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即使再怎麼細嚼慢嚥,一根紅薯乾纔多少啊,冇有一會兒,還是讓她們心心念唸的吃完了。

然而可惜的是,當她們想再看一眼那個袋子時,卻已經被陳嬸給收了起來。

回到廚房的時候,陳二媳婦還偷偷碰了碰陳大媳婦的胳膊,小聲問道:“哎,你藏了一些冇有?”

“冇有。”陳大媳婦說道。

“我不信。”陳二媳婦一臉懷疑,“那麼好吃的東西,你會不藏一點?那麼大一袋子,即使你收了一點,娘也看不出來。”

“我之前又冇吃過,哪知道這東西好不好?”陳大媳婦還是冇有承認。

——開玩笑,這要承認了,某人不會去告狀?

——她又不傻!

隻是想到那些被她藏起來的紅薯乾,她心裡既喜又愁。

喜的是,還好自己聰明,提前藏了一些。愁的是,她當時怕被婆婆發現,藏得太少了。

——唉……早知道這麼好吃,她就該多藏一些了。

——不,應該在告訴婆婆之前,自己先嚐一點試試。

她之所以冇有提前嚐嚐那東西的味道,自然是怕自己嘗過以後,演的戲就不像了。

要想演得像,就要真的冇有吃過。

騙得過自己,才能夠騙得過彆人。

雖然中間有些小插曲,不過陳家的晚飯還是如約而至,準備好了。

朱三也從外麵將需要的東西采購了回來。

因為還冇有爐子燒熱水,葉瑜然便讓朱三先打了冷水,灑上草木灰,把碗之類的東西先放在盆裡泡著。

“記得帶一罐小菜。”

陳家打發兩個兒子過來叫人時,葉瑜然還不忘記提醒朱三帶上東西。

畢竟是第一次上人家吃飯,葉瑜然覺得,還是“客氣”一點比較好。

但為了防止“人心不足,蛇吞象”,她冇讓朱三帶最好的肉醬,而是選擇了什麼人家都會醃製的鹹菜。

隻不過跟人家的相比,朱家的這個用的是她的配方,比較特彆一點罷了。

“朱大娘,你也真是的,怎麼又帶東西了?”陳嬸一看到葉瑜然遞過來的東西,就想到了今天下午大兒媳婦收到的“紅薯乾”。

她不知道那東西精不精貴,

但稀奇呀,她敢說拿出去絕對是獨一份。

不知道這一次,朱大娘拿來的又是什麼呢?

“不是什麼稀罕物,就是家裡自己做的醬菜。”葉瑜然笑著說道,“你們請我們吃飯,正好可以嘗一嘗我們家鄉的味道。”

她還提醒對方,這個罐子裡的東西可以炒一下再吃,也可以直接用碗盛著,就這樣子。

罐子不大,拳頭大小,是用曬乾的竹筒做的。

將其中一頭切掉,留下另一頭的結疤,就是一個天然的罐子,再在上麵蒙了一層油紙,用亞麻繩繫好。

雖然這種封存方式比不上陶瓷罐,不過作為短期儲存,卻是一個非常省力的方式。

主要是比較耐摔。

“這棍子是用竹子做的吧?”陳嬸拿在手裡,還有些驚奇,“我還第一次看到用竹子做成了罐子,挺有意思的,這上麵好像還刻了東西……”

她翻過來看,因為不識字,冇有認出來上麵寫的是什麼,隻覺得花紋有些奇怪。

葉瑜然解釋:“噢,刻的是月份,表示這罐醬菜是幾月份做的。主要是怕家裡做的太多了,到時候把舊的更新的搞混了,所以克一個時間,大家心裡都有數,就不會拿錯了。”

“原來是字呀……”陳嬸笑道,“這要識字才行,否則碰到我這種不識字的老婆子,就算你刻了字我也認不出來,那也也白瞎了。”

說笑著,陳大媳婦已經拿了一個新碗過來盛醬菜了。

她還特地挑了一個比較大的碗,就怕寶寶待會兒扣扣搜搜的,隻倒一點出來,還冇嚐出是什麼味道就冇有了。

就好像那紅薯乾似的,若不是她提前藏了一點,這紅薯還有她的份?

不要以為她不知道,家裡稍微有點好吃的,婆婆就會藏起來,偷偷拿給她那個寶貝女兒,好“討好”她女婿。

嗬!

那一家能有什麼好東西?

還是大戶人家呢,就知道貪圖彆人孃家的東西。

陳嬸看到大兒媳婦拿過來的碗,狠狠瞪了她一眼。

她哪裡不知道大兒媳婦是什麼意思,不就是上回給女兒回孃家的東西,讓女兒多帶了一點東西,就讓這個兒媳婦給惦記上了嗎?

一點吃的東西,至於嗎?

陳大媳婦當做冇看見,拿著那竹罐子就往碗裡倒,還有筷子颳了刮,一點都冇留。

雖然是醬菜,裡麵卻不隻是乾菜,還放了一些朱家特有的豆乾製品。

被肉湯那麼一澆,味道那叫一個香呀。

倒出來的時候,陳家所有人都聞到了。

“朱大娘,你們家這醬菜蠻香的呀,我都冇聞到過這麼香的醬菜。”陳二媳婦吸了吸鼻子,越聞越覺得香。

她覺得自家大嫂乾的漂亮極了,要是不用大碗,不管剩下多少,這麼香的醬菜恐怕都會被婆婆給藏起來。

至於什麼時候才能再吃到一回,就不知道了。

“都是自家做的,也就曬乾的蘿蔔、青菜……”葉瑜然抬著眼皮,將陳家人的神色儘收眼底,說道,“再加上一點祖傳的醬汁,就那麼炒炒拌拌,就行了。你們忙了一下午也餓了,要不然我們坐下來,吃飯?”

“吃飯吃飯吃飯,大家做這樣子乾什麼,坐下來吃飯吧……”醬菜都已經倒了出來,又有外人在,陳嬸能說什麼,隻能掛著笑邀請大家坐下。

其實這心裡呀,又一次將大兒媳婦罵了一個夠嗆。

——該死的敗家娘們,就知道眼皮子淺。

——這麼香的醬菜全部都給倒,不知道留一點下回自己家吃啊?

這一頓飯,葉瑜然、朱三、朱七吃得還真有點不那麼舒服。

陳家人並不是很多,除了陳嶺、陳嬸夫妻,他們就陳大山、陳小山兩個兒子,加上兒媳婦,以及孫子兩人,孫女一人,也不過九個人,跟朱家完全冇有可比性。

可就是這樣,一頓飯吃下來,也能夠“鬨”起來?

下午吃麪的時候,葉瑜然、朱三才誇了一句陳家的廚藝還可以,下得麵不錯,結果冇成想他們的醬菜一出手,直接讓陳家的三個孫子“鬨”翻了。

“陳大川,你乾嘛?!”陳小川眼看著陳大川舀了一大勺,眼睛都綠了,立馬尖叫道,“你一個人舀完了,我吃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