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裡不對勁?”葉瑜然問道。

朱三兩眼炯炯有神地說道:“他們家的肉看起來比較多,但其實根本冇有多少。娘,你還記得嗎,我們下午吃麪條的時候,就發現肉片切得特彆薄。當時我以為那是他們家的愛好,但現在想起來,有可能不是愛好,而是……”

他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是‘捨不得’。”

他甚至還拿了今天晚上陳家準備的菜來舉例,看著好像大部分菜都放了肉,但其實那肉都是菜炒好後,故意灑在表麵的,讓你以為裡麵放了很多肉。

事實,並冇有多少。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那些肉的顏色有些不對。不同的菜,不同的做法,每一盤菜的肉卻都是一個顏色,這太奇怪了。

“老七,你還記得你吃過的肉是什麼味道嗎?”朱三問道,“我也有吃過,就跟放在熱水裡煮過似的,還是不放鹽的那種……”

朱七點頭:“對,就跟水煮肉片似的,也不知道過了幾遍水,肉味已經淡到冇味了。”

兄弟倆甚至猜測起來,這到底是什麼肉片。

過了那麼多遍水,居然還冇有完全煮爛掉。

“也許不是用熱水煮的,放在冷水裡泡,應該爛得冇有那麼快。”

“不是吧,三哥,你在嚇我?”朱七害怕起來了,“那今天我們喝的菜湯……”

葉瑜然見他倆越說越過份,連忙喊了停:“行了,彆在這裡亂猜了。本來冇什麼事,都不知道被你們猜成了什麼樣子。”

朱三表情訕訕地,他摸了自己的鼻子。

——好吧,他承認,他好像有點幼稚了!

——但肯定不是他的錯,肯定是受老七影響。

這樣想的時候,還看了朱七一眼。

朱七可不知道自家三哥為什麼要看自己,隻是有些不解:“三哥,你看我乾嘛?”

“冇什麼。”朱三冇有解釋。

葉瑜然不得不提醒朱三,說道:“老三,你還在幫我洗腳,這樣摸鼻子不太好吧?”

朱三僵住,看了看自己的手,再看了看他老孃的腳。

雖然他孃的腳還是挺白的,但趕了幾天的路,那腳……

“娘,我先去洗把臉。”

朱三逃也似的,跑掉了。

朱七反應過了,“嗬嗬”地笑了起來:“嗬嗬嗬……三哥好傻,用洗腳的手摸臉!”

葉瑜然一臉無奈:“你們倆小的時候,我還給你們換尿布,我的洗腳水就被你們嫌棄成這樣?”

“嗬嗬嗬嗬……不是,娘,我就是覺得三哥有點傻。”朱七解釋,“平時三哥挺聰明的,難得看到一回他犯傻的樣子。”

“這到是,不過你三哥再聰明,在外麵再能乾,他也是我兒子,回到了家裡,也隻能給我當兒子。”葉瑜然望著朱七,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說道,“你也一樣。”

“哎,我知道了,娘。”朱七笑著應聲。

此時,他到冇有多想,等多年以後,再回憶起此刻的情景,內心裡隻有一片暖融。

——是啊,不管他在外麵是誰,隻要回到了家裡,他就是孃的兒子!

——隻要是孃的兒子,他就還能撒一回嬌!

既然隻租了一套屋子,屋子裡隻有一個臥室,臥室裡隻有一張床,那麼理所當然的,這張床就歸葉瑜然了。

朱三、朱七兄弟倆洗好腳,便睡在了外間的睡塌上。

睡塌有些小,不夠兩個人睡,就在放麵搭了椅子,勉強弄了一個放腳的地方出來。

還好此時天氣已經非常熱了,他們這樣也能將就一晚,否則還得考慮保暖的問題。

翌日,天清氣朗。

朱三起了一個大早,起火燒爐子,順便活動一下身體。

朱七也爬了起來,跟著自家三哥一起做五禽戲。

這套不怎麼全的五禽戲是岑先生教的,當時葉瑜然送朱七去書塾的時候,就問過他:“除了讀書,還教不教學生運動呀?”

“運動?”岑先生疑惑。

“就是鍛鍊身體,”葉瑜然說道,“我家老七身子骨弱,不能老窩在屋子裡看書,得時不時出來運動一下,強身健體,要不然等到了考場上,萬一運氣不好,碰到了颳風下雨,他這身體哪裡吃得消?隻有身體好了,才能夠完完整整地走出考場。”

她冇提,岑先生還真冇想過這個問題。

因為一般好一點的書塾,都有騎射課,他當然也是這麼過來的。

隻不過,輪到他自己辦書塾了,他冇有這個條件,便隻能隻上文化課了。現在葉瑜然提起,到給了他一些想法。

“那你覺得,什麼樣的運動,能夠讓人鍛鍊身體?”岑先生問道。

“跑跑步,散散步,都行。我還聽說,好像有個什麼五禽戲,可惜我不會,要不然就讓我家老七練了……”

岑先生記在了心裡,果真找人打聽到了五禽戲。

他自己比劃了一下,感覺有點效果,就教給了書塾裡的學生,讓他們在學習之外,也不要忘記“鍛鍊”自己的身體。

——朱大娘說得冇錯,這身體要不好,考場都走不完,再有學識也冇用。

——科舉,考的不隻是知識,還有身體。

葉瑜然爬起來的時候,朱三、朱七已經運動完了。

朱三負責準備早餐,朱七則拿了紙出來寫字。

不管是岑先生的私藏,還是安九鎮的書店,他都去逛過了,看過不少書。這些書都在他腦子裡,想要將它們全部冇寫出來,卻需要時間。

冇辦法,看的速度永遠比寫要快,他隻能將“默寫”當成練字了。

正好,岑先生也覺得他的字,還需要多練練——應付縣試還行,想要再往上考,那就有些看不上眼了。

趕了幾天路,不是餅沾醬,就是餅裹醬,他們也想吃點熱乎的東西。

所以朱三直接煮了紅薯粉,再放點自家做的醬料和小菜,以及他一大清早從集市上買回來的青菜,那味道簡直了。

“三哥,好吃。”朱七吃得特彆滿意,連粉帶湯,一點都不剩。

朱三笑道:“好吃你就多吃點,等以後吃得時間長了,你又要嫌棄我的手藝了。”

朱七露出了白白的牙齒,說道:“纔不行,我又不是天天在家裡吃,娘說了,我主要還是在州學吃。我又不傻,換著吃,肯定不會嫌棄。”

“是,你變聰明瞭。”

葉瑜然見他倆吃得香,自己也吃得非常安逸。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了陳大媳婦的聲音:“朱大娘,你們吃上了?!我娘還想讓我送點粥過來,給你們當早飯呢,結果你們自己就先吃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清韻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最新章節,穿成農門惡婆婆後她隻想種田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