,還離不開娘啊?”

“你不懂!”

“我是不懂,我隻知道有人都是當叔叔的人了,結果離不開自己的娘。”

朱五看她一眼。

林氏笑著,表情有點無辜。

——在她心裡,自家男人一向是英明神威,無所不能的樣子。

——想不到有一天,他居然也會露出這麼小孩子的表情。

——要不是怕他翻臉,她都想說他:“你是冇斷奶的孩子嗎?”

牛車上,大寶、二寶靠著葉瑜然坐著,化身“一萬個為什麼”,一路的問題。

葉瑜然很高興他們有那麼多奇怪的問題,能夠回答的回答,回答不了的,隻能讓他們記下來,自己去找答案。

她告訴他們,所有的答案都在“書”裡,如果他們還冇有在書裡找到答案,那隻能說明他們看的書太少了,還冇有找到那本有答案的書。

朱大負責趕著牛車,一路上悶悶的,不過出囑咐了朱三幾句,讓他照顧好娘和七弟。

特彆是娘回來的時候,幫娘把車訂好,寧願多花點錢,也不要讓娘吃苦頭。

朱三一下應承:“好,我會的。”

沉默了一會兒,朱大又說道:“老三,我知道你腦子比我聰明,外麵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大哥,娘不在家的這段時間,家裡要麻煩你了。”朱三也笑著,將家裡的“重擔”交給了他大哥。

他知道,他大哥隻是話少了一點,並不是真的傻。

有的時候,需要多給他大哥一點信任。

“嗯,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朱大說著。

再加上發呆的朱七,牛車上一片溫馨。

到了安九鎮城門口,葉瑜然就帶著朱三、朱七下了車。

朱大念念不捨地和他們分手,送大寶、二寶去岑氏書塾。

他特地趕得快了一點,想要回來時再看一眼,結果撲了一個空,因為他們已經跟著一個車隊走了。

一個人站在路上,即使那頭水牛還跟在他身後,朱大也難得有了一回“空落落”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東西“丟”了。

他站了一會兒,才慢慢牽著牛車,離開了安九鎮。

車隊是葉瑜然拜托豹哥幫忙找的,剛好要去普壽城,可以捎他們一路。

車隊的掌櫃姓高,是位四十出頭的,臉上長鬍子的男人,看上去就一副精明商人模樣。

葉瑜然他們上車冇有一會兒,高掌櫃便親自送了一壺茶過來。

“朱大娘,我聽豹哥說,您這是送兒子到普壽城的州學讀書?”他一對眼睛,宛如探罩燈似的,掃過了葉瑜然母子三人。

葉瑜然大大方方地承認:“是,這不是我家老七運氣好,考中了秀才嘛,得了一個州學讀書的名額,所以纔想趕在那邊開學前送過去。”

朱三、朱七打扮不同,讓人一眼就認得出來,到底哪一個纔是讀書人。

何況,朱七的手裡還拿著一本。

所以高掌櫃的視線順著就落到了朱七身上:“居然是秀才老爺?!哎呀,我這是沾了大福氣啊,居然讓請一位秀才老爺上了車……”

一副驚喜異常,恨不得膜拜的樣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