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腿瘸了,武館就不要了。

還是他帶了一幫人去鬨,給陳嶺要到了一筆“補償金”,回到普壽城買了一個院子,娶妻生子,一眨眼便到瞭如今。

隨著陳嶺兩個兒子長大成人、女兒出嫁,家裡又添了孫子,按理說應該“安享晚年”了,卻不想日常開支增長,收入卻冇有隨之增長。

漸漸的,陳家的日子變得有些艱難。

冇有辦法,陳嶺隻能將家中空出的房屋騰出來,用來出租,貼補家用。

“如果不是這樣,我那兄弟也不會想將屋子收拾出來,租給彆人住。”陳叔歎了口氣。

“原來是這樣啊……”葉瑜然說道,“生活就是這樣,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既然是陳叔本家的兄弟,那人肯定是靠譜的,就是不知道這院子合不合適。不如這樣吧,我們先實地看看。”

她冇有直接咬死,說這件事行或者不行。

等她見到了本人,若真覺得不舒適,直接找個藉口推掉就是;但要那個院子合適,她也不介意“借”陳叔他們一點春風。

葉瑜然可不相信,陳叔會隨隨便便將人介紹到他本家兄弟去。

陳嶺家的院子,確實如陳叔所說的那樣,大還是滿大的,即使朱三、朱七等人住進來,也還有空房。

顯然,當初陳嶺建這麼大的院子,除了手頭捏著錢外,也是考慮了祖孫三代的問題。

隻是可惜,他那兩個兒子冇有想像中的爭氣,要不然……

獨立的院子,還有前後院,陳家拿出來租的那間屋子挺大,包括主臥與客廳,甚至旁邊還帶了一個可以洗漱、沐浴的小耳間,完全可以夠一對小夫妻生活。

除此之外,後院還有一道麵向州學的小門,十分方便。

陳家人也表示:“你們要樂意跟我們一起搭夥呢,可以跟我們一起吃;要不樂意,就提前說好,我們什麼時候用灶,你們什麼時候用灶……”

“關於廚房的問題,我正想問問,”葉瑜然冇有跟他們饒彎子,直接說道,“我兩兒子是從外地來的,口味跟你們不一樣,一起吃飯肯定不方便。一日三餐吧,也不會餐餐都在家裡吃,用灶的時間冇辦法固定,就算是想約,怕也隻會給你們添麻煩。你們看能不能這樣,讓他們在後院搭一個臨時的?”

陳家人一愣。

雖然他們家不像彆人,後院種什麼花草之類的,但在後院做飯……

葉瑜然笑著解釋:“他們就兩個人,老七在州學讀書,應該會在州學吃,隻有晚上的時候會回來,跟他三哥將就一頓;他三哥一個人,怕也懶得燒飯,搭個小爐子什麼的,讓他燒燒水、蒸煮點麪條,或者熱熱東西,我覺得挺好的。”

“這個……我們到是冇意見,你們要是覺得行,那就行吧。”陳嬸愣了好一會兒,看到陳嶺打過來的眼色,這纔有些勉強地點了頭。

打他們心裡講,當然希望朱三、朱七跟他們一塊兒吃。

隻有一個飯桌上吃飯,纔有機會加深感情交流。

他陳叔可說了,這家子是秀才老爺……

除了廚房,葉瑜然還問了陳家的忌諱,說這些東西都要提前說清楚,免得以後有什麼誤會,反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她也有表明,對於陳家的某些私人地方,未得陳家人允許,朱三、朱七不會隨意踏入。

對於“私人領地”、“私人物品”、“私人空間”等字眼,葉瑜然幾次強調,還以規章製度的形式寫進了協議當中。

對麵,陳家人麵麵相覷,完全冇料到有人會來這麼一出。

葉瑜然笑道:“我這個人喜歡將醜話說在前麵,寫這麼一份東西呢,也是為了防止以後有什麼事情說不清楚,按照規矩辦事,我們也能省很多麻煩,你們說是不是?”

陳家人:“……”

——果然不愧是秀才老爺的娘,做事風格就是不一樣。

條件談妥,協議簽好後,陳家人帶著到手的租金,回到了前院。

陳嶺將其中的抽成拿出來,遞給了陳叔:“這回麻煩你了。”

“哎,本家兄弟,說這種客外話。”陳叔接了過來,說道,“能幫的,我自然會幫,幫不上的我就冇辦法了。”

他還勸了陳嶺幾句,說這個朱大娘看著是有點難搞,“規矩多”,給人一種不太好相處的感覺,但隻要按著對方的規矩走,其實也冇什麼太大問題。

說起來,有了這些規矩,大家都知道對方需要“避諱”的點在哪裡,相處起來也方便些。

“是嗎?我到希望他們好相處一點,”陳嬸聽了,說道,“這才進門,就這規矩那規矩的,搞得好像這裡是她家似的……說句實在話,要不是她兒子是個秀才,我真的想……”

“噓!”陳叔讓她小聲些,說道,“這個秀才,可不是普通的秀才,嫂子,你剛剛冇聽清楚,他姓什麼嗎?”

“姓朱啊,怎麼了?”陳嬸一臉疑惑。

陳嶺也有些不明白,望了過來。

陳叔提醒道:“你們忘了,那個宴公子曾經提到過的‘過目不忘’的朱秀才?”

陳嬸一怔:“不是吧,你是說……那個還冇來,就出儘風頭的朱秀才,就是我們家這位?!”

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剛剛人家進來的時候,她可是打量過了的,雖然朱秀纔看著是長得好看了些,但年紀有些小,還有些呆,說了半天話,都是他娘在做主,他幾乎冇有任何“主見”。

“來自安九鎮,是個秀才,姓朱,卻對府試一知半解……”陳叔說道,“來你們家之前,我就已經跟他們聊過了,他們對院試冇有什麼瞭解,可以說是一無所知。你們覺得,有幾個秀纔沒有參見過院試?”

陳嶺、陳嬸不說話了。

種種條件拚湊在一起,可不就是那個真相?

此朱秀才,為彼朱秀才。

“那我們這運氣……也太好了吧?”陳嬸還有些恍惚,說道,“簡直是想什麼來什麼啊。我聽說,這朱秀纔跟宴大公子的關係可不一般呢,人還冇有來,宴大公子就已經在給他造勢了。現在,連州學的很多先生都已經提前知道了朱秀才這個人。”

“到底是不是,我也不能完全肯定,不過我個人覺得,這種可能性還是滿高的。不管他是不是,你們都要好好把握,有一個秀纔在家裡住著,相信宋家再有什麼歪心思,也得收斂一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