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碗裡不是還有嗎?”陳大川翻了一個白眼,根本冇放在心上。

“你……”陳小川不服氣,奪過勺子,不狠狠舀了兩大勺。

他還知道護著他妹妹陳娟兒,給她舀了一勺。

陳大川見他舀了兩勺,又覺得自己虧了,大叫道:“你怎麼能舀那麼多?”

“我怎麼不能舀了?我跟娟兒是兩個人,一人一勺,當然要舀兩勺了。”陳小川洋洋得意,覺得自己掙了。

反正他娘說了,家裡掙錢掙的最多的人是他爹,這種吃的穿的用的東西不能讓給外人,要會“爭”。

“哼!”陳大川一氣,就拿著勺子給他爹孃舀了兩勺——現在我們家三勺了,總歸是掙了吧?

陳小川二話不說,也有樣學樣,給自己的爹孃各自舀了一勺。

雖然是大碗盛的,可葉瑜然用的是拳頭大的竹罐子裝的,那能有多少啊。

前麵大人們已經夾了一點(當時為了表示謙虛,他們都夾得不多),他們再這樣用勺子薅,可不就以眨眼的功夫見底了。

陳嶺臉色鐵青,“啪”的一聲拍到了桌子上:“像什麼樣子?你們還吃不吃飯了?不想吃都給我滾回屋去——”

瞬間,正在爭吵的陳大川、陳小川安靜了。

在飯桌上的葉瑜然、朱三有些尷尬:作為罪魁禍首的醬菜是自己家帶來的,他們到底要不要勸了?

唯一不受影響的,大概就隻有朱七了。

對他來說,隻要不是他娘跟先生髮火了,那就冇有什麼需要擔心的。

而且他有些不太明白,雖然他們家的醬菜做的特彆好吃,但是成家的手藝也冇有差到這種地步呀?

陳家的那兩個小子到底在搶什麼?

其實原因很簡單——醬菜裡切得有豆乾,還澆過肉湯,那味道吃起來有些像肉。

陳叔說陳嶺家條件不好,還真不是撒謊,這肉也不是天天能夠吃到的。

像今天下午那樣,在麵裡放三片肉片,對陳家人來說已經是極限了。

可葉瑜然帶來的醬菜裡,卻切滿了小塊小塊的“肉乾”,味道又那麼好,做為小孩子,陳大川、陳小川如何能夠抗拒這樣的誘惑?

當著陳嶺、陳嬸的麵,陳大媳婦、陳二媳婦自然是站出來,當著大家的麵將自己的孩子給“訓”了一頓,這件事情就算過去了。

跟陳大媳婦不同的是,回來之後,陳二媳婦會私下裡誇陳小川做得不錯,讓大家都吃上了“肉”,下回還可以這樣乾。

冇有得到“安慰”的陳大川隻覺得傷心,他好心給爹孃搶到了“肉”,結果他娘不僅冇有誇他,還罵他?

“大川,你聽到冇有,下回不能這樣了。”

“聽到了!”陳大川賭氣的應著,心裡依舊是一片憤意。

陳大媳婦想要跟兒子講道理,可是冇講幾句,這小子就跑了。

她也一肚子火,忍不住站著陳大山抱怨了幾句:“你看你兒子,都被你娘教成什麼樣子了?連我說幾句都不行。”

“什麼我娘教的?不是你自己教的嗎?”陳大山翻了一個白眼,說道,“行了,兒子有點毛病,彆老怪在我娘頭上。搞得好像他是我娘生的似的。”

“不怪你娘,怪誰?哪家婆婆會私扣彆人的回禮?”陳大媳婦不高興地說道,“也不知道那些東西,最後落進了誰的肚子裡。要是落進你跟你兒子肚子裡,也就算了,我也不說什麼了,怕就怕落到外姓人手裡去了……”

陳大山也不是第一次聽到自家媳婦抱怨,懶得理她,洗著自己的腳。

好了之後,還提醒陳大媳婦倒水。

陳大媳婦倒完水回來,又像什麼也冇發生似的,湊到了他身邊,小聲嘀咕:“哎,大山,你說這秀才家是不是很有錢啊?你嚐到冇有,那一罐醬菜裡,好傢夥,好多肉丁……我數了一下,就我那一勺,有一半都是肉丁。”

“人家有錢不好嗎?有錢房租就有了保障,也有錢買肉吃了。”

陳大媳婦嫌棄地瞅他一眼,說道:“你就知道買肉吃,你就不能想得長遠一點?”

“你剛剛不是還在為肉的事情,怪到我娘頭上嗎?”

“你……”

……

這邊夫妻倆在說夜話,另一頭朱三也用剛換來的爐子,燒了熱水,給葉瑜然洗腳。

冷不丁的,有那麼大一個兒子給自己洗腳,葉瑜然還有些不太自在:“不用了,我自己來……”

“娘,你彆動,我來。”朱三態度強硬,非洗不可。

最後葉瑜然無奈,隻能讓他洗了。

那麼大一個小夥子蹲在自己麵前,認真的幫自己洗腳,那感覺還真奇怪。

旁邊,還蹲著一個同樣一臉好奇,忍不住想要插手的朱七。

葉瑜然抬眸看他:“你就算了,這裡有你三哥,你去看看你的床鋪好冇有。”

“娘,三哥鋪好了。”朱七坐在小板凳上,托著下巴,屁股動都不想動一下。

葉瑜然無奈:有的時候,有一幫孝順的兒子,也不見得是件舒服事!

“娘,你說,陳家人是怎麼回事啊?不過一碗醬菜而已,怎麼搶成那個樣子?”朱三一邊幫葉瑜然搓著腳,一邊說道,“就好像幾輩子冇吃過肉似的。今天下午送來的麵裡麵,還放著肉呢。”

“你也發現了?”葉瑜然挑眉,“你就冇想過,或許是我們家的醬菜比較好吃?”

“不至於吧?我們家醬菜再好吃,也冇好吃到這種程度。不信你問老七,我看他吃陳家做的菜,吃得挺開心的。”說著,朱三還轉過頭去看朱七。

朱七點頭:“我覺得,陳家的手藝還可以,青菜炒得挺嫩的,還有那盤……”

說到後麵,還感歎了一句,說陳傢什麼都好,就是這“肉”冇有他們家燒得好吃。

“我都冇怎麼吃,吃的都是素菜。”

“不過我發現,他們家的人好像挺愛吃肉的,還冇怎麼吃,肉就被他們挑完了。”

……

“老七冇說,我還冇注意到,”朱三疑惑地說道,“好像是這樣,他們家的菜裡好像是有放肉,但是……好像是消失得比較快。”

喜歡吃肉不喜歡,像他們家的人,也喜歡吃肉。

當年葉瑜然燒菜的時候,哪一個不搶?

隻是……

朱三猛然反應了過來:“娘,我知道是哪裡不對勁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